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噬水之煤》

2013年7月23日

神华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2012年生产原煤4.6亿吨,其中一半产量来自内蒙古自治区与陕西省交界的乌兰木伦地区。但神华近三十年来在当地大规模无节制的开采煤炭,已经导致地下蓄水层和隔水层遭到破坏,地表径流减少,地下水位下降,泉水断流;大规模地表沉陷、裂隙、位移、变形等,破坏植被和农田,水土流失和土地荒漠化加剧;数以万计居民因土地采空塌陷被迫搬迁[1]

2002年,神华集团不顾环境和水资源承载力严重透支的现实,又在鄂尔多斯乌兰木伦镇上马建设高耗水、高污染的“煤制油”项目。平均每生产1吨产品,就要消耗整整10吨新鲜水,排放9吨二氧化碳,4.8吨废水[2]。同时,当地水资源被破坏殆尽,煤制油项目已无水可用[3]。2006年,神华集团开始从离厂区100公里外位于毛乌素沙地腹地的鄂尔多斯浩勒报吉农牧区抽取地下水,导致该地地下水水位大幅度下降,生态环境显著退化,农牧民生产生活严重受困,至今已经累计抽取地下水超过5000万吨[4]

2013年3月至7月,绿色和平11次赴浩勒报吉农牧区进行了实地考察,调查了解神华超采地下水导致生态环境严重退化的具体情况。同时,绿色和平也多次赴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厂区多次考察,在距其办公大楼仅500米处,发现其利用渗坑违法偷排高浓度工业污水,经地表直接向地下渗透。,很有可能污染地下水水体。绿色和平在排污现场以科学方法调查取样。样本被先后送往全球最大的检验、鉴定、验证和认证机构SGS实验室,以及绿色和平位于英国的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的科学实验室进行分析。

检测发现:硫化物超过国家标准一倍,特征污染物苯并(a)芘超过国家标准[5]2.3倍。在污水和沉积物样本中,同时发现最多达99种已证实有毒有害特性的有机化合物。其中包括多环芳烃、二甲苯、苯乙烯、二氯甲烷、甲酚等,其中多种物质被认为是致癌物。


[1]孟江红. 神东煤炭开采生态环境问题及综合防治措施[J]. 煤田地质与勘探, 2008年. 36(3): 45-51

[2]雷少成,张继明. 煤制油产业环境影响分析[J]. 神华科技,2009年,7(3): 84-88

 王基铭. 中国现代煤化工产业现状与展望[J]. 当代石油石化,2012年,212(8): 1-6

[3]刘保军,菅晓芳. 神华集团煤制油项目供水、污水回用经济、技术分析. 内蒙古环保,2003年,15(3): 24-27

[4] 2011年第49号建议:关于整体搬迁神华煤直接液化项目水源地农牧民的建议.  鄂尔多斯人大网站, http://www.ordosrd.gov.cn/dejwcrdh/yajy4/201103/t20110322_296594.html   2011-3-22

[5]《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

《噬水之煤——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超采地下水和违法排污调查报告》PDF下载

相关阅读

11
2023.01

林业碳汇风险难避,使用碳抵消应谨慎 | 观点

在“双碳目标”提出和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市场或将重启的刺激下,中国林业碳汇发展开启了“加速模式”。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最新梳理与分析了当前全球森林生态系统的碳汇潜力、林业碳汇风险与市场乱象。

11
2023.01

媒体简报发布:林业碳汇交易增长与风险并存 企业应谨慎使用碳抵消

企业需认识到林业碳汇对减排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应减少化石燃料排放,依靠能源转型、产业技术升级来实现净零排放目标。

04
2023.01

来关注告急的冰冻圈 | 绿色和平经典回顾

2007年夏天,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气候和能源项目组远赴位于世界最高峰喜马拉雅山脉的绒布冰川。他们手持1968年的绒布冰川历史照片与当时的冰川现场进行了对比——在39年时间里,绒布冰川退缩了近300米。 后来,前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把绿色和平拍摄的这张对比照片(如上图)放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这是来自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