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兹南气候变化大会期间,李雁与潘基文、戈尔等会面

2008年12月04日

圣诞即将来临,新能源一代(Solar Generation)准备了愿景树,写好了给自己国家部长的信,传达年轻人对停止气候变化的愿景。

以下是绿色和平"气候拯救站"博客选编:

一整晚,孟加拉代表的那句话在我心里盘梗不去: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时刻。悲伤不是因为长久无果的失望,而是希望升起之后再被吹灭。

一年前在巴厘岛,当各国同意发达国家提供可度量、可汇报、可核实的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做出进一步减排努力和适应气候变化的负面后果时,契约式的句子仿佛撑起了一些相互信任感。但在波兹南,最后的僵持点是气候受害国希望扩大不够塞牙缝的适应基金来源,把2%的CDM项目收益提成扩展到议定书下的另外两种灵活机制--联合履行和排放贸易,这遭到发达国家以及经济转型国家比如俄国的全面、强硬的拒绝。随着主席一声锤响,这个议题无果而终,仅存的一点信任感千疮百孔。

非洲国家需要多少钱来应对日益凶猛的干旱、克服农业绝收后的饥荒,太平洋小岛国需要多少钱来修建堤坝、整理饮用水系统、乃至异地安置,遍布世界贫穷地区的人群需要多少钱用于愈发频繁暴虐的台风、洪水和泥石流的灾后重建?有一个数字是,要满足紧迫的气候适应需求,每年至少得拿出500亿美元。同这个数字比,JI项目的提成少得可笑。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愿意折损一点既得利益掏这笔钱。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李雁:我跟潘基文会面了!亲切洽谈半小时!

我一直知道潘基文对于对抗气候变化非常上心,这两年视之为联合国的头等使命。我也听说他要延续去年巴厘岛会议的先河,来波兹南发表讲话。但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能有机会参加NGO代表与他的会晤。据说是潘基文自己对中国NGO的参与有兴趣,或者会场里的谈判老前辈们也有意提携,总之机会降临,我是半个不字都没说,深呼吸,上!

这样高级别的会议我是第一次参加,节奏很有趣,没人抢话头,每个人语速不疾不徐,边想边说,思路自然流淌,毫无废话。我们谈到秘书长有意扮演更加重要的协调角色,推动世界各国达成共识;在这个过程里,中国、美国、欧盟各国当然非常重要,但受气候危害最深重的小岛国和非洲穷国也应当发出信息足够强有力的呼声。

我捡着一个机会,尽量放慢语速、气息平稳声带不打结的说出打好腹稿的话,大意是中国在气候谈判中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建设性作用,与美国之间关于哥本哈根气候协议的对话将非常关键,秘书长跟谁都说得上话,他的协调可能起到有益作用,他也应当协助确保美国最后提出的减排目标足够积极。我顺便还做了个广告:我们绿色和平在中国做气候项目,感觉中国人的全球变暖意识在提高,这是一个好迹象,现在还需要努力让大家认识到问题的紧迫性,必须在个人、企业、国家和国际的各个层面上采取迅速、有力的行动,必须共同合作云云。秘书长点头称是,并且鼓励NGO加大推广力度!

会议本来安排二十分钟,最后聊了半小时,感觉还挺受额外恩赐的。结束之后我们再被安保人员护送出去,在楼下的小餐馆里相视一笑。大家都说感受到了联合国秘书长的决心和策略思考,希望这能通过庞大的联合国网络迅速渗透下去。我猜他也感受到了2009年NGO群体将在世界各地开展在地的细致工作,支持他在全球博弈中展开的勇敢干预。说句大话,我们要一起推动改变,中间层面的各国政府将开始感受到全方位的鼓励或压力。100%确定,最后的期限就在明年的哥本哈根。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李雁:前"下一任美国总统"的茶话会

中午忽然接到美国NGO同事的电话:"我们下午3点去见戈尔,全是美国人,觉得应该也叫个中国人去,你想去不?""AL Gore?当然了!"

