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天戴口罩成新常态?我可能是被热死的

2020年06月23日

2020年的高温天,让戴口罩的人们猝不及防。

汗水闷在口罩里的感觉极为酸爽,于是有媒体报道说路上摘口罩的人越来越多,公共卫生专家不得不再提醒市民戴口罩的重要性。有日本公司看到了商机,在自动售货机出售只有4℃的“冰镇口罩”,让人们在防疫的同时感受清凉,国内也请安排好吗?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所察觉,高温天气来得越来越早了。例如北京,在体验了炎热的五一假期后,首个气象意义上的高温日也提前到来。6月3日,北京今年首个高温日气温达到35℃,较常年平均的6月10日偏早7天。

的确,近49年气象大数据显示,1971年至今,北京的高温来得越来越早了,上世纪70年代,首个高温日出现的平均时间为6月下旬,80年代至90年代提前到6月中旬,而2001年以来的首个高温出现的平均时间已经提前为6月上旬。

北京首个高温日出现得越来越早。图片来源:中国天气网

高温热浪天气越来越早、越来越热并不是孤立事件,而是与近几十年来中国气候变化的整体趋势一致。

中国气象局发布的《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19)》显示,1961-2018年间,随着中国平均地表温度的显著上升,极端高温天气也显著增多,热浪频率不断增加。自1961年以来,中国夏季(5月至9月)平均高温日数呈现增强增多趋势,平均每10年增加0.8天,1993年以来增加幅度进一步加大,平均每10年增加了2.7天,高温热浪事件频发。

2020年也不例外,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研究显示,2020年的前四个月的平均温度为有记录以来第二高,比强厄尔尼诺年2016年仅低0.07摄氏度。2020年有约69%的可能性成为有历史纪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即使不是最热,也有99.9%的可能性成为最热的五年之一。

在中国,2020年的气温同样处于历史高点。截至2020年5月27日,中国国家气候中心监测表明,中国平均气温较常年同期偏高1.1℃,与2000年和2012年并列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二高。

NOAA全球陆地与海洋1至4月气温距平(多年平均值取1981-2010)图片来源:NOAA

中国极端高温事件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明显增加,极端低温事件显著减少。图片来源:《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19)》

如果你认为只要在高温天躲进空调屋里就够了,那真是低估了高温热浪对于人类的影响。

越来越多证据表明,不断上升的平均温度和显著增加的高温热浪正在深刻影响着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它改变的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更将成为严重影响人类健康的“致命杀手”。

非正常死亡增加

《柳叶刀2030倒计时》年度报告指出,全球所有地区的人群对极端高温都异常脆弱,并且这一健康威胁还在不断加剧。高温、高湿、强辐射天气可造成人体的体温调节、水盐代谢、循环系统、神经系统、泌尿系统等出现一系列生理功能改变,一旦机体无法适应,引起正常生理功能紊乱,则可能造成体温异常升高,从而导致中暑。

同时,极端高温也会使得心血管、呼吸道、脑血管及糖尿病等慢性疾病恶化,由此导致高温热浪期间相关的死亡病例增多,已成为非意外死亡的重要诱发因素。有专家研究了上海市2013-2015年间5次高温热浪事件,数据表明高温热浪导致全人群非意外死亡风险增加8.78%,其中男性增加11.06%,女性增加6.83%,同时因循环系统疾病(9.16%)与冠心病死亡(15.83%)的风险均显著增加。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欧洲。2019年夏季,欧洲诸多国家和地区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温热浪天气。法国卫生部数据显示,2019年6月24日-7月27日间连续两轮高温天气共导致1435人死亡。

蚊虫肆虐

可能你还记得2020年初肆虐北非的沙漠蝗灾,正是在极端天气的助力下成为威胁粮食安全的一场重大灾害。而另一种常见昆虫——蚊子则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与我们更加“亲密”。

由于温度变化导致的生态系统和大气环境变化,使得动植物的生长发育及其栖息地分布都发生相应的变化,适宜蚊虫生长繁育的区域也在不断扩大。

其中伊蚊(Aedes)是对人类危害最大的蚊虫种类之一,携带了登革热、寨卡病毒、黄热病、乙型脑炎、西尼罗河病毒、疟原虫等多种传染病病原。研究显示,全球埃及伊蚊的数量自上世纪至今已经增长了9.5%,并且到本世纪末预计埃及伊蚊丰度将继续增长20%-30%。

1905-2099年全球埃及伊蚊丰度的变化潜力(%)到2090年在高排放情景下(RCP8.5红线)全球埃及伊蚊的种群丰度将增加30%,即便是低排放情景(RCP2.6蓝线)其种群丰度也将增加20%。

借助全球化和城市化下的人口流动和集聚,蚊虫及其携带的各类传染病正全面入侵我们的生活空间。WHO的研究显示登革热的发病数在过去的50年中增加了30倍,发病率在全球大幅度上升。许多之前没有过登革热病例的国家也发生了病例。1970年代,登革热仅出现在9个国家,而现在已经有128个国家发现病例。

