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威胁下的洪水围城

2020年06月30日

2020,对全球人民都是不好过的一年。疫情阴霾尚未消散,各种自然灾害接踵而来。

广州暴雨持续致水位上涨,增城区大量房屋被淹。© 签约供稿人 / 人民视觉

今年夏天,我国南方多地遭遇洪涝遭害,洪水围城频频上演。

洪涝灾害造成26省区市受灾。图源:新闻网站截图

据应急管理部消息,截至6月23日,洪涝灾害已造成广西、贵州、广东、湖南、江西、重庆等26省(区、市)1122万人次受灾,57.1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21.3万人次需紧急生活救助;9300余间房屋倒塌,17.1万间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861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241亿元[1]。

© 新华社

对于没有经历过洪涝灾害的人,“洪水围城”或许很遥远。然而,对于正在或已经遭受影响的人,灾害带来的损失并不止于此,抽象的数字背后,是被洪水冲垮的房屋,淹没的农田,停滞的工作,甚至消逝的生命……

极端降水增多并非偶然

今年大范围的“洪水围城”,与入汛以来强降雨过程,特别是极端降水增多有直接关系。本轮强降雨持续时间长,累计降雨量大,落区重叠,导致汛情发展迅速[2]。

广西广东湖南江西浙江等地出现强降雨。图源见脚注[3]

极端降水增多是偶然吗?我们先来看一个历史趋势。

1961年-2018年,极端日降水量事件频次呈增多趋势。©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19)

1961年至2018年,中国年累积暴雨(日降水量≥50毫米)站日数增加平均每10年增加3.8%,极端日降水量事件的频次也呈增多趋势,平均每10年增加17站日[4]。

以此次受灾严重的广东省为例,广东省气候中心通过对1961-2017年广东86个地面气象观测站逐日降水资料的分析,发现57年间广东共出现1211次区域性暴雨过程,平均每年21.2次[5]。

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极端降水的频次和强度增加助推了中国面临越来越强的气候风险。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中国气候风险指数明显增高,1991-2018年平均气候风险指数(6.6)较1961-1990年平均值(4.3)增加了54%[6]。

1961-2018年中国气候风险指数变化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19)

极端降水增多并非偶然,我们在肆虐的洪涝灾后背后看到了气候变化的影子。“当更大比例的年降水量以极端形式出现,我们需要更充分的准备来迎接更多的洪水侵袭——‘没有人对洪水感到惊讶’”[7]。

气候变化提升极端强降水发生概率

已有研究指出,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提升了类似极端强降水事件的发生概率[8]。2018年4至5月,广东、福建、贵州等地发生严重干旱。广东、福建等南方地区降水量较1951-2018年平均值低四成,地表温度偏高2.8摄氏度。分析结果显示,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使此类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增加到近17倍[9]。

自1981年以来,全球年均温度以每十年以0.18℃的速度增长,2019年是过去140年中第二热的一年,全球陆地和海洋表面温度比平均值高0.95℃[10]。平均地表气温及变率的改变直接影响温度极端值的变化,并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水循环的过程,使部分地区高温干旱、暴雨洪涝等灾害事件的发生频率和强度增加[11]。当夏季南海海温异常偏暖,南海低空出现异常偏南风,异常多的水汽向中国南方输送时,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极易发生洪涝灾害[12]。

全球地表气温逐步攀升并超1981-2010平均水平。© NOAA Climate.gov

特别对于城市地区,极端降水和洪水围城的风险除了来自气候变化,还与以城市化为代表的人类社会经济活动密切相关。在城市化过程中,自然地表转变为以水泥、沥青、砖石为主的典型城市下垫面,地表反照率、蒸散、能量和水循环等发生变化,造成城市热岛、雨岛效应,使城市发生高强度暴雨的可能性增加。尤其是大规模城市和大面积建成区,大气水分和能量收支平衡受到影响,使对流活动增强,促进了极端降水的形成[13]。

城市下风口约50km的地区,降水平均增加18%,城市中心降水平均增加16%。图源见脚注[14]

洪涝灾害损失超乎想象

极端降水增多,给城市发展和人们日常生活带来的风险和影响不可小觑。

2010年住建部对351个城市的调研结果显示,2008-2010年有62%的城市发生过不同程度的内涝[15]。2017年,全国共有104座县级以上城市进水受淹或发生内涝,广州、南京、长沙、吉林、榆林、桂林、九江等城市灾害严重[16]。受灾严重地区的水利、电力、通信等基础设施受损,甚至断水断电。

