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2021年5月28日

《中国数字基建的脱碳之路:数据中心与5G减碳潜力与挑战(2020-2035)》

基于文献研究和模型分析两种方法。报告第二章通过文献综合分析了数字化技术帮助全社会实现减排的积极作用,以及数字基础设施自身面临的能耗和碳排放 问题。第三章通过收集中国范围内的最新数据并建立数学模型,全面梳理了 2020 年以数据中心和 5G 为代表 的数字基础设施的用电量和碳排放现状,对2035年数字基础设施的能耗和碳排增长进行远期预测。第四章通过文献研究与专家访谈的方式,提出了中国数字基础设施行业应用可再生能源的重点路线。第五章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相关政策与企业建议, 为该行业迈向碳中和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

2021年5月17日

《 “3060”双碳目标下的可再生能源新浪潮——内生动力与跨界应用》

报告分析了从碳达峰到碳中和,可再生能源的机遇与挑战,从可再生能源产业的驱动、可再生能源大尺寸化、可再生能源数字化、可再生能源设备循环利用的角度分析了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趋势。报告重点探讨了与可再生能源产业链密切相关的工业、交通、建筑三大部门减排的解决方案。

2021年4月21日

《绿色云端2021 中国互联网云服务企业可再生能源表现排行榜》

通过比较能源信息披露、节能减碳表现、可再生能源表现和影响力,报告评估了行业领先的22家互联网云服务与数据中心企业针对中国“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响应速度与实施力度,并对互联网云服务企业和数据中心企业分别进行排名。报告也对中国互联网科技行业提出企业应设立2030年前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目标,并进一步提出2030年前实现全范围的碳中和目标等建议。

2021年1月12日

《迈向碳中和:中国互联网科技行业实现100%可再生能源路线图》

基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互联网科技产业的碳排放增长备受关注。报告分析了中国科技行业 100% 可再生能源转型加速的绿色拐点以及全球41家已率先设立长期100%可再生能源目标的科技企业,并为企业设置100%可再生能源目标提供了具体建议。

2021年1月7日

《光伏产业创新趋势:8大环节降本增效,行业投资前景升温》

报告从宏观政策、市场趋势,以及具体的技术创新趋势:硅料、硅片、电池、组件回收、光伏支架、光伏建筑一体化、清洗机器人、运维无人机8个不同领域对创新科技新机遇进行了详细梳理,分析了资本领域的光伏新赛道、平价时代的创新机遇以及光伏下游的创新潜力。

2020年12月30日

《破解“可降解塑料”:定义、生产、应用和处置》

基于可降解塑料的定义、成本、原料来源、生产过程的安全性、降解性能和后端处置,报告指出生物可降解塑料的大规模应用面临诸多难题,对有关政府部门提出优先源头减量方案,优先发展可循环、可重复使用的替代方案以及尽快建立标识体系,规范生物可降解塑料的命名和宣传用语等政策建议。

2020年12月23日

《黄河流域电力部门虚拟水转移及2030年电源结构优化研究》

基于黄河流域内八个主要省份的“水-能”关系的分析:(1)量化电力行业对于水资源的使用和影响;(2)量化电力行业对于水资源的依赖和所面临的水资源短缺的风险;(3)水约束和碳排放约束(下称“水-碳”约束)下的电力行业发展优化研究。报告发现黄河流域发电用水逐年增加,对流域稀缺水资源的影响日趋严重以及黄河流域内的火电企业面临严峻的用水短缺风险的问题。报告建议黄河流域内各省需要积极推进可再生技术发展和储能技术改进以及加快水资源节约型社会的建设。

2020年12月7日

《中国环境污染责任保险问题与分析》

基于环境污染责任险概述、环境污染责任险现状和问题分析和环境污染责任险问题分析,报告发现环境污染责任险在中国经历了十余年发展,在政策实践、试点推广、企业投保、事故赔偿、污染防治等多项工作中取得了一定成效。然而, 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在推行中仍面临对污染者追责力度不足、环责险承保范围狭窄、承保时间短以及企业环境信息不透明等问题和挑战。根据以上研究和分析,报告提出向生态环境部门和地方政府等机构提出政策建议。

2020年10月29日

《为资源续航 ——2030年新能源汽车电池循环经济潜力研究报告》

报告分析了动力电池需求增长与原料供应风险、动力电池发展趋势及对资源的冲击、动力电池梯次利用的经济效益、动力电池梯次利用的环境效益以及动力电池梯次利用规模化发展的过程中仍面临的挑战,为中国动力电池循环经济发展向政府、汽车企业、电池企业、回收再利用企业以及社会各界提出建议。

2020年10月22日

《中国电力系统灵活性的多元提升路径研究》

报告分析了电力系统灵活性和中国电力系统灵活性资源现状,对电力系统灵活性技术经济性进行了评估,分析了电力系统灵活性提升路线,进行了吉林省电力系统灵活性提升案例研究。报告指出,当前中国以煤电为主的电力系统灵活性调节能力欠缺、电网调度运行方式较为僵化,已成为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并网消纳的掣肘。总体来看,当前的电力规划未实现“源 – 网 – 荷 – 储”灵活性资源的协调统一,难以适应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发展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