在中国,原先主要发生在热带与亚热带地区登革热随着蚊虫种群分布变化不断北上。1990-2009年中国国内爆发的登革热疫情(>10个本地病例), 发生的区域由广东逐渐向福建、浙江等区域。科学家预测,如果气候变化不能够得到有效的遏制,登革热风险甚至可能威胁到华北地区。

在经历了新冠疫情后,各国公共卫生体系能否抵挡未来可能爆发的蚊虫疫情还有待检验。

加剧空气污染

空气污染一直是人类健康的隐形杀手,而高温热浪会让它的镰刀更加锋利。

由于气候变化影响,未来的气象形态会使全球环境承载能力随之减少。在现有污染物排放程度的基础上,未来的气象条件将更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从而导致如颗粒物和臭氧等空气污染物积聚,使污染事件更为频繁和严重。

以五一期间北京的污染过程为例,5月1日,北京迎来了30度以上的高温天气,在高温热浪的助推下,PM2.5和臭氧等空气污染物浓度也在节节攀升。这天出现了臭氧以及PM2.5的复合型污染,其中臭氧属于重度污染,根据中国环境检测总站公布的数据,平均臭氧日最大8小时平均第90百分位浓度值高达288ug/m3,PM2.5浓度达到108ug/m3。

随着中国对大气污染治理的力度不断增加,PM2.5的浓度已经得到一定遏制,然而臭氧的威胁却在不断增强。臭氧对人体呼吸系统可造成较大刺激并引发多种健康风险,如咽喉肿痛、胸闷咳嗽,强烈时,还会引发支气管炎、肺气肿、并加重已有的呼吸系统疾病。未来的温度上升将进一步增加这些污染物的威胁。

有研究指出,假设污染排放和人口都保持不变,气候变化带来的静稳天气和热浪仍将影响中国超过55%的区域,覆盖全国85%的人口。平均下来,每个中国人暴露的PM2.5和臭氧浓度将因此上升3%和4%,并由此导致每年新增12100和8900人口死亡。

关注你身边的气候风险

也许你会质疑,在没有空调冷气的时候,我们不是一样经受着这些高温热浪的影响么?然而我们忽略了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催化剂”——城市化!人口集聚,遍布高楼大厦,路面硬化,交通繁忙,经济活动频繁等都使得大量热量在城市区域集聚,导致了明显的城市气候效应,比如我们熟知的城市热岛效应。有研究表明,城市化因素对中国地面平均气温记录具有显著影响。

在气候变化不断加速的情境下,气候影响已经侵入我们赖以生活的城市中。面对滚滚而来的热浪侵袭,或许你已经准备躲进冷气屋里了。但还有许许多多的城市户外工作者,由于工作原因不得不忍受越来越严重的高温热浪。

比如外卖小哥、快递员、交警、环卫、建筑工人等等。他们让城市生活变得便捷高效,城市发展却加剧了高温热浪,给他们带来各种健康与安全风险。如果在大热天遇到他们,给外卖小哥、快递员一个好评,做好垃圾分类给减少环卫阿姨负担,就是对他们辛苦付出的肯定。

你是否关注到身边普普通通的户外工作者所经历的城市气候风险呢?把你知道的故事留言给我们。你还可以从生活中的减碳行为做起,从了解和学习气候变化的相关知识,采用公共交通出行,节约水资源,到减少一次性塑料消费,每一个行动都将为减缓全球气候变化作出一点贡献!

此项目已在北京获得临时活动备案

参考资料:

[1] 中国天气网 35.1℃!北京今年首个高温日到 大数据显示高温出现越来越早 https://mp.weixin.qq.com/s/b9rzmyKfQEi03WLn_7exIQ

[2] 巢清尘, 2020年是否会成为最暖年,中国报道

[3] NOAA 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State of the Climate: Global Climate Report for April 2020, published online May 2020, retrieved on June 8, 2020

[4] Watts, N. et al., 2019, The 2019 report of The Lancet Countdown on health and climate change: ensuring that the health of a child born today is not defined by a changing climate, Lancet, Vol.394: pp. 1836-1878.

[5]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温天气如何防中暑 http://www.chinacdc.cn/yyrdgz/201806/t20180625_180919.html

[6] 许丹丹,班婕,陈晨等,2017,2013-2015年上海市高温热浪事件对人群死亡风险的影响,环境与健康杂志,Vol.34(11): pp.991-995

[7] Liu-Helmersson, J., Brännstrom, Å., Sewe, M., et al., 2019, Estimating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trends in the global distribution and abundance of the arbovirus vector Aedes aegypti under climate change scenarios, 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 Vol.7 Article 148

[8] 鲁亮,林华亮,刘起勇, 2010, 基于天气因素的我国登革热流行风险地图, 气候变化研究进展, Vol.6(4): pp. 254-258.

[9] Fan, J., Liu, Q., 2019, Potential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on dengue fever distribution using RCP scenarios in China, Advances in Climate Change Research, Vol.10: pp.1-8.

[10] 国家大气污染防治公关联合中心,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出现臭氧和颗粒物符和污染,预计5月4日缓解, https://mp.weixin.qq.com/s/lAB1R-OOKJkZAfshZIC77w

[11] http://www.cma.gov.cn/kppd/kppdsytj/201506/t20150605_284494.html

点赞  
0

阅读数: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