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下的“红”与“黑”:果蔬安全有等级 ——绿色和平公布五类不同来源果蔬的农残检测结果

2015年12月29日

市面上的果蔬,根据不同的来源和标签大致可以分为五大类:菜市场散装果蔬、超市出售的精品果蔬和有机标签的果蔬、生态农场售卖的生态果蔬、政府绿色防控基地生产的果蔬。这五类果蔬按照价格从高到低依次是:有机 > 精品≥ 生态> 绿色防控> 菜市场,差价最高达6倍。但是五类果蔬的安全性如何?是否价高者质优?哪一种渠道购买的果蔬农残最少?

2015年 11月,绿色和平在北京和上海分别购买了这五类果蔬,共计22个样品,送至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466项农药残留检测,并根据检测结果进行安全性排序,以金字塔形式呈现。位于金字塔尖的果蔬被检出的农残数量最少,向下依次递增,位于金字塔底部的果蔬农残数量最多。实验室检测结果发现,不同来源及标签蔬菜,其安全性(混合农残种类、农残超标情况)基本呈现为生态、绿控、有机、菜市场、精品菜依次下降的规律。

1

一、果蔬安全有等级

绿色和平在弘毅生态农场、上海育德生态农场、北京金六环农业园(绿色防控基地)、上海市宝山区罗店镇蔬菜基地(绿色防控基地)、北京BHG超市、北京华堂商场、北京三丰里便民市场,上海麦德龙虹口店,上海市宝山区逸骅中心菜市场等地,选购了韭菜、鸡毛菜、苹果和姜等样品送检,农残检测结果显示:

1. 生态蔬菜和“绿色防控”蔬菜检测出的农药残留最少

韭菜是农药风险较高的菜种,但采自弘毅生态农场和育德生态农场的韭菜均未检出农药残留。来自政府支持的绿色防控基地的蔬菜样品检出低农残或零农残:北京金六环农业园的韭菜样品检出了氯氰菊酯和腐霉利这2种农药残留;购自上海宝山区罗店镇蔬菜基地的鸡毛菜样品未检出农残。

2. 两地的菜市场散装菜和精品菜均检出多种农药残留

2在购买自普通菜市场的样品中,北京市朝阳区三丰里便民市场的韭菜检出8种农残,其中腐霉利超国家标准105倍。上海市宝山区逸骅中心菜市场的鸡毛菜含有12种不同的农药残留。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超市里一些注明了生产商和追溯码、价格昂贵的精品蔬菜,其质量安全不仅没有优于普通菜市场的蔬菜,反而检出更多种类和更高含量的农药残留,在果蔬安全等级金字塔中垫底。

比如,购自北京世茂工三华堂商场的“小汤山韭菜”含10种农残,其中残留的腐霉利和毒死蜱分别超标4.5和2.1倍。购自上海麦德龙虹口店的精品韭菜更是含有15种不同农残。

(左图为购自北京市世茂工三华堂商场的“精品”韭菜,检出10种农药残留,其中两种农残超国家标准)

3. 韭菜样品农药残留超过国家最大农药残留(MRL)规定

购买地址 标签属性 超标农药 测出量(mg/kg) 国家MRL(mg/kg) 超标倍数
北京市东直门来福士BHG超市 有机 腐霉利 1.3 0.2 5.5
毒死蜱 0.12 0.1 0.2
北京市世茂工三华堂商场 精品 腐霉利 1.1 0.2 4.5
毒死蜱 2.2 0.1 21
北京市朝阳区三丰里便民市场 菜市场散装 腐霉利 21.2 0.2 105
北京金六环农业园 绿控基地 腐霉利 4.7 0.2 22.5

 

由此可见,不同来源的果蔬其食品安全上存在等级差别。种植过程透明,公开承诺采用生态种植,不使用农药化肥的生态果蔬食品安全程度较高。主要使用物理、生物防治措施的绿色防控基地,也在相当程度上降低了农药残留的风险。部分有机标签的果蔬在本次检测中被检出农残。菜市场和超市售卖精品果蔬被检出农残的情况最严重,在安全等级中垫底。

 

二、标签背后的真实性价比

这五类果蔬价格差异较大,最高可以相差6倍,有机标签果蔬的价格最高,精品果蔬价格次之,生态蔬果价格居中,菜市场出售的散装蔬菜最便宜。但是检测结果发现并非价高安全性就高。

 

*样品购买价格(元/斤)

韭菜

(北京)

韭菜

(上海)

鸡毛菜

(上海)

(北京)

苹果

(北京)

苹果

(上海)

