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气候法案——是突破还是妥协

2009年09月01日

上周五,美国众议院以微弱优势通过了《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这部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限制了其温室气体排放的法案,对改变美国能源结构意义重大。但其内容和力度却在美国国内的利益博弈中越变越弱,并且使得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再次陷入困境。

26日的众议院会议上,这部《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最终以219票对212票涉险过关,其中有44位民主党议员投了反对票,只有8位共和党议员投了赞成票,还有几十位民主党议员逃了票。

投票前,众议院就这部法案展开了激励的辩论。《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要求美国以2005年排放水平为基准,到2020年将其温室气体排放减少17%,到2050年减少83%。

支持者认为,这部法案将在美国掀起绿色“能源革命”,并创造成千上万新的绿领就业机会,同时帮助美国摆脱对外国石油的依赖。

反对者称这部法案为变相的“能源税”,会影响到每个美国人的生活,特别是增加在能源方面的开销。同时认为,即便可以创造一些新的就业机会,但这部法案会令美国经济发展成本上升,从而导致更多的现有工作岗位的失去。

其实不管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或多或少都能意识到美国目前能源使用状况的不可持续性。从长远来说,改革势在必行,但各方也试图在这个过程中保护其自身利益不受损害。正因如此,很多议员不顾自己党派的利益,为其所代表的行业、地区利益说话,导致这部法案的通过困难重重。

最后关头,奥巴马更是本人出马,频频给民主党议员打游说电话。国务卿希拉里和前副总统戈尔也来助阵,才确保了法案在众议院的过关。接下来,这部法案将进入到参议院的审议程序,可以预见,这将是另外一场硬仗。

为了法案的通过,各方不得不做出妥协,使得这部法案在内容和力度上,都与先前的期望相去甚远。2020年的减排量才达到2005年水平的17%(相当于1990年水平的4%),这与欧盟和发展中国家对美国在1990年基准上减排25-40%的期望明显不在同一水平。

同时,《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将建立起一个限制排放与交易许可机制(cap and trade),而这个市场机制运作成功的关键就是取何种方式来发放排放额。之前奥巴马在竞选时,曾经提出要将全部的排放额由拍卖的方法来进行分配,这样既可以提高企业排放成本,也可以增加一笔相当可观的财政收入,再投资到绿色能源体系的建设中去。但是在强大的石油、煤炭及其他高能耗行业游说压力下,目前的法案已经将85%的排放额度免费发放给企业,这无疑严重影响了该法案限制排放的力度。

面对这部兑了水的法案,美国的环保组织也被分成了两派。一派觉得要接受目前美国国内的政治现实,这稿法案已经是现阶段可以取得的最好成绩。在年底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大会之前,先在美国通过相关立法,以避免《京都议定书》的历史重演。1997年,克林顿在国际上签署了《京都议定书》,但后来美国国内拒绝批准该国际协议,使得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在没有最大责任国美国的参与下艰难走过了8个年头。

但另一些环保组织,包括绿色和平、地球之友等,则表示没有办法支持这么弱的一份法案,要求奥巴马运用总统职权,重新提出符合气候科学要求的美国减排方案。毕竟,没有强有力的美国承诺,哥本哈根又将何去何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势必再次陷入困境。

——杨爱伦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

2009年7月1日刊登于21世纪网


相关阅读:

奥巴马 拯救气候与经济的双重使命

风能开放日 永远开放的清洁能源

点赞  
0

阅读数: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