好吧,我承认是有点撞大运的小震惊的。没过两小时,我挤进了十五六个平均年龄45左右的美国前辈群里去,毫无准备的进入市中心的五星酒店等待召见,心脏砰砰跳,怎么比见潘基文还要激动。

戈尔比想象中块头大,目光锐利,声如洪钟,腰杆笔挺的坐在那儿,不说话的时候很有点不怒自威的感觉,说起话来倒简洁俏皮。他第二天就要在气候大会上做发言,颇有点哥本哈根"战前动员"的意思。这次聊天的目的,照他说,是为了多听听NGO的感受,汲取发言的灵感。他本人在倒时差,话不多,提问为主,但作为著名美国前副总统还是不忘随时说点笑话活跃气氛。一群人喝茶吃饼干,跟戈尔聊了一个多小时,很愉快。

跟潘基文的政治使命感不大相同,戈尔想要的是不断造浪推动全球公众的意见。这个野心我喜欢。经过前一天秘书长会议锤炼,我自觉胆儿明显变肥了,频频举手说话。作为来自中国的气候宣传从业人员,我特别提了现在公众还是缺乏气候紧迫感,这点跟金融危机带来的紧迫感比比就知道,另外作为全球公民、寻求全球合作的意识也还不足。当然又说了一遍并可能会持续说一整年的话:中美气候合作对话的重要意义。看他深有同感状的点头,还是有点小虚荣的。

跟戈尔握别的时候,他说:Keep your good work in China。这算是一份对整个绿色和平中国办公室的鼓励吧!:)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刘爽:谈判的真实童话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从前有一个叫地球的村儿,村儿里都姓发,村北头住的是达字辈儿,村南头住的是展字辈儿。村头有个大坑,不管南头北头的老发家,都把垃圾往坑里扔,一扔就是小200年。最近,村里最有学问的艾皮西西宣布,这垃圾不能再这么扔了,这样下去,这地球村儿就毁了……

村委会莲荷果办公室也觉得事态严重,召集大家紧锣密鼓的商量对策,1997年终于宣布了村委会第一号文件--看有头协议书。协议书说啦,村北头的,你们是先富起来的,这垃圾也属你们扔的长,扔的多,你们得先起到排头兵作用。

看有头协议书今年开始真的实行啦。可艾皮西西的学问又精进了,他说:大家做的不够的,村儿要是想再混下去,可得再加把劲儿。村委会觉得事态严重,召集大家紧锣密鼓的商量对策。这次的X号村委会全体会议,定在了村中间的波兹南。

X号全体会议的第4天,进展缓慢。

村北头儿有个易游,本来是个能干的壮汉,是个明白人儿。可这次易游家里的好多个娃们七嘴八舌的嚷嚷个不停,有说坑就坑呗,你看村边梅里涧那户人家,根本就不理乱排垃圾这回事。这可不行,这可不行。易游放话,你看我都表决心啦;梅里涧那个,你也得让俺们都看看你那两把刷子吧。梅里涧一脸平静的说,不行,我们家最近换家长呢,得等新家长真能发号施令的。

村南头儿的兄弟们急了,扯什么皮呢,这家里都快屋毁人亡断水断粮啦,你们这些富人还唧唧歪歪的;赶紧的赶紧的,别光吹牛皮啦,说要支援我们的钱,还要帮助我们的辙,痛快儿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给大家瞧瞧吧。

达字辈儿这群不省油的灯不露声色的露出外交官的微笑,这是我们大家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哦,帮是一定要帮的,可你们展字辈也不能袖手旁观啊,得做事儿,得让我看到你在做事,我这钱总不能打水漂吧。

展字辈儿:先给钱,先给我们工具;

达字辈儿:梅里涧得干事,展字辈儿也不能白拿我们的。

僵持…..僵持…..再僵持

看得我这脾气暴躁的只想拿大鞭子抽人。

以上情节绝无虚构。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含初:国际行动日

12月6号是Global Action Day(国际行动日),我们Solar Generation(新能源一代)和其它青年组织一起行动,向整个世界喊出我们的声音.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青年人对环境变化的关注,对改变的渴望,在我们的活动中尽显无疑。Solar Generation、绿色和平美国办公室与波兰办公室的志愿者们一起,组成绿色和平的大队伍,浩浩荡荡甚是壮观。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小丑是这样变成的)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来自斐济的新能源一代志愿者)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绿色和平狙击火电厂行动

上次关闭煤矿的任务很刺激,这次的任务一点儿也不比上次逊色。我们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段出发,摇摆的车厢里没人说话,流淌在车里的是广播中传来的波兰当地摇滚乐,虽然不知道歌词唱得什么,但是感觉还挺应景,不过我当时真希望听到Rolling Stone的Street Fighting Man。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我们的车队是这样的,一辆大卡车拉着Greenpeace的牌子在前面,后面一辆大众高尔夫载着工作组织者,最后是载着所有执行者的九座面包车(此车此行超载四人)。昨天的天气很好,但是今天早上我们出发的时候不但下着雨,风也不小,车行在路上稍微有些颠簸。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我们的车队突然停了下来,前面的车里下来一个人告诉我们,我们被警察截停,行动可能无法进行了,让我们做好就这么功败垂成的心理准备。当时我在想我们也许会被直接押往警察局,然后什么都没有做的我会因为"阴谋骚扰火电站"而被驱逐出境,并在欧盟留下案底。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过了一会儿车队又开始前进了,不过并不是掉头回家,而是继续开往火电站,坐在车里的我们不禁怀疑警察截停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后来警察来了,察看所有人的护照,带走了电站门口的志愿者,为了把在卡车里的志愿者带出来,他们甚至打碎了玻璃。在电站门口的志愿者们在我的眼前被一个个带上了警车,即使在警车里,他们依然展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横幅。这时有行动现场负责人过来让我马上撤离……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波兹南有多重要?

