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总干事库米·奈都登上凯恩能源钻井平台

2011年06月18日

当地时间6月17日清晨,绿色和平总干事库米·奈都亲自登上了凯恩能源位于格陵兰海岸附近的北极石油钻井,向凯恩能源公司递交5万人签署的请愿书,并呼吁停止对北极的石油开采。

就在库米攀爬30米高的梯子时,钻井平台的运营者从平台上用高压水炮将冰冷的水流喷射直下,试图阻止库米登上平台。

然而,尽管浑身湿透,寒冷刺骨,库米还是成功攀上了平台,向运营者递交了5万人签署的请愿书,要求凯恩能源立刻停止钻井作业,离开北极。

在最后一次同"希望"号的无线电通信中,奈都先生说:“我现在好象是被捕了。他们说我会被带去格陵兰,但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北极的石油开采是我们这个时代中的一场决定性环境战役。我是一个非洲人,但我深切地关心这里发生的一切。北极海域冰盖的迅速消融是对我们所有人发出的严重警告,因此,没有什么比凯恩这样的公司,将警告视为开采化石燃料的机遇更加疯狂了。因为化石燃料正是造成气候变化这个烂摊子的罪魁祸首。我们必须设立底线,并加以拒绝。现在,在北极的海冰上,我正在设立这条底线。”

上午6点30分,绿色和平组织总干事库米·奈都已经越过了隔离区,并准备登上格陵兰海岸120公里外的一座富有争议的北极石油钻井平台。

上午6点45分,库米·奈都搭乘的充气快艇从绿色和平组织的船舰"希望号"出发,在避开钻井周围巡航数周之久的丹麦海军军舰后,将库米运送到了钻井的基座。随后,库米通过平台巨大支柱外侧30米高梯子,登上了钻井平台。

在离开绿色和平船舰"希望"号之前,他将此行的目的告诉了我们:

离开格陵兰海岸,在一艘小船中度过寒冷匆忙的旅程,来到'希望"号之后,我又要在第一时间准备离开,登上凯恩能源的钻井平台“雷夫·埃里克森”(Leiv Eiriksson)了。

在一名同伴的陪同下,我将会追寻两周之前,先于我出发的20位绿色和平运动者的脚步。他们团结一致,阻止了凯恩能源不计后果,对北极这里深海石油的开采,总共长达5天之久。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监狱中度过了差不多两周的时间,而且因为他们带来的麻烦被驱逐出境。

凯恩能源的反应,是试图通过对绿色和平组织的大规模法律诉讼,让和平抗议噤声。在诉讼中,他们要求我们为阻止他们的石油开采作业支付每天200万欧元的赔偿。然而,尽管高价雇用了一支律师组成的小型“军队”,但法庭不是凯恩的天下。法官判决的赔偿金,要远远少于他们的要求;而且法官还质问凯恩,为什么不将我们要求的石油泄漏责任计划书公布于众。

什么是泄漏责任计划书?这是石油公司必须制定的一份文档,解释如何清理泄漏的石油。计划书大多面向公众,但凯恩却将它隐藏了起来。为什么?因为据专家介绍,清理北极的石油泄漏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公布计划书也会将凯恩能源上没有可靠计划的真相大白天下。

我们曾通过电话、传真、电子邮件、访问公司在英国的总部,以及最后,我们的18名代表登上钻井平台的方式,多次对凯恩的石油泄漏计划书作出要求。凯恩则声称,格陵兰当局不会允许公司发布泄漏计划书,但绿色和平组织从法律顾问处得到澄清,即凯恩能源如果愿意,就能非常容易地将计划公布出来。这是标准的行业惯例。

凯恩将计划书保守成为了秘密,是因为它知道,计划的价值还不如书写计划使用的纸张。凯恩对格陵兰的人民隐藏了计划书,而后者的实际经济却以渔业和清洁的环境为依托。凯恩对绿色和平组织隐藏了计划书,是因为它知道,泄漏无法清理干净。凯恩向它的投资者隐藏了计划书,是因为如果他们完全知晓了风险程度,便会对投资考虑再三。

在最后的审理中,法院确实作出了如下裁决:绿色和平组织有法律责任为我们在未来对凯恩钻井的干涉支付每天5万欧元的赔偿。这个裁决远远低于凯恩的要求,但总体来说,数目依然可观。

我这里有5万人的姓名,他们向凯恩发去了电子邮件,要求凯恩公布泄漏责任计划书。我即将登上钻井平台,将5万人的姓名,联通同我要求凯恩离开北极的个人呼吁一起递交出去。

对我来说,这是我们时代中的一场决定性环境战役,这是以理智的名义,向那些将北极海冰消融视作获利机遇人们的疯狂举动的斗争。随着海冰的消退,石油公司想要在那里设立钻井平台开采化石燃料。而化石燃料,正是将我们拖入这个烂摊子的罪魁祸首。

化石燃料导致的气候变化已经导致了数百万人的生活痛苦艰难。我在我的故乡非洲亲眼见到了这点。而且如果我们不能戒断对石油的依赖,事情只会变得更加糟糕。

我们必须设立底线,而且我们要在此时此地设立这条底线。

北极石油热对于气候,对于如此美丽却又脆弱的北极,对于我们对别无选择的更加美好未来的希望,都是严重的威胁。因此,我自愿来到这个钻井平台,背后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我要去发出我的呼吁,去呼吁停止这种危险的北极石油开采。

凯恩有东西隐瞒,他们不敢公布自己清理北极这里泄漏石油的计划,而且原因是清理北极的泄漏石油根本不可能做到。我要登上那座钻井平台,将已经向他们发去电子邮件,要求他们公布计划书的5万人的姓名递交给他们。而且除非亲手拿到计划书,我决不离开。

感谢东西网志愿者协助翻译本文

点赞  
0

阅读数: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