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环境破坏者暴晒在阳光下

2015年02月12日

2014年,是中国环境的“大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年初发出了“向污染宣战”的号召。随着

公众对环境问题关注度的提升,众多环境问题(例如西部地区的污染问题;“看不见、摸不着

”的土壤污染问题;中国企业在海外的环境破坏问题等等)浮出水面。这一年,在绿色和平的

不懈努力下,一些隐性的环境破坏事件被暴晒在阳光下,开始显性化,并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中

和决策者的案头,开始得到初步解决。

绿色和平组织简称“绿色和平”(Greenpeace),成立于1971年9月,2002年进入中国,总部设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是著名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以环保工作为主。绿色和平在中国开展的项目涵盖气候变化与能源、污染防治、森林和海洋保护以及食品安全与农业等多个议题。

“绿色和平非常强调对环境破坏采取行动干预,其宗旨是‘身体力行,犹胜万语千言(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a thousand words)。’因此,无论是2004年揭露印尼金光集团在云南圈地毁林行为,还是2010年对大连石油泄漏事件进行高度关注,都烙印上了这家国际环保组织的标志性风格:现场调查、影像记录、迅速行动。”绿色和平项目总监(北京办公室)马天杰告诉《中国周刊》记者。“绿色和平非常强调在‘第一现场’见证环境破坏的发生,并通过震撼人心的影像激发公众的环境保护意识。”

本文结合三个鲜活的案例,说一下绿色和平的2014年的“成绩单”。

“死磕”青海木里违规开矿问题

Coal Mining at the Source of the Yellow River

2012年5月20日,青海省天峻县木里镇在海拔4000多米,天气变化无常。庆华集团的露天煤矿正在冒着风雪在运沙石。

2014年8月,一条“青海砍掉5%保护区面积让位采矿”的新闻经由澎湃新闻和《南方周末》等主流媒体的深度报道和传播,引发了公众广泛的关注。该新闻所曝光的青海省木里煤田矿区(以下简称“木里矿区”)违规开采煤矿,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由此迅速发酵。

2014年8月19日,青海省委书记骆惠宁亲率省委常委、省人大和省政协主要负责人赴木里煤田矿区检查,现场指导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并在当地召开省委常委会议。

“这次曝光引发的关注,是绿色和平对当地违规开矿所进行的历时3年调查的一个阶段性成果。” 马天杰说。

木里矿区位于青海省青海湖的西北方向海拔约4300米的祁连山脉中,规划面积总计112.6平方公里,是中国海拔最高的露天煤矿之一。这里原是雪山下的草甸湿地,大通河、布哈河、疏勒河诞生地,青海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生态功能区所在地,高原草甸含水丰富。

2012年初,根据一些线索,绿色和平工作人员第一次赴青海省祁连山区木里煤矿进行调查。在现场,他们发现露天的矿场如一个个贪婪的黑洞,藏匿在雪山草甸之中。绿色的草甸旁,就是山丘一样巨大的黑色露天煤矿,满目疮痍之景,让人痛心。

至今,绿色和平的调查小组多次赴青海木里跟踪调查,记录祁连山脚下的露天煤矿疯狂扩张的过程。通过现场勘察和卫星地图分析,调查人员发现4年间煤坑的面积扩大了3倍以上,并且已经部分侵占了祁连山自然保护区。为此,他们也走访了环境工作者和生态学专家。

环境在与利益的博弈中被放置到了末位,美丽的自然保护区在默默忍受着被违规开采所撕裂的伤痛。

为了阻止生态破坏进一步加剧,2014年8月7日,绿色和平发布消息,揭露当地四座违规煤矿,严重破坏了脆弱的生态系统,并有可能进一步蚕食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调查公布之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澎湃新闻和《南方周末》等主流媒体纷纷跟进报道……

“目前,对于木里矿区违规开采的整顿仍在进行当中,绿色和平也将进一步关注当地生态保护的进展。” 马天杰说。

湖南稻米重金属污染调查

130927 Heavy Metal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村民在自家的稻谷地里手捧着被领欣铜业污染的、泛黄且空壳的毒稻谷。

130927 Heavy Metal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一位村民手里拿着被污染的空壳谷穗一脸地无奈。她家的稻田和领欣铜业只有一墙之隔。

对湖南衡东县大浦工业园的调查,也是体现绿色和平2014年工作成果的一个重要案例。

2014年4月,绿色和平发布《“有色”米:湖南衡东县稻米重金属污染调查》报告,揭露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工业园(大埔片)周围重金属污染现状。6月,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栏目大篇幅报道衡东县重金属污染问题,包括当地儿童的血铅超标等严重健康问题,引发举国关注。10月27日,环保部网站公布“重点环境案件处理情况”,对衡东县大浦工业园17家涉重金属企业进行停产整治,对数百名儿童开展营养干预和药物治疗,并对当地多名官员进行了处罚。

