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裤的背面:纺织行业污染重镇2010-2014

2016年04月25日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有超过50,000家纺织工厂。其中纺织生产和出口主要集中在东部和东南部的沿海地区,包括广东、浙江、江苏、上海和山东。

印染等湿法处理工序,是整个纺织生产中污染最大、用水最多的步骤。2010至2014年四年间,绿色和平有一个调查小组,长期关注包括广东新塘在内的中国印染行业对环境的污染、对周边居民的健康影响,以及纺织行业工人的生存现状。

绿色和平希望通过这些调查,推动政府从生产源头管控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和排放,加强工厂有毒有害化学品信息登记和公开工作;并促使国际时尚品牌在供应链中停止使用有毒有害物质,并公开排污信息;也期望消费者的广泛关注,能够从消费端促进生产端的积极改变。这样,时尚与印染行业所带来的健康破坏和环境污染,才有可能被修补和根治。

4月底有一篇@李小丢的《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刷爆了朋友圈,里面提到的德国纪录片《牛仔裤的代价》,是基于绿色和平2010年在广东省新塘镇所做的调查。

1 2 3

- 2010年调查摘要下载地址: 《时尚污染 - 两个中国纺织专业镇环境调查》

  • 广东新塘:牛仔裤的代价

4

2010年8月,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在新塘镇大敦村一条被污染的排水沟取泥样。这里的村民说,污染严重时,河水成了毒水,气味恶臭,如果不小心接触到皮肤还会发痒甚至溃烂。

绿色和平人员在新塘和谷饶两地随机选取11个地点,采集包括水和底泥在内的21个样本送交第三方独立实验室检测,在17个样本中都 发现了重金属。新塘的三个底泥样本中重金属铅、铜和镉的含量均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中的镉超标128倍,而一个水样的pH值更高达11.95。

5

6 7

牛仔业的污染,当地人已经见识;但是外来打工人员和下游民众,则往往成为不知情的受害者。

(看到有人提及 @李小丢 文章中有一张Google卫星图,在这里介绍一下那张卫星图的来龙去脉:新塘自上世纪80年代兴起牛仔服装行业,卫星图拍的是2003年的大敦村。当地由于民意强烈,漂染洗水厂从2006年陆续关闭和迁移,搬到新塘西边的西洲村。西洲村的民意,可以参考本问题下的另一个知友的回答。)

8

  • 浙江:Levis,CK供应商污染钱塘江

除了广东新塘镇,浙江绍兴县也以纺织业而闻名,是一座“建在布匹上的城市”。绍兴县的印染产能约占全国的30%。

2011年,绍兴市共有70个地表水环境监测市控断面,其中未能满足水域功能要求的断面占51.7%。 绍兴县县长也曾经坦言,长期以来,绍兴县的印染行业“既印美了白布,也染黑了清水”。

2012年12月04日,绿色和平发布调查报告《潮流.污流:纺织名城污染纪实》。浙江省绍兴县和杭州市萧山区两个以纺织印染工业为主的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排放的污水中,检测出多种具有生殖毒性和致癌性的有毒有害物质。使用这两家污水处理厂处理和排放污水的企业包括Levi’s、Calvin Klein等数十家国际服装品牌的供应商。

9

10

在滨海工业区的巨大排污管西北方向约4公里处,钱塘江的同一侧岸边,污水正在往外涌出,形成一个直径约50米的巨大“黑色漩涡”,黑色的污水直接流进钱塘江。在“黑色漩涡”旁边找不到任何标志说明这些污水的来源。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得知,这些污水来自于不远处的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位于杭州市萧山区的临江工业园区内)。

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处理临江工业园区的绝大部分企业的污水、江东工业园的污水以及周边11个镇的生活污水。 临江工业园区位于杭州市萧山区,拥有纺织印染服装、机械汽配汽车、新型建材等的优势产业。 临江工业园区内的绝大部分工厂的污水都由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 由此可知园区内大部分纺织印染工厂的污水也是由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处理的。

江东工业园,同样位于杭州市萧山区,拥有机械、轻工纺织、电子信息和新材料等重点产业。 江东工业园的污水也全部由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处理。

绿色和平在2012年5月28日对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排出污水形成的巨大“黑色漩涡”进行了取样。污水中有相当比例都是源于纺织印染工厂产生的污水。

