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能源发展观察 | 跨越式进步:中国绿债新标看齐国际水准!

2020年07月29日

《绿色和平能源发展观察月刊》将每月为您梳理国内外能源行业动态和政策进展,分析中国能源行业在海内外发展的风险和机遇。本期为2020年7月刊的内容。

版块一:绿和观察

2020年07月08日,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印发〈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的通知(征求意见稿)》[1]。与之前版本相比,此文件将之前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和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绿色债券发行指引》统一修订为新的绿色债券标准,统一监管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发行的绿色债券。

通过对比新旧两版《绿色债券支持项目名录》,绿色和平发现新版本在内容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细化和删减:(1)新版本统一了原先由央行和发改委各自制定的发行要求和监管标准,对于产业分类和绿色产业的界定更加清楚明确,方便金融机构和其它市场主体更加快速精准地识别绿色产业;(2)新版本标准中删除了煤炭清洁利用的相关类别,还去除了节能领域的燃煤火力发电机组制造、火电机组污染防治等涉煤项目。

绿色和平根据公开数据统计发现,自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至少有34个涉煤项目获得了绿色债券的资金支持,识别的资金额超过139.4亿元。其中2019年上半年涉及煤炭项目的绿色债券中包括了62亿元的绿色企业债/公司债,和11.02亿元的金融债。

绿债新标的出台对于中国进一步发展可再生能源意义非凡。 © Guillaume Bression / Greenpeace

《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对于各绿色产业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同时也在融资方面给绿色产业带来了更多利好。以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为例,新版目录体现了对可再生能源全产业链支持,如“可再生能源设施建设与运营”、“可再生能源等绿色资源经济利用潜力及绿色产业项目建设规模潜力评估等技术咨询服务”、“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尽职调查、规划研究和编制、可行性研究和可行性研究报告编制、风险评估、后评价、绿色金融融资、人才培训等技术咨询服务”等。同时,对可再生能源而言,绿色债券作为重要融资渠道的作用将得到更大的发挥。

新绿债目录在修订上不仅考虑了我国产业发展现状,也积极借鉴了国际上对于绿色项目判断的普遍适用标准,删除了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的相关类别,这一重大改进将助力我国绿色债券标准对接国际先进水准,更加精准地吸引更多国际资本。

作为绿色金融发展的领军国家之一,中国过去几年绿色债券的发行额都稳居全球前列。自2016 年至2020 年3 月末,中国境内新发行绿色债券累计546 支,规模达9685.96亿元。中国贴标绿色债券发行总量在2019年位列全球第一。在募集资金的使用方面,按照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绿色定义分类,能源是目前继交通之后第二大的募集资金投向领域,由2016的397.94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9年的607.04亿元人民币,分别占当年符合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定义的绿色债券的22%和28%,资金额年均增长率达到15%。这些资金大部分投向了太阳能和风电这两种新能源类型。[2]

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绿色资金最重要的流向之一。© Markel Redondo / Greenpeace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中国绿色债券发行人的类型出现了一些新的发展,其中最突出的是非金融企业的绿债发行总量较2018年增长了54%,占2019年总发行量的37%,成为2019年最大的发行人类别[3]。我国绿色债券目录标准的升级和绿色项目定义的进一步细化,将给国内绿色产业带来融资渠道越发清晰、资金来源愈加充沛、发债主体更加灵活等一系列积极的连带效应。

新绿色债券标准目录草稿的出台是央行向资本市场释放的明确信号,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不少资本市场的先行者已经敏锐地做出了反应。早在今年4月21日,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就宣布成立了“光大一带一路绿色股权投资基金”。该基金目标管理总规模为200亿元(等值)[4],将为“一带一路”倡议下绿色金融体系的建设和国内外绿色产业的发展带来更多活力。7月15日,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揭牌,基金规模885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出资100亿元[5]。该基金聚焦长江经济带沿线环境保护、污染防治、能源资源节约利用等绿色发展重点领域,推动绿色发展。由此可见,2020年对于国内绿色发展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绿色金融的进一步发展必成未来大势。

版块二:政策进展

● 国家能源局公布《国家能源局2020年度能源软科学研究选题指南》[6]

为加强能源重大问题研究,国家能源局编制了《国家能源局2020年度能源软科学研究选题指南》,鼓励社会研究机构开展能源领域相关研究,研究方向包括:1.现代化能源体系结构、模式与路径研究;2.疫情后能源产业链、供应链变化与对策研究;3.促进储能产业发展政策研究;4.清洁能源消纳长效机制研究等国家能源局将于2021年5月组织开展研究成果的专家评议、成果筛选等工作。对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商研究单位同意后推荐给能源局有关部门(单位)参考,并编入《国家能源局2020年度能源软科学研究成果汇编》。

● 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能源领域“科技助力经济2020”重点专项拟立项项目的公示[7]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决策部署,及时支持技术成果转化落地,国家能源局会同科技部组织了能源领域“科技助力经济2020”重点专项。按照保障能源安全、促进产业升级和支撑能源高质量发展的遴选原则,经研究,拟将多层级虚拟电厂平台、适应灵活运行需求的燃机核心部件保障技术研究、高性能长寿命燃料电池膜电极研发及在氢能重载车辆示范应用等10个项目列入重点专项。

● 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关于印发〈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8]

为保持《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的先进性以及后续与国际相关标准的接轨,提升中国在绿色债券标准领域的国际话语权,新版本在四级分类中删除了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的相关类别。此外,为更好地兼顾绿色债券支持绿色产业链条的完整性及目录自身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2019年版本中涉及的部分项目相关的贸易和消费融资活动在新版本中依旧予以保留。

绿债2020年新标准在目录中删除了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的相关类别。 © Nian Shan / Greenpeace