有媒体这样描述绿色和平的工作:“2013年上半年,媒体曝光湖南镉米流入市场后,绿色和平组织通过排查、走访湖南镉米产区,最终认定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大埔镇的大埔工业园区周围五个村庄的土壤、稻米受到严重镉污染,而工业园区是主要污染源。”

从2013年7月开始,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组调查员在距离衡东工业园2.5公里范围内的五个村采集稻谷、稻田土壤及地表水样本。把稻谷样本送往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重金属检测,土壤及地表水样本则被送到位于英国艾克赛特大学的绿色和平科学实验室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在距离工业园2.5公里范围内抽取的13个稻米样本中,12个样品的镉含量超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GB2762-2012》的规定的稻谷中镉含量限量0.2 毫克/千克 的标准,稻米样本镉含量最高超过国标近21倍。而通过对当地村民的走访,绿色和平的调查人员还发现当地村民(尤其是儿童)的健康状况也不同程度地受到工业园污染的影响。

130927 Heavy Metal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村民袁陆方拿着就诊时拍的X光片,就在昨日他被查出已患肺癌。

IMG_9773绿色和平成员带着从湖南衡阳大浦镇收集的一千斤镉米到湖南省粮食局门口,要求他们正视镉米问题,并且给出处理这些镉米的方法

但绿色和平对于衡东县重金属污染的干预不仅止于曝光。

2014年7月,绿色和平的调查小组到 “回访”,发现央视曝光之后当地稻田减产和大米镉超标依然严重,并未发现当地采取任何措施阻断镉超标大米向市场扩散,“镉米”仍可以畅通无阻地出售。

2014年11月3日,绿色和平发起了“阻击千斤镉米活动”,鼓励消费者从衡东县当地农民手中收购镉超标的稻米。

“为了阻止这批镉米进入市场,我们准备将其收回进行集中处置。如果你愿意一起行动,请支持1.3元,收购一斤镉米。1.3元,也许只是一杯豆浆的钱。但这份小小的心意,我们将回报以满分的努力……”绿色和平通过网络等形式发布活动参与方式。

2014年11月27日,绿色和平“千里送米”小组将收集上来的千斤“镉米”送往湖南粮食局门口,并与相关部门的官员进行直接对话。在沟通中,湖南省粮食局和省委农村工作办公室的官员称,2013年湖南已经成立了镉米防治办公室(“镉办”),联合包括国土、农业、环保、粮食等多个部门协调如何解决镉米问题。2013年,湖南已经开始耕地质量排查工作,目标两年后完成,之后会把排查结果公开,给公众一个交代。

“‘实地调查、揭露问题、行动干预’是绿色和平的标志性工作方法,对于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的重金属污染问题的解决,起到了推动作用。我们也就持续关注此事,期待排查结果能够详尽真实的公布。” 马天杰告诉《中国周刊》记者。

阻击“金枪鱼”海外上市

Philippine Purse Seine Fishing Operation

IMG_20141205_1339152014年12月1日至5日国际区域渔业组织之一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在南太平洋岛国萨摩亚召开年度例会,26个成员国共同聚集与此,探讨金枪鱼保护的管理措施,防止资源遭到破 坏,以及商讨配额管理。(中国金枪鱼产业集团的主要捕捞对象大眼金枪鱼一直是WCPFC会议讨论的重点)

WCPFC Banner in the Pacific2013年12月1日,在太平洋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大会(WCPFC)召开的前一天,绿色和平的行动者展开一张写有“更少渔船,就会更多鱼,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行动起来!(Fewer Boats More Fish WCPFC Act Now!)”的横幅,横幅展开在太平洋上的某一渔港内一队金枪鱼延绳钓渔船中间,意在催促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应尽快保护太平洋金枪鱼以及当地 以金枪鱼为生的渔民的权益。2012年在中西太平洋海域,大约有200万吨金枪鱼被捕,其中80%被工业的金枪鱼围网渔船和延绳钓渔船所捕捞。绿色和平呼吁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 尽快采取措施,解决中西太平洋的捕捞能力过剩问题,达到绿色和平倡议的可持续捕捞的标准。

2014年12月11日,中国金枪鱼产业控股集团正式撤回在港交所的上市申请。这标志着绿色和平所发起的一场针对这家问题企业的“阻击战”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针对这家踌躇满志准备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上市的企业,中国农业部渔业局相关人士曾用“深感震惊”来表达监管部门对于其违规行为的不满。也正是由于绿色和平的揭露和农业部的强势介入,才使得这家企业的上市扩张企图搁浅。

