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温下的战疫,关注面临气候风险的身边人

2020年06月23日

从北京新发地扩散的新冠疫情持续发酵。6月16日,北京正式将突发公共卫生应急响应从三级调至二级。从11日通报的第一例病例至今不到一周时间,北京疫情防控形势急转直下,从之前的“连续56天无本地新增病例”到如今防控升级,现实给憧憬着2020年下半场的北京市民泼了一盆冷水。

不对,泼的是一盆热水。

6月3日,北京迎来今年首个高温天,日最高气温达到35℃。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首个高温日的出现较常年平均的6月10日偏早了7天。

就在疫情发生后,6月15日起北京又进入了一个高温周。根据中国天气网的气象预报,北京在本周的7天内或将有5天出现高温,日最高气温将保持在35-36℃,天气以晴天或多云为主,紫外线很强,体感炎热。

于是,我们看到了众多在烈日下身穿全套密闭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与社区工作者的身影。

2020年6月15日,在北京市丰台区新村街道的一处临时改造成为一个核酸检测采样点。工作人员全副武装在烈日下消毒。© 北京青年报 付丁/人民视觉

汗水打湿了工作人员的头发。© 北京青年报 付丁/人民视觉

北京丰台区一处咽拭子样本采集点,轮换下来的工作人员抓紧补水。© 北京青年报 付丁/人民视觉

6月16日,海淀区玉泉东市场附近一小区,居民快递由穿着防护服东专人对接送入小区。© 新京报记者郑新洽

普通人在大热天戴着医用口罩都略感呼吸困难,很难想象这些防疫医护人员是如何经受高温暴晒与防护服的双重煎熬。

与此同时,他们还要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核酸检测与社区排查工作。据媒体报道,6月13日以来,北京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已完成35.6万人,可见工作量之大。

不得不佩服防疫人员的坚守与付出。

新冠疫情+高温热浪:难上加难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发表过“病毒一般会在4月份消失,高温会杀死这类病毒”的言论。然而高温似乎并未立即遏制疫情的发展。美国确诊数突破了两百万,即便今年很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研究显示,2020年的前四个月的平均温度为有记录以来第二高,比强厄尔尼诺年2016年仅低0.07摄氏度。2020年有约69%的可能性成为有历史纪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即使不是最热,也有99.9%的可能性成为最热的五年之一。

温度升高非但杀不死病毒,更要命的是,高温可能会增加抗击新冠疫情的难度。

首先,极端高温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加剧医疗系统的负担。

世卫组织指出,暴露于极端高温风险的人口数量正在快速增长,在全球气候变化背景下这一健康威胁还在不断加剧。极端高温不仅会导致中暑,也会使得心血管、呼吸道、脑血管及糖尿病等慢性疾病恶化,由此导致高温热浪期间相关的死亡病例增多,已成为非意外死亡的重要诱发因素。

有专家研究了上海市2013-2015年间5次高温热浪事件,数据表明高温热浪导致全人群非意外死亡风险增加8.78%,其中男性增加11.06%,女性增加6.83%,同时因循环系统疾病与冠心病死亡的风险分别增加9.16%和15.83%。

其次,对于老年人与慢性病患者来说,他们既是新冠肺炎的高危人群,也是高温热浪的高风险人群,两者叠加导致的健康风险极高。同时,自我隔离增加了高温相关疾病和死亡的风险,尤其对于老年人、独居残疾人、以及无法准确采取防护措施的精神疾病患者。

对于医护工作者来说,高温天气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难度与强度,也就是我们上面看到的情况。而在这种高温工作条件中,医护工作者需要更频繁地轮岗,以及更换防护服,这会增加暴露在病毒中的风险。更不要说有防疫人员因中暑而病倒的情况。

2020年6月16日,北京,西城区在大观园公园南门广场设立一处核酸检测点,一名刚换班的工作人员在脱隔离服,里面的衣服已被汗水湿透。© 于志强/人民视觉

世界气象组织在5月26日呼吁各国预先采取措施,在入夏前加强协调和改进高温预警机制、完善预案,医护人员注意防范高温条件下穿戴防护用具面临的中暑风险,以更好地应对高温天气和疫情的叠加。

