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通过新的化学品管理法 但还远远不够

2006年12月31日

内蒙古一冶炼公司,排放到大气中的烟雾颇为“壮观”。

新法规的影响

尽管刚刚签署的REACH法规有着许多缺陷,但它仍将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REACH法规如能有效实施,将减少人们与那些导致各种疾病的化学品接触。

以前,公司可以在欧洲销售几乎任何化学物质,而不用提供健康和安全方面的信息,对有毒化学品的限制也只停留在应对出现问题的个别案例上。REACH则强调化学品对人类、动物健康和生态环境的影响,它要求公司必须为其自身生产,或进口到欧洲的化学品提供安全信息;对于比较危险的物质,生产者必须提交较为安全替代物的替代机制;另外,公众可以要求获得产品中某些有毒化学物质的信息。

新法规的涵盖面广,数量大,它将欧盟市场上约3万种化工产品和其下游的纺织、轻工、制药等产品纳入了安全监控范围,将对欧洲化工行业产生重要影响。它的诞生意味着如果没有数据证明产品的安全性,就不能进入欧盟市场。

中国向欧盟出口的化工产品和化工下游产品也将面临注册、评估、许可的问题,中国生产、针对、使用化学品的企业需要了解化学物质的安全特性,了解是否对人体和环境产生危害,同时还要有实验数据的支持。

 

绿色和平推广解决方案

早在1996年,绿色和平就已呼吁对欧洲化学品管理制度进行改革。当时,绿色和平欧洲办公室有毒污染防治项目的政策顾问Alexl Singhofen曾提出警告:即使有很强的科学证据支持,决策者也需要数年才能限制某一种有害化学品的使用。

我们的世界亟需一种新的机制,促使化学品公司对他们的产品安全负责。在于1999年,绿色和平倡议两项有关化学品的基本原则:(一)化学公司在没有提供产品安全信息之前,不能销售化学品,即"无安全信息便无市场"原则;(二)对于极具危险性的化学品,一旦出现相对安全的替代品,就应该进行系统性的替代,即"替代"原则。这些原则最终成为REACH法案的一部分。

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学品市场,在欧盟的改革会潜在地促进整个世界朝向清洁生产、远离有毒化学品的方向转变。2001年,欧盟发表《欧盟未来化学品政策战略白皮书》,阐述对化学品管理的新思路和具体操作方法。绿色和平全力推广这场改革的上述两项基本原则。

通过大范围测试消费者的日用品、展示被有毒物质污染的婴儿脐带血液样本,以及揭示水源污染使得鳗鱼濒临灭绝等一系列的活动,绿色和平向公众阐明:我们的环境中,我们的家中,那些不可见的化学污染已达失去控制的地步。

结合这些工作,绿色和平也与公司沟通,要求他们承诺在他们的产品中用安全替代物取代有毒的化学品。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迎接生产过程清洁化的挑战,在消费者商品中去除毒物质。锐步、三星、彪马、诺基亚以及娱乐移动,他们只是采用替代策略逐渐淘汰有毒化学品的众多公司中的一部份。

 

相差甚远

与来自医疗协会、工会、消费者团体和其他环保组织对REACH的大力支持相比,巨大的既得利益使化工企业反对这一严格的化学品法案。尤其是德国化工业和污染者最好的朋友,美国布什政府,他们沆瀣一气,极力破坏REACH法案。他们最初打算阻止REACH法案的产生,尔后,又试图削弱在欧洲议会、欧盟成员国和委员会之间形成的折衷条约中有关安全信息和替代机制的要求。

对比2003年REACH最初的提案,2007年开始执行的新法涵盖的范围受到了很多限制,在安全信息的要求上也大打折扣。欧盟规定相关公司提供安全信息的期限长达11年,这是极不负责的拖延。

REACH法案并没有成为保护我们和后代免受更多污染侵害的措施,甚至是远远没有做到。REACH最主要的漏洞在于,它仍允许大量可导致癌症、出生缺陷、生殖疾病等严重健康危害的化学品继续用于制造业和消费品中。在进一步的妥协中,REACH免除了每年进口或生产化学品10吨以下--涉及REACH管理范围的60%--的企业提供安全资料的要求。

 

工作尚未结束

回想起来,虽然历经了很多起起落落,但在过去的十年里,绿色和平为确保更广泛的公众利益影响REACH法案的讨论和决策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一广泛的公众利益就是--更健康的身体,更清洁的环境。

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如果没有外界的压力,REACH法案绝不可能走得这么远。这些压力来自整个欧洲的倡导,来自医疗组织,工会和进步企业的巨大支持和鼓励,来自绿色和平的支持者,写给各位的部长、国会议员和欧洲委员会委员们的信。

2007年,一个新的欧盟化学品管理局将在赫尔辛基成立,负责处理公司提交的信息,并筛选出最为危险的化学品,以寻求替代品。我们必须密切关注该机构的工作,如果发现任何已知的有毒化学品原本可用较安全的替代品却被授权使用,将毫不犹豫地提出抗议。

点赞  
0

阅读数: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