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默中,成长

2008年06月04日

绵阳市汉昌镇河边的一间化工厂,穿戴防化服和防毒面具的绿色和平工作人员站在工厂内露天堆放的泥磷废渣堆前,手持“危险,请勿靠近”的警示牌。

2008年的中国让人难以言说。沉默也许是最好的注脚。在这第一次为逝去的平民百姓而进行的举国默哀中,中国变得更强大。虽然地震让四川变得面目全非,但也让我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中国。地震后的第二天,绿色和平开展了灾难后的应对工作。四川有四千多家化工厂,有多少在地震中受到破坏?有多少可能发生泄露或起火?没有人知道。我们担心化工厂一旦发生泄露,不仅对附近的居民造成健康与生命的威胁,而且会使政府的救灾工作更为困难和复杂。两天后,我们的三位同事从北京出发到达灾区。到现在为止,我们共有九位同事兵分三路,在灾区巡视一家又一家的化工厂,检测工厂附近的水是否遭到污染,工厂是否受到破坏,工厂的危险化学物是否有可能对当地的居民和环境造成威胁。点击观看绿色和平四川灾区化工危险排查队工作过程:

阅读绿色和平灾区工作日记连载,点击此处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内,我们的工作人员一共去了灾区61个乡镇和103家化工厂,并把问题反映给中国环境保护部负责四川救灾工作的指挥部。当地的环保和安全生产部门也非常迅速地派人到现场进行清理工作。

我为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感到骄傲。他们走在破裂的道路上,与时间竞赛,尽可能每天多巡视一家化工厂,因为真正的威胁可能就在下一个目的地。晚上,他们有时候就与失去家园的灾民一起在临时的避难所席地而睡。但最难受的是他们内心的煎熬。最早去到灾区现场的岳毅桦说:"我们三个在到成都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不断地问自己是否应该和许多来自各地的志愿者一起去帮助当地的灾民,比如搬东西、指挥当地的交通或是去医院安慰照顾那些受伤的人。这种内心的挣扎真的是非常痛苦。"

当他们面对大规模的死亡、痛苦的伤者、满目疮痍的家园,仍然需要坚守岗位,把绿色和平所能做和应该做的事情做好。那种内心的挣扎,外人难以明白。

在灾区现场还有很多其他民间团体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他们都希望能够为救灾工作尽一份力量。像他们一样,我们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巨大的灾难,但我们不会感觉无力。我们只是在谦卑中各尽其力,在灾难中成长。

我期望看到一个从灾难中坚强地站起来的四川,和一个更为人性化的中国。在沉默过后。

施鹏翔

绿色和平媒体与推广总监

2008年6月4日 

查看灾区地图

观看图片集

阅览博客 

绿色和平四川灾区工作队员感言

从5.12号屁股底下的椅子一阵摇晃开始,这次地震就彻彻底底的震撼了我这个实际上没亲眼见过什么灾难的年轻人。但是直到我们进入四川红白镇,见到轰然倒下的化工厂、近百吨储存在随时可能面临余震危险的浓硫酸近在咫尺时,见到几乎被整个夷为平地的村子(包括一所彻底倒塌的中学)时,我才知道多少天前屁股底下的椅子的摇晃意味着什么。

但是,当我们在排查化工厂的过程中,我与同事遇到的一路通畅的公路,如蜘蛛网搬密布的村间小路上好心"灾民"(我实在不愿如此称呼,虽然他们确实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耐心地为我们指路时,我更知道了当初椅子那一摇意味着什么。

--蔡源卿

作为绿色和平快速反应队员之一,我很幸运可以参与并以我们的专业技能去排查并协助降低灾区的污染安全隐患。在四川地震灾区工作的日子里,我看到了无数的毁坏、创伤、危机、痛苦,但这一切都正在人性的坚强、淳朴、善良、团结、友爱所发出的光芒 中消退。这是一个令人欣慰的开始。

--虞鑫

面对震撼,总有一种无力感。在现场,有一些东西触动了我,但越是被触动,越是觉得,文字无力,图片亦无力。

当我的同事把警示牌贴上摇摇欲坠的厂房墙壁时,我一下子想到了许许多多被埋在工厂里和矿井下的工人们。人的渺小,生命的无奈,都永久停格在那一条"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的裂痕里。为他们默哀。

--尚文

这是一场灾难,不能再雪上加霜,虽然103(家化工厂)很微不足道,但在我们的心里都有一个信念--能多走一家算一家。灾后重建是一项长期和巨大的工作,只是希望重建中,我们的规划者和决策者,能从更长远的角度出发,能更科学的做好规划环评--是否应该在人口密集的区域、在河流的上游、在地质不稳定的区域发展这么多化工企业?

--钟峪

虽然没有人关注到我们的工作,但是我们宁可选择继续默默的坚持下去。因为我们明白只有这样,我们的工作才会更有意义。所以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还会回来!

--刘兵

这次四川之行,让我深深的感触到了生命的可贵,活着的幸福!走在垮塌的高楼废墟上,环顾眼前的景象,轩腾起伏,尺幅千里,心里顿时产生另一种感觉:人太渺小了!经历大地震的灾难之后,我们更应该懂得尊重自然,保护自然!

--赖芸

阅读绿色和平灾区排险日记

阅读绿色和平人员从灾区传来的考察日志

点赞  
0

阅读数:1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