主要发现——

• 一系列氯代苯胺,和绍兴滨海工业区的结果类似。此处发现的一些氯代苯胺中具有致癌性。 其中包括中国(及其他国家)法律明令禁止残留在纺织品上的致癌芳香胺(由于使用可分解出致癌芳香胺的偶氮染料导致)。

• 一种全氟化合物(PFC),全氟辛酸(PFOA),浓度与在绍兴滨海工业区采集的样品的浓度相近。除此之外,还发现了另外三种全氟化合物, 虽然其浓度低于通常报道的工业和市政污水中的值。

• 氯代硝基苯(CNBs)以及硝基苯,两类物质都是有毒的工业化学品,有较广泛的应用范围,其中包括染料的生产。染料生产中用到的氯代硝基苯的一些衍生物,以及硝基苯都对动物有致癌作用,并可能对人类也致癌。

• 一系列氯苯(三种二氯苯以及痕量的三氯苯和五氯苯),均为公认的有毒有害物质,应用于纺织和其他工业的生产中。

  • 印染行业受害者和工人生存现状

11 12 13

浙江绍兴的滨海工业区以印染为主要产业,是浙江省最大的工业区之一。这里的印染工厂普遍都是24小时不间断作业。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一天2班倒,没有休息日。

14

三江村位于绍兴越秀区袍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北部,是一座紧靠曹蛾江的古城,现居住村民2500多人,是癌症高发地段。胃癌、食道癌、血癌、肺癌等呼吸道和消化道癌症发病率很高。村里没有治疗癌症的医疗条件,也没有健全的医疗保险,所以村民得病之后,往往只能在家中等死。沿江而建有几十家化纤厂、印染厂、皮鞋厂和垃圾厂等,水质非常差,靠江却没水吃,空气也很糟糕,村民的投诉往往石沉大海,所以一旦生了病,就只能自己去扛。很多村民希望能离开这个村,或是尽力把孩子送出村去读书。

15

浙江 绍兴 滨海工业园区一家印染厂,颜料配制车间,车间内化学品臭味严重,工人佩戴着简易防毒面具在操作。这个工种很多都是男工,女工受不了印染过程巨大的工作量,也会担心在印染中接触到的化学品会对她们的生育有影响。即使是有女工,工厂也多会招进来生过孩子的外地女工。

  • 不仅仅是牛仔裤:环境激素在衣服上残留

2011年8月23日,绿色和平公布了《毒隐于衣-全球品牌服装的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多个知名品牌的服装中含有“环境激素”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

作者:蔡小圆

链接:http://zhuanlan.zhihu.com/p/2079063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年4月至5月间,绿色和平”在中国、英国、阿根廷等全球18个国家采购了15个服装品牌的78件样品,其中包括运动服装、休闲服装及鞋类。这些样品的产地涉及中国、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泰国等13个纺织品生产国。“绿色和平”将这些样品送至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结果表明,包括阿迪达斯、李宁等在内的2/3的样品被检测出含有NPE。

NPE是人造化学物质,通常被作为纺织品表面活性剂使用。一旦NPE进入水中,就会分解为具有持久性并且会干扰内分泌系统的NP。由于担心其危险性,一些国家和地区比如欧盟已经限制其使用有近20年。

2012年11月20日,绿色和平再次发布《潮流.污流:全球时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报告,指出ZARA、美特斯邦威等20个[i]国际国内知名时尚品牌的服装[ii]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多种有毒有害物质,并最终将其残留在产品中。绿色和平要求这些品牌立即承诺淘汰和消除其供应链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

2014年1月14日,绿色和平发布《童流河污:全球品牌童装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参与检测的样品是于2013年5月份至6月份期间,分别在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采购的82件儿童与婴幼儿服饰样品,样品产地涉及中国等12个国家,共12个品牌都检出有毒有害物质。

调查指出:博柏利(Burberry)、阿迪达斯 (Adidas) 和迪斯尼 (Disney)等12个国际知名品牌的童装全部被检测出有毒有害物质,其中超三分之一产自中国。绿色和平再次要求这些品牌立即消除其供应链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

在这次抽查中,NPE残留超过1000毫克/千克的样品有3件,包括迪斯尼的童裙(TX13040)(3900毫克/千克);C&A的童鞋 (TX13030)(17000毫克/千克)、与American Apparel的婴儿连体衣 (TX13015)(2000毫克/千克)。另外Burberry的T恤(TX13025)也检测出780毫克/千克的NPE残留。