今年受灾省份多数位于南方地区,对本已遭受疫情打击的全国经济影响还未可知。据估算,2005年全球因洪水导致的经济损失达到近60亿美元。即便当前的气候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这一数字到2050年仍将增长到每年520亿美元,而加入气候变化等因素,损失将高达1万亿美元。针对全球136个沿海大城市的研究表明,至2050年,广州将面临最高的城市洪涝风险,占GDP的1.46%。深圳、天津位列第5和第7位[17]。

洪涝及相关灾害造成的损失
© 四象工作室

除对交通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破坏和社会经济损失,人类生命健康损失更是难以估量。

应对气候风险下的洪涝灾害不能再等

传统观念中,人们视洪水视为天灾,但这并不意味着,洪涝灾害难以预防和应对。

城市建设和管理角度看,加强城市雨洪管理势在必行。通过构建海绵城市、智慧城市,提高城市应对气候变化、极端降雨、维持生态功能的能力,同时为城市居民提供准确及时的城市内涝资讯、防灾避险方案。

作为普通居民,如果你面临洪涝灾害危险,需要即时查看天气、预警等通知信息,积极做好防灾避险;如果暂时处于安全区域,除了提高风险防范意识,也可通过力所能及的节能减排行为如低碳出行、减少使用塑料制品等等,为遏制气候变暖和极端天气尽一己之力。

全球气温还在攀升,局地洪水还在肆虐,静悄悄地等,可能不是最好的答案了。

1880至2019全球温度变化 © NASA's ScientificVisualization Studio. Data provided by Robert B. Schmunk (NASA/GSFC GISS)

此项目已在北京获得临时活动备案

参考资料:

[1] 应急管理部:2020年以来洪涝灾害致1122万人次受灾 http://www.gov.cn/xinwen/2020-06/25/content_5521702.htm

[2] 中国气象报社,中央气象台专家解读南方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http://news.weather.com.cn/2020/06/3338883.shtml

[3] 中央气象台 http://www.nmc.cn/publish/precipitation/1-day.html

[4]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19)

[5] 伍红雨,邹燕,刘尉,2019,广东区域性暴雨过程的定量化评估及气候特征,应用气象学报,Vol.30(2):pp.233-244

[6]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19)

[7] 世界气象组织,2020,世界气象日关注“气候与水” https://public.wmo.int/zh-hans/media/%E6%96%B0%E9%97%BB%E9%80%9A%E7%A8%BF/%E4%B8%96%E7%95%8C%E6%B0%94%E8%B1%A1%E6%97%A5%E5%85%B3%E6%B3%A8%E2%80%9C%E6%B0%94%E5%80%99%E4%B8%8E%E6%B0%B4%E2%80%9D

[8] Sun, Y., Dong, S.,Zhang, X., et al., 2018, Anthropogenic influence on the heaviest Juneprecipitation in southeastern China since 1961,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Meteorological Society, DOI:10.1175/BAMS-D-18-0114.1

[9] Zhang, L., Zhou, T., Chen, X.,et al., 2018, The late spring drought of 2018 in south China, Bulletin of theAmerican Meteorological Society, DOI:10.1175/BAMS-D-19-0202.1

[10] NOAA, Global Climate Report - Annual 2019 https://www.ncdc.noaa.gov/sotc/global/201913

[11] 钱维宏,符娇兰,张玮玮等,2007,近40年中国平均气候与极值气候变化的概述,地球科学进展,Vol.22(7): pp. 673-684

[12] 孔锋,史培军,方建等,2017,全球变化背景下极端降水时空格局变化及其影响因素研究进展和展望,灾害学,Vol.32(2):pp. 165-174

[13] Ibid.

[14] Liu,J., Niyogi, D., 2019, Meta-analysis of urbanization impact on rainfallmodification, Scientific Reports, Vol.9:7301

[15] 人民日报,2008-2010年,我国351个城市62%发生过内涝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2/0724/c1001-18580975.html

[16] 2017年全国洪涝灾情综述,中国防汛抗旱,Vol.28(8): pp. 60-65

[17] Hallegatte, S., Green,C., Nicholls, R., et al., 2013, Future flood losses in major coastal cities,Nature: Climate change, DOI:10.1038/NCLIMATE1979

点赞  
0

阅读数: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