2014年9月初,绿色和平新西兰办公室的海洋项目负责人Karli Thomas偶然注意到了一份拟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上市的企业招股说明书,内容让他大吃一惊。在招股说明书中,金枪鱼号称是中国最大的超低温高端金枪鱼延绳钓捕捞公司,拥有24艘船只组成的捕捞船队, 主要捕捞大目金枪鱼(80%左右)和黄鳍金枪鱼(20%左右)。其中,大目金枪鱼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脆弱”等级(仅次于“濒危”的蓝鳍金枪鱼),而黄鳍金枪鱼也已被列为“接近危险”等级。这些金枪鱼主要供给日本高端刺身市场,日本市场销售额占该公司总营业额的7-8成。

为了保护珍稀渔业资源,区域性渔业管理组织,包括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WCPFC)等,已向其成员国(包括中国在内)分配大眼金枪鱼的年度捕捞限额。而在招股书中,该公司明确承认其中国籍船队在中西太平洋海域所捕捞的大眼金枪鱼在2006、2009、2010和2012四个年份都突破了WCPFC所设定的捕捞限额。但该公司认为由于缺乏制裁机制,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因为这些违约行为而受到制裁,因此该公司所面临的法律风险很低。该公司同时透露,区域性渔业管理组织所设定的捕捞限额是约束成员国的,而非针对商业公司。但中国监管部门从未给国内的渔业公司或船只设定过任何涉及大眼金枪鱼和黄鳍金枪鱼的捕捞限制。因此,该公司将延续既有的捕捞方式不变,并寻求通过上市进一步扩大船队规模。

Illegal Pacific Tuna Transhipment在一艘金枪鱼围网渔船的鱼舱内,绿色和平工作人员举起一只幼年的黄鳍金枪鱼,这艘渔船正在太平洋上的1号“袋状”公海内作业。围网捕捞方式一般通过用一超大的渔网将目标 鱼群围起来,然后收紧网袋,将整个渔网拖起并将渔获卸在船上。围网渔船往往配合人工集鱼装置一起使用,会兼捕到大量的幼鱼、海龟、海豚、鲨鱼等副渔获物,有些大型围网 渔船的围网张开后相当于60个足球场的面积,最深处有三个摩天轮叠起的高度,每次捕捞的量可达数千吨。

针对这种如此嚣张的违规捕捞行为,绿色和平在新西兰、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工作人员马上联动起来。很快,一封投诉信被寄往香港证券交易所,指该公司涉嫌在初步招股书提供过时数据,低估在环境及可持续发展上的业务风险。绿色和平在北京的海洋项目负责人则直接投书农业部渔业局,对上述情况进行了举报。2014年10月8日,农业部渔业局正式回函绿色和平,表示对上述情况感到“震惊”,并认定“中国金枪鱼”涉嫌违反相关法规,已责令其对此向港交所作出说明。

农业部的表态成为了事件的关键转折点。2012年12月初,该事件被上报到WCPFC。12月1日,该委员会执行总监Glenn Hurry会见农业部渔业局国际合作处处长刘小兵,表达关切。此前,WCPFC曾专门去函农业部,强调国际区域渔业组织管理措施必须被尊重并遵照执行,并要求其在此次年度大会上作出解释。这家问题企业所引起的“国际麻烦”终于促使农业部最终叫停其上市计划。

12月17日,农业部渔业与渔政局声明:“我部已要求与中国金枪鱼集团相关联的中国企业立即停止在港上市行为,并就招股书中不实内容向香港证监会等单位做出说明和更正。”

“对问题企业金枪鱼上市的阻击,凸显了绿色和平的另一个强项:通过遍布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的网络,对于跨越国界的环境破坏行为进行果断和专业的干预。在这次‘阻击战’中,绿色和平新西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首先发现问题,香港办公室的员工迅速联系港交所,而位于北京的项目负责人则很快与中国的监管部门取得联系。这条高效的链条保证了绿色和平能够在全球环境问题中果断出击,取得成效!”马天杰说。

后记:不辜负2015年的大好机遇

2014年年底,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向世界送出“大礼”,共同宣布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减排力度超出外界预期,这为2015年的全球环境保护行动定下了一个很好的基调。2015年1月1日,新《环境保护法》正式生效,困扰中国环境保护多年的很多机制性问题有望得到解决;定于2015年年底召开的巴黎气候大会也将是决定全球环境未来的一件大事……

“对于任何一家环保组织来说,2015年将会是充满机遇的一年。绿色和平将继续在气候变化与能源、污染防治、森林与海洋保护、食品安全与农业这几个长期关注的议题领域进行深度耕耘,并寻找将自身开展的项目与新《环保法》等新工具有机结合的机会。绿色和平也将在这一年中利用中美联合声明所创造的良好条件,在减煤和新能源领域发力,积极推动中国能源转型。”马天杰告诉《中国周刊》记者。

——本文于2015年2月11日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周群锋/文

点赞  
0

阅读数:8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