平均

价格

有机标签 36 24.8 26.9 29.23
精品菜 23.5 14.8 30 15.8 9 18.62
生态 15 10 10 13 16.5 12.90
绿控菜 10 直供企业/学校/机关等,暂不对外出售 直供企业/学校/机关等,暂不对外出售 10.00
市场菜 6 8 5 9 5 6 6.5

 

三、标签下的“红”与“黑”

3不同渠道购买的果蔬,由于种植方式的差异,从而表现出安全等级的差别:

1. 菜市场散装果蔬

菜市场的果蔬经由多重批发环节,消费者无从了解产品的来源及其种植过程。根据绿色和平去年对北上广三大城市的蔬菜供应链调查,除上海对本市种植的蔬菜有相关追溯档案以及批发市场准入准出记录外,多地批发市场和便民市场都无法明确蔬菜的具体产地。如果该蔬菜产自化学密集型的种植区域,其安全性要大打折扣。经过绿色和平多次对山东(供应北京)、广东周边蔬菜原产地的调查,这些知名的蔬菜基地在种植过程中使用多种化学农药的情况普遍存在。以叶类菜为例,平均30天的生长周期里,通常每5天就会使用农药。而常见的黄瓜、番茄等大棚种植的反季蔬菜,种植一季会使用30多种不同的农药,大约每6-7天就会喷洒一次农药。

2. 精品果蔬

精品果蔬的包装盒上会标明生产商,部分会提供追溯码,消费者可以通过扫描追溯码了解产地来源。例如这次在上海麦德龙超市购买的鸡毛菜,除了有绿色食品的标签外,还有追溯码可以查询生产的公司。但可追溯却并不代表该生产商采用更严格的标准进行生产。另外一些精品果蔬虽然标有生产商,却只是从一般批发市场采购进行再包装,种植过程与普通批发和零售菜市场的蔬果并无差异。

3. 有机标签果蔬

通过有机认证,按照有机生产标准,在种植过程中禁止使用任何化学合成的农药和化肥。但由于认证体系的缺陷和后续监督的缺失,此次送检的部分认证有机产品也检出了多种农残。

4. 绿色防控基地果蔬

绿色防控基地主要由政府扶持和监管,在种植过程中,通过物理、生物防治的方式应对病虫害,尽量减少化学农药和化肥的使用。这次采样地上海市宝山区罗店镇蔬菜基地使用了防虫网等方式,减少了60%的农药用量。北京市计划在2020年与天津和河北共同建立400个绿色防控基地,目前已建成40个绿色防控基地,减少了50%的农药用量。两地具体措施请参阅附录二。遗憾的是,目前绿色防控蔬菜仅在北京等个别城市公开出售,部分城市只提供少数企业和政府机关,还未能在公开渠道被识别和购买。

5. 生态果蔬

虽然没有经过有机认证,但种植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农药和化肥,消费者可以了解或参与整个种植过程并进行监督。一般通过订单制、会员制或者农夫市集等形式,由农场直接对消费者供应,这种社区支持农业的方式,打破了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隔阂,有效保证了产品的最终质量。

 

四、结论与建议

果蔬的价格和包装都无法反映产品的质量安全,种植过程减少甚至完全不使用化学农药、化肥才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真正有效的途径。从绿色防控基地的案例可以看出,政府对生态措施的支持和扶植可以有效提升果蔬的质量。种植过程透明,建立在互信基础上的生态农业果蔬,在安全性上最值得信赖。

1. 对政府的建议

北京和上海两地推进的绿色防控措施是解决城市菜篮子安全问题的有益探索,有效减少了种植过程中化学农药的用量,提高了最终产品的安全质量。由于上海和北京分别有50%-70%的果蔬主要由外埠供应,加强与供应地省份的合作,提高入市门槛,是改善菜篮子质量的关键。京津冀区域性协调机制的建立,正是在这一方向上的积极举措。绿色和平建议北京和上海建立更广泛的区域协调机制,把更多的资源向采用生态方式种植的地区倾斜。

2. 对消费者的建议

(1)浸泡、清洗、削皮、煮沸等方式虽能减少部分易挥发的农残,但一些内吸式农药被植物吸收后,往往残留在果蔬内部而不仅在表皮上。因此,对农残风险较高的品种,如叶类菜(如韭菜、鸡毛菜),在选购的时候优先选择生态、有机种植的。

(2)优先选择来源和种植过程透明的果蔬。北京、上海等城市的消费者,可参考绿色和平生态消费指南[1],选择周边可信赖的生态农场。

 

点击附录下载:

果蔬等级金字塔附录一:采样详情及检测结果

果蔬等级金字塔附录二:北京、上海绿色防控政策对比

 

媒体联络:

林 孜 绿色和平媒体主任       +86 189 1186 9884

[1] http://www.greenpeace.cn/news/shoplist-guide.php

点赞  
0

阅读数:15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