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RA、美特斯邦威等快时尚品牌服装含有“环境激素”

2012年11月20日

时尚品牌把生产过程中的大量污染排放到生产国的河流里,通过食物链威胁更多人的健康。 © 绿色和平/王鸿林

 

“表面光鲜亮丽的时尚品牌在生产过程中却添加了大量有毒有害物质,潮流背后隐藏的是肮脏的污流,”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李一方说,“消费者购买这些产品,不仅让自己受到有毒有害物质的威胁,也加重了服装生产国的水污染问题。”

2012年4月,绿色和平在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购买了141件服装样品中,种类包含男装、女装、童装,款式包括牛仔、裤子、T恤、连衣裙和内衣等,其中大多数是在发展中国家生产。

检测结果显示,这些样品中,有89件被检测出环境激素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占到总样品数的三分之二,并几乎涉及全部品牌,且其浓度远远高于2011年绿色和平对于运动品牌服装的检测结果[1]。31件带有胶印图案的样品中有4件样品被检测出高浓度的环境激素邻苯二甲酸酯。另外大多数样品上都被检测出了多种不同种类的具有潜在危害的工业化学品。在中国生产的34件样品中,有毒有害物质的检出率高达70%.

“服装上的残留只是被使用在服装生产中的大量有毒有害物质的冰山一角,”李一方说,“这些大品牌把生产过程中的大量污染排放到生产国的河流里,通过食物链威胁更多人的健康。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NPE在纺织生产中广泛用于印染和水洗环节,被排放到环境中会迅速分解成毒性更强的环境激素壬基酚(NP)。壬基酚对水生生物有强烈毒性,能够干扰内分泌系统并影响生殖系统。同时还具有持久性,难以降解,可以通过食物链进行累积。邻苯二甲酸酯可以通过手口接触进入人体,具有生殖毒性,能够影响睾丸的发育,导致精子数量减少和雌性的不孕不育,对儿童和孕期妇女的威胁尤其值得重视。

全球目前每年生产约800亿件服装,相当于地球上每人每年11件服装,而这个数字因为快时尚潮流的兴起还在增加。李一方说:“随着ZARA、美特斯邦威等快时尚品牌的兴起,服装生产和销售的周期不断被压缩,因使用有毒有害物质而造成的生态影响也越来越大。作为这些品牌的主要生产地,中国无法承受这样的环境健康代价。”

中国是化学品生产和使用大国,联合国数据显示中国纺织行业使用了全球约50%的纺织化学品。然而,中国的化学品环境管理体系还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大量具有环境健康危害的化学品尚未受到有效监管。欧盟已于2006年颁布REACH法规,采用“预防性原则”对化学品进行管理,并逐步淘汰具有环境和健康危害的化学品。在欧盟,NPE已被禁止在纺织等行业使用,并立法淘汰四种邻苯二甲酸酯。但中国政府对于这些有毒有害物质在国内的使用和排放,还没有出台相应的规定。

绿色和平呼吁政府相关部门制定系统完善的化学品环境管理政策,尽早公开一个有毒有害物质的黑名单和淘汰时间表。同时要求ZARA和美特斯邦威等品牌尽快做出无毒承诺[2],切实迅速地淘汰有毒有害物质,并公开使用和排放的信息,接受公众的监督,以防止有毒有害物质在江河中的进一步蓄积,威胁环境和人类的健康。

 

媒体联络: 

关媛媛    绿色和平媒体主任       +86-10-6554 6931-123     +86-186 1198 0736

图片下载链接: 

ftp://gpea_photo_for_media:gpea@202.152.178.205

《潮流•污流》报告下载链接: 

http://www.greenpeace.org/china/zh/publications/reports/toxics/2012/toxic-thread/

 


[1] 2011年8月,绿色和平《毒隐于衣 — 全球品牌服装的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报告指出,阿迪达斯、李宁、耐克、Calvin Klein、匡威、G-Star RAW、H&M、Kappa、鳄鱼、Abercombie & Fitch、彪马、Ralph Lauren、优衣库和雅戈尔等品牌的产品中含有“环境激素”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

[2] 在绿色和平的推动下,目前全球已经有阿迪达斯、耐克、李宁、彪马、H&M、C&A、M&S七家品牌做出承诺在2020年前淘汰在产品和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所有有毒有害物质。他们于2011年11月发布《实现有毒有害物质零排放的共同路线图》。http://www.roadmaptozero.com/

点赞  
0

阅读数: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