版块三:行业动态

● 煤价涨至十个月新高 旺季上行动力不减[9]

据《经济参考报》消息,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45元/吨,环比上涨12元/吨。而截至7月6日,CCI5500动力煤价格报595元/吨,创近10月新高,较上期价格上调5元,较上月同期价格上调48元/吨或8.8%。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内贸煤炭市场展现旺季特征,供需的偏移使得环渤海港口动力煤价在短暂平稳过后,再次进入上行通道,预计7月上旬环渤海港口煤价将继续偏强运行。

● 财政部划拨清洁能源发展专项资金4.2亿元[10]

财政部7月初发布通知,下达清洁能源发展专项资金预算42330万元。据悉,清洁能源发展专项资金是通过中央一般公共预算安排,用于支持可再生能源、清洁化石能源以及化石能源清洁化利用等能源清洁开发利用的专项资金。财政部要求,有关省份财政厅(局)会同水利部门根据项目实际情况,将农村水电增效扩容改造中央财政补贴资金及时分解下达。同时,根据非常规天然气抽采利用情况,统筹使用非常规天然气补贴资金,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对相关企业非常规天然气抽采利用的日常管理,及时掌握有关企业非常规天然气抽采利用动态,确保非常规天然气抽采利用数据真实准确和补贴资金安全有效。

● 今年光伏发电项目国家补贴竞价结果出炉 补贴总额10亿元[11]

国家能源局近日公布了2020年光伏发电项目国家补贴竞价结果,拟将河北、内蒙古等15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434个项目纳入国家竞价补贴范围,总装机容量2596.7208万千瓦,相比2019年纳入竞价补贴范围的装机容量有所增加(2019年纳入竞价补贴范围的装机容量为2278.8642万千瓦)。

2020年中国纳入竞价补贴范围的光伏装机容量有所增加。© Zhiyong Fu / Greenpeace

● 日本宣布“原则上”不再支持海外燃煤电厂,但还是留下了“活口”[12]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日本政府已决定原则上停止为海外建设燃煤电厂提供融资和其他支持措施,以回应全球对其支持高碳能源项目的批评。然而,根据日本政府最新公布的基础设施出口战略,日本将继续支持高效的煤电厂(例如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的电厂,该技术比常规燃煤发电厂排放的二氧化碳少15%)。此外,由于新政策不适用于已经处于规划阶段的项目,所以目前已在进行中的三个大型煤炭项目——越南的Vung Ang 2,印尼的Indramayu和孟加拉国的Matarbari二期工程都将继续推进。国际环保组织表示,日本此次承诺确实是“向前迈出的一步”,但日本政府本应采取更彻底的禁令。

● IEA:可再生能源对于后疫情发展至关重要,亚洲地区任重而道远[13]

国际能源署(IEA)在6月18日发布的《可持续复苏》报告中概述了各国如何加快太阳能和风能等低碳电力的部署,增加清洁交通方式的使用并提高能源效率等问题。国际能源署称,每年投资1万亿美元,可在2021-2023年间实现全球经济增长提高1.1个百分点,在低收入国家创造900万个就业机会,并为2.7亿人提供电力。报告认为,如果IEA的计划得以实施,到2023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减少45亿吨。报告指出,虽然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了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但全球仍有130吉瓦在建的煤电产能和500吉瓦处于计划阶段的煤电产能,其中中国180吉瓦,印度100吉瓦,东南亚95吉瓦。尽管其中一些发电厂将因煤炭融资困难、可再生能源成本降低等原因被取消,但该报告强调,亚洲政客以及某些国家的商界领袖仍须进行重大的观念转变。

IEA:可再生能源对于后疫情发展至关重要,亚洲地区任重而道远。 © Vivek M. / Greenpeace

此项目已在北京取得临时活动备案

参考资料:

[1] http://www.pbc.gov.cn/tiaofasi/144941/144979/3941920/4052500/index.html

[2] 绿色和平根据CBI中国债券市场年报2016-2019年报告整理得出

[3] https://www.climatebonds.net/system/tdf/reports/2019_cbi_china_report_cn.pdf?file=1&type=node&id=47442&force=0

[4] https://www.everbright.com/zh-hans/news/%E5%85%89%E5%A4%A7%E2%80%9C%E4%B8%80%E5%B8%A6%E4%B8%80%E8%B7%AF%E2%80%9D%E7%BB%BF%E8%89%B2%E6%8A%95%E8%B5%84%E5%9F%BA%E9%87%91%E6%AD%A3%E5%BC%8F%E8%90%BD%E5%9C%B0%EF%BC%8C-%E9%A6%96%E6%9C%9F%E8%A7%84%E6%A8%A1100%E4%BA%BF%E5%85%83%EF%BC%8C%E5%85%89%E5%A4%A7%E7%B3%BBlp%E8%B5%84%E9%87%91%E5%8B%9F%E9%9B%86%E5%88%B0%E4%BD%8D

[5] http://money.people.com.cn/n1/2020/0716/c42877-31785646.html

[6] http://zfxxgk.nea.gov.cn/2020-06/24/c_139183620.htm

[7] http://www.nea.gov.cn/2020-06/29/c_139176953.htm

[8] http://www.pbc.gov.cn/tiaofasi/144941/144979/3941920/4052500/index.html

[9]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20-07/09/c_1126214720.htm

[10] 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20-07/01/5523237/files/0c7a5f88ea12412e9c17eeedb32be451.pdf

[11] http://www.ce.cn/cysc/ny/gdxw/202007/03/t20200703_35245030.shtml

[12] https://mp.weixin.qq.com/s/VmdW8cobMH03eoKV_5iWRQ

[13] https://mp.weixin.qq.com/s/yIdfxIUSas0-aNkv8NQiYA

点赞  
0

阅读数: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