我现在就坐在波兹南大会的现场,先来回答一下近期听到的一些评论:

"波兹南不会有大的进展的,等着哥本哈根吧。"

"离09哥本哈根COP15越来越近了。希望UNFCCC不要成为下一个WTO。"

"博弈走向最差的结果,对人类来说就是灾难,我们关心环保的人是难以忍受的,有点知其不可能而为的味道。也许由于人性的弱点,我们无法改变结果,但......互相鼓励吧。"

首先一定要说的是,如果认为无法改变结果,我们就不会来这里。相信改变存在可能,才能有行动的动力。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玮键:四人团队在波兰会师啦

终于,在酷寒的科宁营地,实现了和李燕、张含初两位美女的会师。

她们除了给我带了卤蛋、牛肉干等补给品,还给我带了家一般的温暖。本来在异国他乡,置身于被高加索人种包围的环境中就容易对蒙古人种产生亲切感,再加上我现在在这个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地方,见到她们我无法表现得矜持。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玮键:亲手为煤矿挂上它的名字

没想到今天我居然还亲身参加了一个小行动。

今天行动的主要内容是我们把写有"Climate Change Starts Here"的巨大木板悬挂到了营地旁边的煤矿里。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为了今天的活动,我们三天前就开始准备了,进行了钻孔,钉木桩,丈量绳子等准备工作,而核心道具--写有字母的木板--是来自捷克的志愿者们从他们国家运过来的。由于受到保安们的监视,我们的很多准备工作都是在夜色的掩护下进行的,虽然效率低,但是挺刺激的。几个人先确定附近没有保安的车辆,然后带着尺子、锤子等工具悄悄翻过栅栏,在头灯的光线下匆匆完成基本准备工作就马上退回我们的营地里。

今天当地的天气非常好,阳光明媚,是我来到这里以来最温暖的一天,很适合行动。为了让监视我们的保安放松警惕,我们在大地球帐篷里等了快一个小时,然后突然冲出帐篷,按照事前分好的小组把字母板展开,捆绑固定,然后推下煤矿。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笑谈"被捕"

关于监狱与被捕的问题,我询问了几个营里的国外战友。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首先是这位波兰姐姐Kasia(照片最右侧的美女)。她和其他共十一个人因为一次发生在十八个月前的行动而被捕。他们当时爬上了波兰最大的火电厂的冷却塔,在上面喷了四米高的口号"STOP CO2"。法庭一审判决他们有罪,每人需要支付一千欧元左右的罚款。他们坚信自己是正确的,提出了上诉,案件到现在迟迟没有结论。这直接影响到了他们这一年多的行动,他们不被允许冒险参加直接行动(这是绿色和平一条对志愿者负责的规矩)。他们要避免参与激烈的对抗,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在一边旁观。Kasia及时发布最新的信息到Blog上,而且给来营地参观的访客细心讲解有关气候变化的知识。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接下来是这位来自印度的Jene的故事。他为Greenpeace工作了四年,已经五次被捕,一次入狱。说起这个成绩来他满脸的得意。甚至他提到其五岁的女儿也为这事儿感到骄傲,在学校里向小伙伴们夸耀自己的爸爸进过监狱,同学们很震惊,而知道具体原因的老师则会和大家解释绿色和平和环保行动。就在Jene这次出发来波兰之前,女儿还问他:"你又要去监狱了吗?"不过这次他要让女儿失望了,因为他明天就要回家了,而他还没得到波兰警察的青睐。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玮键:亲历绿色和平的煤矿行动

今天是一次针对煤矿的直接行动。 

从前天开始,有很多志愿者从各地赶来参加这次行动,本来日渐冷清的营地从昨天开始热闹起来了。这次行动需要保密,不能被监视我们的煤矿保安察觉,否则计划很可能夭折,所以昨天天黑以后,所有参加直接行动的人都悄悄地前往农场,在那里进行准备工作,而我则作为一个帮忙的同事参与在其中。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为勇士们绑上装备)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换个角度就能看出这个环节是具有一定危险性,我碰巧在上面这张照片里,看姿势就知道我在为他们紧张)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他们将要下去的地方就是欧洲最大的露天煤矿)

