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噬水之煤》

2013年7月23日

神华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2012年生产原煤4.6亿吨,其中一半产量来自内蒙古自治区与陕西省交界的乌兰木伦地区。但神华近三十年来在当地大规模无节制的开采煤炭,已经导致地下蓄水层和隔水层遭到破坏,地表径流减少,地下水位下降,泉水断流;大规模地表沉陷、裂隙、位移、变形等,破坏植被和农田,水土流失和土地荒漠化加剧;数以万计居民因土地采空塌陷被迫搬迁[1]

2002年,神华集团不顾环境和水资源承载力严重透支的现实,又在鄂尔多斯乌兰木伦镇上马建设高耗水、高污染的“煤制油”项目。平均每生产1吨产品,就要消耗整整10吨新鲜水,排放9吨二氧化碳,4.8吨废水[2]。同时,当地水资源被破坏殆尽,煤制油项目已无水可用[3]。2006年,神华集团开始从离厂区100公里外位于毛乌素沙地腹地的鄂尔多斯浩勒报吉农牧区抽取地下水,导致该地地下水水位大幅度下降,生态环境显著退化,农牧民生产生活严重受困,至今已经累计抽取地下水超过5000万吨[4]

2013年3月至7月,绿色和平11次赴浩勒报吉农牧区进行了实地考察,调查了解神华超采地下水导致生态环境严重退化的具体情况。同时,绿色和平也多次赴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厂区多次考察,在距其办公大楼仅500米处,发现其利用渗坑违法偷排高浓度工业污水,经地表直接向地下渗透。,很有可能污染地下水水体。绿色和平在排污现场以科学方法调查取样。样本被先后送往全球最大的检验、鉴定、验证和认证机构SGS实验室,以及绿色和平位于英国的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的科学实验室进行分析。

检测发现:硫化物超过国家标准一倍,特征污染物苯并(a)芘超过国家标准[5]2.3倍。在污水和沉积物样本中,同时发现最多达99种已证实有毒有害特性的有机化合物。其中包括多环芳烃、二甲苯、苯乙烯、二氯甲烷、甲酚等,其中多种物质被认为是致癌物。


[1]孟江红. 神东煤炭开采生态环境问题及综合防治措施[J]. 煤田地质与勘探, 2008年. 36(3): 45-51

[2]雷少成,张继明. 煤制油产业环境影响分析[J]. 神华科技,2009年,7(3): 84-88

 王基铭. 中国现代煤化工产业现状与展望[J]. 当代石油石化,2012年,212(8): 1-6

[3]刘保军,菅晓芳. 神华集团煤制油项目供水、污水回用经济、技术分析. 内蒙古环保,2003年,15(3): 24-27

[4] 2011年第49号建议:关于整体搬迁神华煤直接液化项目水源地农牧民的建议.  鄂尔多斯人大网站, http://www.ordosrd.gov.cn/dejwcrdh/yajy4/201103/t20110322_296594.html   2011-3-22

[5]《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

《噬水之煤——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超采地下水和违法排污调查报告》PDF下载

相关阅读

13
2022.09

电商平台带动商户共同减碳 有路可循

报告旨在探讨电商平台关注商户碳减排的必要性、目标制定、举措行动及能力建设,希望帮助各类平台重视并逐步推动商户减碳。

08
2022.09

最新报告 | 2022全球车企低碳排名:丰田稳居末位,本田、日产退步

10家企业零排放汽车转型速度均不足以达到控温1.5°C的目标。

30
2022.08

中欧气候合作:全球能源困局中的新契机

文章首发于China Daily 作者系绿色和平资深项目顾问 孟琦 在全球化遇阻,疫情和局部冲突叠加,通胀和供应链受损并存,能源市场动荡的当下,中欧的愿景前所未有的一致:维持一个稳定的全球秩序,提振因疫情和社会动荡带来的经济低迷,通过气候变化合作实现较低成本的低碳转型。 近几年中欧气候合作经历了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