包括adidas和Nike在内的国际知名品牌虽然已经在网站上公开化学物质管理政策,但并不完备,仍欠缺实际可行的详细计划、也拒绝向消费者公开其供货商排放有毒有害物质的信息。

附:《毒隐于衣-全球品牌服装的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中的样品

16

作者:蔡小圆

链接:http://zhuanlan.zhihu.com/p/2079063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 时尚品牌的责任

可以想象,滨海和临江工业园区内的纺织工厂,及其它使用这两个集中式污水处理厂[i]的纺织工厂,是许多服装品牌的供应商,其中包括许多国际国内的知名品牌如Zara、Levi’s、Esprit、Calvin Klein[ii]等。在这些品牌中,除了个别品牌主动向公众公开了它们在全世界各地的供应商名单之外,大部分品牌都选择不让外界知晓这一基本信息。而即便是那些主动公开其供应商的品牌,集中式污水处理厂的存在也让任何排放出来的有毒有害物质无踪可寻,除非它们的供应商主动公开其排污信息。

  • 政府的责任

各国政府需要在预防性原则的基础上制定相关政策,并承诺在一代人的时间里全面消除所有有毒有害物质,实现有毒有害物质的零排放。这一政策应包括一系列防范性措施,即通过避免生产和使用有毒有害物质来消除污染;还应该以替代原则为核心,通过寻找更安全的替代品来逐步替代有毒有害物质;并引入“生产者责任制”以促进产品创新和有毒有害物质的淘汰;还应该有包含明确目标和时间表的具体执行计划和替代技术。

如此制定的化学品管理政策需要包括一份根据化学物质的固有属性制定的详尽的、定期更新的优先有毒有害物质黑名单,并包含清晰的淘汰日期。

尽管绿色和平的调查关注的是纺织行业,但其他工业中有毒有害物质的生产和使用同样应该受到重视。中国政府应当尽快制定全面的化学品管理政策,对有毒有害物质进行管控并最终消除。随着对有毒有害物质研究信息的不断更新,法律手段也应该持续跟进,以改进企业对化学品的管理。这同时也能让那些更安全的替代品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在商业中取得先机。

从“生产者责任制”开始,制定全面的化学品管理政策框架时不我待。这样做是为了阻止有毒有害物质不断被排入自然环境,危害生态环境、人民健康和生活;以及避免在未来陷入困难重重且耗资巨大的污染清理工作。去年的天津塘沽危化品仓库爆炸和近期引发广泛关注的常州外国语学校化工毒地污染,都是由危化品管理不当引发的。

在《危险化学品环境管理登记办法(试行)》在2013年3月1日实施以后,生产商在其“重点环境管理危险化学品释放与转移报告表”中所提供的信息(根据《危险化学品环境管理登记办法(试行)》第20条[i]所要求),应当被置入一个统一的政府数据库,并向公众公开(与美国“有毒物质排放清单”类似),或通过一些其他的公众平台,如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发布的水污染地图[ii],来让公众获取。除了上述的污染物排放的登记及信息公开外,污染排放地点也需要被清晰标明并经过实地确认。[iii]

把工厂放置在有集中式污水处理厂的工业园区内,对某些污染物的处理来说,是一种便利的解决方案;但对于那些无法在处理工艺中完全降解的有毒有害物质来说却不是。例如在这份报告中提及的在纺织业广泛应用的一些有毒有害物质,在释放到环境中后会持续存在很长时间。

因此对那些已经位于工业园区的工厂来说,要求每一家工厂在把废水汇入集中式污水处理厂之前,具体列出所排放的每种有毒有害物质的信息(而不仅仅是污水排放许可当中列出的几种)就变得迫在眉睫。这些信息同时也需要通过简便可信的公共平台(例如互联网)向公众公开,特别是向当地的居民。只要有毒有害物质被使用或排放,就需要制定相关的淘汰计划。

[i]http://www.mep.gov.cn/gkml/hbb/bl/201210/t20121016_238481.htm

[ii]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水污染地图,http://www.ipe.org.cn/

[iii]须标明企业及排污点的详细位置信息,以及使用此污水处理设施的企业的详细信息,并说明其在何处以何种形式把其污水排放到此污水处理设施,做到有踪可循。

点赞  
0

阅读数:23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