接下来的事情就像下面照片里看到的那样,有人在上面防止保安干扰,有人在顺着绳子向下滑行……最终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包括开始时在上面阻挡保安在内的所有行动者都下到了煤矿底部。他们迅速前往矿坑底部的巨大白色吊车型机器附近,开始把口袋里的白色粉末到在地上,拼出"QUIT COAL"的字样。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绿色和平在4天的时间里,可以建造起一个"山寨版"完全靠清洁能源支撑的'地球',这项工作对于地球,需要多久呢?

我们的煤炭营是一个共产主义公社一样的地方,大锅饭、时间表、晨会扫除等等。还有一个公社的特征,就是自给自足,我说的是电。

 

其实煤炭营只是她的小名儿而已,这里的正式名字叫气候拯救站(Climate Rescue Station)。整个营地的电力全部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她在向世人证明,最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就摆在我们眼前,完全可行。

拯救世界,需要你的行动!支持我们,请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刘爽:来自煤的夺命水!

这并非我们的向导最想指引给我们看的。跟煤电厂真正排放废水的废水池相比,这只是小儿科而已。在距离"大仙池"不到1公里的地方,我们看到了正在"泄污"的废水沟。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拯救世界,需要你的行动!支持我们,请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玮键:考察波兰煤矿,遥想家乡 11月19日


远远的观察了整个矿区的远景,一边是从别处运来的土在回填煤炭开采造成的空洞,另一边是刚被挖出来的煤被源源不断的通过传送带运走。同样的景象如果放在五十年前就是一副人类改造自然的伟大图景,而现在则是人类破坏自然的罪证。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相当喜欢大工厂和大机械,我把它们看作人类文明的证据,机械中凝固了人类的力量和智慧,是一种让人感动的存在,所以我看到不断转动的传送带并不觉得愤怒,并没有觉得他们是破坏自然的凶手,我甚至还感到兴奋。但是,同时我又喜欢自然的山水,能够身处在远离人类文明的自然中是我的梦想之一,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下,每当离开北京的时候都感到放松,心中洋溢着“终于能清静会儿了”的期待。

我们考察了火电厂的几个出水口,总的来说我见到的可以分成两类:迷人的和肮脏的。

这个排污池就很“正常”了。锈迹斑斑的排污管吐出黑色的污水,泛着泡沫的黑水肆意横流,把整片土地都被染成不健康的黑色。这才是我头脑中“污染”这个词反映出来的画面。面对这样的土地,即使是喜欢机械,对大工业有好感的我也不得不站在反对者的立场上。来到波兰的这几天来我完全不曾好好看过这个国家,被“困在”荒野中的营地里,能看到的只有煤矿和平原。尽管看到的有限,我可以肯定的说和裸露着泥土的露天煤矿相比,我更喜欢绿色的原野。

要是煤炭公司继续开采下去,我看到的原野都会消失,变成一片莫名其妙的大坑。露天煤矿的生产方式决定了他们一定要拔除所有的植物,剖开地表,向下挖掘直到煤炭被取出来为止。虽然煤炭公司承诺说会把坑填平,但是填平后的土地相当贫瘠,虽然不能说是寸草不生,但是对于草来说想在那种土地上生根发芽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2008-11-18 | 玮键:生活在波兰冬天的旷野上

 < 天气 >

Konin这里的天气很诡异,一下子阳光灿烂,一下子又狂风骤雨。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波兰

(阳光下的大风天,飞速旋转着的风力发电设备)

被雨水打湿的衣服还来不及干下一场雨就又来了。昨天晚上的情况更糟糕,大风夹着雨水几乎把帐篷吹上天,今天早上起来几乎每个帐篷都有几只脚被拔离了地面,我睡的帐篷也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波兰

(被风吹开的口子,倒霉的印度洋)

据说昨天晚上那样糟糕的情况从营地建立开始还是第一次。我希望那样的情况是最后一次,但是情况不容乐观,天气越来越冷了,时间每一天都走向更深的冬天,接下来的几天可能就会下雪。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2008-11-16 | 玮键:游行无声,但却有效 

今天是我来到营地的第一天。同时今天也是绿色和平计划中的第一次大型活动进行的日子。

简单来说今天的活动是这样的。少数来自世界各地的绿色和平志愿者和当地的民众进行集会,目的在于表达限制煤炭使用的呼声。一般来说,我们把这样的行为称作游行。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