另外,在一些制冷设施不普及的地区,人们可能会因室内温度较高而选择到户外乘凉聚集,或长时间聚集和停留在有空调的公共空间,从而增加病毒传染几率。

户外工作者同样经受高温、暴雨等气候风险

防疫工作的背后,还有包括快递员、外卖员、交警以及清洁工等户外工作者在支持着我们在疫情期间日常生活的正常运转。

还记得疫情初期大家都封闭在家的日子,许多人的防疫物资、生鲜食材与生活必需品,甚至改善伙食的需求都依赖于快递与外卖。

如今北京疫情反复,超市和饭店肯定要少去了,对快递和外卖的需求又会增加。

下午两点气温最高的时刻,空旷的光华路大街上仅有快递和外卖小哥仍在通勤劳动。© Greenpeace/Yan Tu

午后订单较少的时刻,外卖员在荫凉处聚集休息;疫情期间全天候佩戴的口罩在他们的脸上都留下了显著的黑白分界。© Greenpeace/Yan Tu

配送的间歇,外卖员在路边抓紧时间补水。© Greenpeace/Yan Tu

不过对于外卖员与快递员来说,订单增多的同时,遭遇气候风险的可能性也会提高,特别是极端高温与暴雨导致的城市内涝。

高温天与暴雨天都会让外卖订单增多,外卖员要在顶着高温走街串巷,送餐可能还要爬几层楼;暴雨天更加艰难,路面积水让送餐时间倍增,退单与投诉也可能增多,甚至会遇到威胁安全的极端情况。 

你这两天可能在网上看到过“外卖被暴雨冲走”“外卖小哥暴雨中救车”等新闻,这都是像外卖员这样的户外工作者可能遇到的极端天气与气候风险。 

同样的情况适用于交警、环卫与社区工作者们,长时间的户外工作将他们暴露在高温与暴雨等气候风险中。

气候变化的大背景,叠加新冠疫情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对我们习以为常的城市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在这个非常时期,我们需要更多把目光转移到对这些暴露在气候风险下人群的现实关怀。

在高温战疫的同时,为医护人员、社区人员与志愿者创造舒适一些的工作环境,例如在韩国推行的“防中暑核酸检测亭”,不仅自带空调,也让核酸检测更节省时间(中国周刊微博)。同时要注意按时轮岗休息,防疫人员需要更加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尤其是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

对于普通人来说,减少外出集聚就是为抗疫做出的最大贡献,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减少他们的工作量。了解气候风险,及时查收极端天气预警信息,和我们一起,关注气候风险,关注面临气候风险的身边人。

此项目已在北京获得临时活动备案

参考资料:

[1] 中国天气网, 35.1℃!北京今年首个高温日到 大数据显示高温出现越来越早https://mp.weixin.qq.com/s/b9rzmyKfQEi03WLn_7exIQ

[2] 中国天气网,37℃!北京“高温周”火热开启 本周或将遭5天高温http://news.weather.com.cn/2020/06/3342269.shtml

[3] NOAA, NCEI, Assessing the Global Climate in April 2020 https://www.ncei.noaa.gov/news/global-climate-202004

[4] NOAA 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State of the Climate: Global Climate Report for April 2020, published online May 2020, retrieved on June 8, 2020 from https://www.ncdc.noaa.gov/sotc/global/202004/supplemental/page-2.

[5] WHO, Information and public health advice: heat and health, https://www.who.int/globalchange/publications/heat-and-health/en/

[6] 许丹丹,班婕,陈晨等,2017,2013-2015年上海市高温热浪事件对人群死亡风险的影响,环境与健康杂志,Vol.34(11): pp.991-995

[7] WMO, Global partnership urges stronger preparation for hot weather during COVID-19 https://public.wmo.int/en/media/news/global-partnership-urges-stronger-preparation-hot-weather-during-covid-19

[8] 中国周刊微博:高温下如何做核酸检测?#韩国推防中暑核酸检测亭# https://m.weibo.cn/1578839965/4517171050589708

点赞  
0

阅读数: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