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4处脆弱海洋生态系统将得到特别保护

2018年07月20日

北京 2018年7月19日 绿色和平在2018年1月的南极考察中,通过载人潜水器潜入南极海底,识别出了4个“脆弱的海洋生态系统(Vulnerable Marine Ecosystems,简称VMEs)”地点。目前,对这4个VME地点进行特别保护的建议已得到一组国际南极科学家的赞同。

此次新发现的VME地点位于南极海峡和南极半岛沿岸的杰拉许海峡(Gerlache Strait)。这些证据于上周在英国剑桥提交给了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的一个科学家工作组,而这一工作组将在10月份的CCAMLR会议上对这些证据做正式注册。经过这一流程,每一个地点周围半径一海里的海洋将作为保护区域,其中的生态系统也将得到直接的保护。

这项研究由来自美国加州科学院的南极生物学家苏珊娜·洛克哈特(Susanne Lockhart)博士主持开展,她于2018年1月随绿色和平 “极地曙光号”巡航船前往南极,并乘坐载人潜水器潜入南极海底开展科学考察,用影像记录下当地稀有和脆弱的物种。

绿色和平于2017年底发起“守护南极”项目,旨在呼吁在南极建立一个大规模的海洋保护区网络,其中包括一个面积达180万平方公里的南极海洋保护区;如果建成,它将成为地球上最大的保护区。

“这些地点能得到保护,我感到非常地开心和兴奋。这次考察收集到的视频资料中充满了罕见且鲜为人知的生物,这是保护南极海洋最有力的证据。过去几个月我一直在研究这些视频资料,我被送入了无数个‘研究之洞’中,这种体验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

“南极大陆周围的海床确实是一个生物多样性的‘仙境’,但由于过度捕捞和气候变化的综合影响,它面临着严重的风险。在失去我们所拥有的、甚至还不为人类所知的生物之前,我们需要保护这个神奇的地方。这4个新发现的地点现在可以用来为加强南极海洋保护提供科学支持,这给了我很大的满足感。”苏珊娜·洛克哈特博士说。

“绿色和平参与这种至关重要的科学工作是一种荣幸。在这些五彩缤纷的、陌生的海底景观中,我们看到的生物多样性是令人惊叹的。更让人高兴的是,因为我们的工作,它们即将得到更好的保护。我们对这些人迹罕至的水域知之甚少,在破坏甚至摧毁这个我们还没有机会研究的生态系统之前,我们有必要尽快采取预防性措施保护它们。我们的发现对证明为什么需要在南极建立海洋保护区网络积累了越来越多的证据,”绿色和平的海洋生物学家约翰·霍瑟瓦尔(John Hocevar)说。约翰在科考期间负责驾驶潜水器,并与洛克哈特博士共同撰写了这份报告。

洛克哈特博士分析了这些鲜为人知的南极海底生态系统的图像,并将其作为建议保护该地点的证据。目前对南极水域VMEs的识别主要用于研究目的,作为南极生物学家,洛克哈特博士负责其中3/4水域的识别工作。

上周,绿色和平在剑桥举行了主题为“南极360°”的活动,洛克哈特博士也与奥斯卡获奖演员哈维尔·巴登一起参加了这一活动,向公众介绍了她的研究以及南极海洋保护的必要性。哈维尔与洛克哈特博士曾同期前往南极,并一起探索了南极海底。

绿色和平南极大使哈维尔·巴登说:“我很幸运地目睹了南极令人惊叹的野生动物和景观。人类的足迹沉重地压在了我们共同的星球上,但今年我们有机会创造一个广阔的南极海洋保护区,为后代保护这片迷人的荒野。我与170万人一同呼吁政府保护南极。”

 

附注:

关于南极海底影像以及洛克哈特博士和哈维尔·巴登的图片和视频材料,请见此处.

南极海底潜水科考期间收集的物种样本,请见此处.

2018年1月至3月,绿色和平在南极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南极考察,并以此为基础呼吁建立一个180万平方公里的南极海洋保护区。该项目目前得到了全球170多万人的支持。最后的决议将于2018年10月由南极海洋委员会(CCAMLR)做出。

苏珊娜·洛克哈特博士致力于南极底栖生物的研究,同时也是美国加州科学院的副研究员。

约翰·霍瑟瓦尔是绿色和平美国办公室的海洋生物学家、潜水器驾驶员和海洋项目总监。

 

媒体联络

徐腾飞,绿色和平传播与公众互动部传播主任,xu.tengfei@greenpeace.org, +86 186 0127 7872

点赞  
3

阅读数: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