花边

2011年4月2日

全球禁用硫丹取得关键进展 资金问题成最后悬念

随着《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进入后期,谈判进入攻坚阶段。显示谈判进入深水区的一个迹象就是各国开始在“要求”还是“鼓励”这样的字眼上开始拉锯式争执。所有人都知道,具有约束力的大会决议们快要来了。 今天上午,韩国谈判代表对会议进程表示乐观。她告诉我:“这次会议比起以前来已算顺利了,毕竟我们可以 […]

2011年3月30日

绿色和平特别小组在日本开始探测核辐射

作为日本的近邻,许多人都密切地关注着日本的核辐射泄漏的影响。真相来源于公开而真实的数据。近日也有不少舆论批评日本政府公开的核辐射泄漏资料不够。为了深入了解泄漏对公众真正的影响,绿色和平一队辐射监测小组正在日本福岛核电厂东北的偏远村落搜集核辐射的相关数据。

2011年3月27日

绿色和平日本福岛调查队长篇报道(1)

以下是绿色和平日本传播总监小田的福岛调查队长篇报道(1):

2011年3月24日

库米·奈都在纽约时报 – 我们不需要核电!

仅仅12天,不足以令人完全理解日本现在面对的灾难有多可怕。有的孩子的双亲在地震中丧生,有的在海啸里失踪,也有另一些孩子的爸妈仍在福岛核电厂里奋不顾身,尝试稳定严峻的局面。 悲伤的故事,没有停止地一个接一个传来。

2011年3月18日

切尔诺贝利的牛奶

我所在的一个行动小队,前往乌克兰的一个边远村庄,去检测这里的牛奶。这个村庄距离切尔诺贝利大约四小时车程,但即使在这里,即使在25年后,核污染的噩梦依旧萦绕,特别是在重要的日常食物中——譬如牛奶。

2011年3月16日

中国公众是否会受到日本核泄漏的影响?

目前为止,关于日本已经发生的核泄漏的信息仍然非常不明晰。但可以基本肯定的是,即使是存在不利风向的情况下,已经发生的泄漏也不太可能会立刻对中国公众产生威胁。但这并不意味着毫无问题,因为目前日本还在想尽办法冷却2号核电站的4-6号机组以防止发生更大范围的泄露。

2011年3月15日

日本核电危机Q&A

2011年3月11日,日本时间下午2点46分23秒,日本发生有记录以来最大规模的地震,震级达到9级。地震除了导致人员伤亡、引发海啸外,还带来重大的核泄漏危机。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茨城县2号核电厂相继出现冷却系统故障,宫城县女川核电站的辐射含量也一度超标。日本正同时陷入紧急状态和核电危机。首相菅直人形容,这是日本在二战后遭遇的最大危机。

2011年3月13日

日本大地震之后– 绿色和平日本分部的汇报

大地震发生后,绿色和平员工极为担心日本分部位于东京新宿办公室的情况,后来终于联络上日本分部总干事佐腾润一,得悉全体日本同事都安好,大家都松一口气。

2011年3月12日

日本地震引起核电站发生泄漏,绿色和平密切关注

日本近海发生了强烈地震并引发了海啸,绿色和平对地震受害者、及失去亲友的人们致以深切慰问。 除了人员伤亡,绿色和平也高度关注地震及海啸对日本核电设施、以及有毒化工厂所引起的安全及环境问题。

2011年3月9日

重金属污染治理切莫只盯烟囱

近来,一条大米受到镉污染的新闻报道牵动了国人的神经。产自多个省区的大米被指镉含量超标,环境安全和食品安全形势严峻。而国家层面,《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获国务院正式批复,成为国家首个“十二五”专项规划。 可以说,现在上至国务院、下至平民百姓都意识到了重金属污染的严重性,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