今天是一个阴沉潮湿的风天,天气条件不甚理想,不知是否因为这个原因,来的人并没有预想中的多。绿色和平本来计划来上千人,但是实际上只来了不到四百人。来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人群的年龄构成非常广泛,从老人到孩子都有。除了绿色和平的巨大旗帜,来的民众也携带了些有标语的横幅。简单的发言后,由绿色和平的队伍打头,民众开始向煤矿入口出发。和我们在电视上常见到的游行不同,这是一次平静的行程,没有人喊口号。老实说我期待中的集会要热闹的多。尽管有来自煤矿方面的警卫在场戒备,但是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人们在警戒线外打出横幅,宣告了自己的声音,然后和平的散去。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今天虽然仅仅来了几百人,数量上大概远逊于北京一次超市打折活动吸引的人数,但是有了这几百人的参与,我们就获得了和相关企业谈判的条件--今天的活动使这个波兰最大的煤矿暂停生产三个小时。

虽然在环保问题上民众的直接行动能够收到效果,但是我在考虑是否还有别的途径能够达到相同的目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中国的环保问题尤其重要。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2008-11-14 | 刘爽:波兰煤炭营,开拔!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大家好,我叫刘爽,在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组工作。我有些迫不及待地介绍出以下三个篇章,关于我自己,容我慢慢在飞去波兰的飞机上补来,也好留给你个回来的理由:)

(一)

我有一个波兰同事,是个金色短发的姑娘,叫Magda。

有一次绿色和平内部的会议上,我在她之后发言。

我说:"中国是全世界第一的煤炭生产和消费大国,我们有70%的能源来自于煤炭。我本以为这样扭曲的依赖,放眼世界,无人能出其右。但Magda,在你面前我甘拜下风。"因为在波兰,超过93%的电力都来自于煤炭燃烧!仅凭这一点,它就足以成为我们揭示煤炭危害的旗舰!

同样在这个欧洲第二大的煤炭国家里,12月,全世界政府将汇聚到波兹南(Poznan),秉承去年联合国巴厘岛气候大会的成果,继续开展艰辛的气候谈判,着手准备草拟《京都议定书》的第二程内容,为明年在丹麦哥本哈根达成历史性决议奠定基础。期望外交家们能把巴厘岛的合作精神发扬光大吧……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2008-11-13 | 玮键:面对偶然时的选择

我参与绿色和平这次在波兰的工作是一系列偶然导致的结果。

第1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波兰第一个偶然,让我知道了这个行动。那天我去拜访一个朋友,席间在座的还有一位来自德国的退休教授,他在中国从事了多年关于青海湖的研究。有了这层背景,我们的谈话始终围绕着环保这个大话题进行。谈到环保就不能不说绿色和平。主张直接行动的Greenpeace可以说是曝光频率最高的环保团体,在我看来,他们的行为大都带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比如驾着小艇在大洋上保护鲸鱼,用肉身截停运送核废料的火车……这些行为能唤醒潜藏在每个男生身体里的英雄梦。那些从新闻里看到的画面再加上我自己的想象构成了我对绿色和平这个组织的全部了解,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可能亲自参与进去。

巧合的是又一个那天,我的朋友正好收到了来自绿色和平的邮件,信里介绍了他们即将在波兰展开的行动工作,而且正在招募参与工作的志愿者。面对这样的机会我不能放弃,于是我立刻报名参加选拔,并在几天后得到了面试机会……

第二个偶然,让我几乎放弃2008年为拯救气候而设在波兰的战场。

我从绿色和平领了任务没几天,正在进行各项准备工作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柏林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由于是补充录取,学校方面给我的注册时间很紧张,我不可能先去波兰完成任务然后再去柏林报到,我必须要在两者间做一个选择。对我来说,那是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渡过的最刺激的四十八小时。一边是花费了巨大努力,好不容易得来的留学机会,另一边是亲身体验绿色和平的环保行动,亲自拯救地球的机会,可以的话我两个都不愿意放弃。

我现在在写这篇文章就说明我最终放弃了留学,选择了当绿色和平的志愿者。

全文更精彩

请支持我们,加入绿色和平的队伍 》》》

绿色和平波兰"拒绝煤炭"行动营博客延伸阅读:

何为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有啥表现和影响?

喜马拉雅冰川消融,直接威胁我们的水源

北极冰盖消融(中国天气网:气候变化的故事)

国际社会对待气候变化分别持什么态度?

我们怎样应对气候变化?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绿色和平

报名加入绿色和平志愿者

请完整填写表格,我们会视项目情况跟你联系。

点赞  
0

阅读数: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