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能源——中美竞争的新焦点

2010年08月13日

早在上世纪70年代,第一次全球石油危机爆发的时候,全世界开始正视这样一个事实:现代工业文明的发展完全依赖于数量有限并会造成环境污染的化石能源(煤 炭、石油等)。那个时候,在德国、美国等国家,人们开始发展新型的可再生能源,首次实现了利用大自然赋予我们的风能、太阳能、潮汐能来发电的梦想。世界各 国的政府也纷纷开始为清洁能源的未来进行投资。但是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石油的价格回落了,人们又回来了旧的能源模式中。

最近20年,由于受到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的威胁,以及对能源安全问题的担忧,可再生能源卷土重来,再次蓬勃发展。同时,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用更“聪明”的方法和技术来使用能源,也成为构建绿色清洁能源体系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

特别是随着人们对气候变化的严峻后果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全世界已经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碳排放受限制的时代,依赖化石能源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不可持续。哪个国家的能源结构能够以最清洁、有效的方式为其经济发展提供动力,哪个国家就能在国际竞争中占有优势。这种新的国际竞争模式对于全世界最大的两个碳排放国——中国和美国——的意义非比寻常。

气候变化改变游戏规则

奥巴马上台后,气候变化已迅速成为中美关系的焦点,特别是在今年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大会这个背景下。从年初至今,已有多位美国高官访华,从国务卿希拉里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到参议院高官约翰•克里,再到财政部长盖特纳,来访的首要议题都定为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合作。

随着对气候变化的科学认识的进一步加深,全世界公众对采取积极措施,应对气候变化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这无疑对各国政府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除了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采取减排行动,从源头上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是最根本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由于燃烧煤炭、石油等的化石能源所释放的温室气体是导致气候变化的最主要成因,大力发展清洁绿色能源是减少排放、遏制气候变化的唯一途径,而其中大规模使用绿色能源技术是关键。

事实上,外交上的决心离不开技术实力的支持,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程度也与其在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实力是密切相关的。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欧盟一直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导力量,这与其从很早就开始投资绿色能源的发展,并在这一领域处于世界前列是分不开的。这些清洁能源技术不光可以帮助本国保护环境、控制污染,在全球减排的共识中,还会为其他国家所需要,成为出口新增长点。

布什执政的八年,虽然在国际气候谈判中极不合作,导致全球减排努力举步为艰,但对其国内的绿色能源技术研发还是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虽然在大污染企业的游说下,这些研发努力的效果被打了折扣,但还是在能源储存等方面取得了相当的成果。

而那些没有能认清“绿色就是竞争力”的行业却已经开始不得不吞咽其短视的后果。最好的例子就是美国的汽车行业,在全世界都开始大力研发高效能环保型汽车的时候,还是一味的追求美国式的大排量车型。石油价格高企、排放受限等因素也是美国汽车业陷入面前的困境的重要原因。

很明显,到了21世纪初,全球竞争的模式已经改变,比的不再是“谁造的汽车最大”,而是“谁造的汽车更节能”。一个国家,其能源供应方式越是绿色,他就越是能够在政治、技术和经济的各个方面占据主动。

中美抢占未来经济制高点

虽然清洁能源已经在世界各地得到了相当的发展,但要真正替代传统能源,改变现代工业体系的能源基础,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要使清洁能源大规模普及,巨大的市场、强大的政府支持必不可少。德国、日本、丹麦等国家,虽然已经在清洁能源技术方面卓有成效,但毕竟国内市场规模有限。在这方面,中国和美国有着大国特殊的优势。

可以说,中美作为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面临着最大的挑战,但也同时面临着最大的机遇。在促成这个历史性转变的过程中,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好在两国政府都已对这一历史使命有了认识,并开始采取措施。

建立更清洁的能源结构的两条主要途径是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发展可再生能源。中国方面,十一五规划中将能源使用效率提高20%的目标被普遍认为是将经济发展与环境污染脱钩的重要努力。同时中国政府也大力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可再生能源法》的出台,以及到2020年实现15%的可再生能源目标都刺激了中国清洁能源行业的蓬勃发展。

近期,中国政府官员更是公开提出,可以考虑将15%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提高到20%。也有消息透露,中国政府正在制定一项高达3万亿的新能源政策计划,以提升其未来能源开发的竞争力。

美国方面,早在竞选期间,奥巴马就已提出了实现气候保护与经济发展双丰收的诸多设想,认为到2050年美国应减少80%的温室气体排放。并建立1500亿美元的“清洁能源研发基金”,希望借此创造500万个“绿领”就业机会。在具体的能源结构调整目标方面,奥巴马提出将目前占美国电力8%的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到2012年提高到10%,到2025年提高到25%。

当选后,“绿色经济复兴计划”成为其入主白宫后的首要任务。奥巴马提出要尽快确立美国在新能源竞赛中的领先地位,要成为清洁能源出口大国。并拨款4亿美元,投资于能够提高能效的、能够减少进口能源依赖以及温室气体排放的能源技术,以促进这些清洁技术的市场化。

奥巴马在一次讲话中称“拥有清洁能源的国家将成为21世纪的领导”,他对国人呼吁“我不能接受代表明天的行业和工作机会在我们的国界之外生根,美国必须在这方面成为全球领袖!”

的确,着手构建绿色能源体系不仅帮助国家在长期战略上参与下一轮的国际竞争,还能有效刺激本国经济,增加国内就业,对于应对目前的经济危机有一举多得的功效。

中国成为清洁能源的超级大国

中美同为国土广阔,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本土市场潜力巨大的国家。美国要成为全球绿色清洁能源的领袖,会遇到的最强对手也非中国莫属。

事实上,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特别是在风能太阳能这两个在全世界最被看好的绿色能源领域。

目前中国已经是全世界第四大风电国家,每两小时就竖起一台风力发电机。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国的风电总装机每年以超过100%的速度增长。同时,风电制造行业也迅速发展。五年前,中国的风电场超过80%的风机靠外国进口,今天进口率已下降到了30%以下,到201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二大风能生产国。

2007年出台的国家规划,要求中国风电到2020年达到3千万千瓦;如今,行业保守估计届时的风电最少也会达到1亿千瓦的装机,相当于5个三峡电站。

国家能源局主任张国宝曾经说,要在他的任期里,将中国变成全世界最大的风电国家。从现在各国的发展趋势来说,要实现这个承诺,唯一的悬念就是美国。美国目前已经是仅此于德国的全世界第二大风电国家,为实现2012年10%电力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这一目标,美国最近又从其经济刺激方案中拿出中9300万美元于风能研发。

在太阳能利用方面,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太阳能光伏电池生产国。2007的国家,要求太阳能光伏发电在2020年达到180万千瓦。短短两年,行业界就满怀信心地认为,这个目标可以提高到1000万千瓦。而中国更是拥有超过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太阳能热水器,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这个行业却是逆市发展,继续大规模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总之,一场能源革命已经悄然展开。无论中国美国,谁会赢得这场新世纪的竞争,借中美之协力,必将全世界带入到清洁能源的新时代。

——杨爱伦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


相关阅读:

奥巴马 拯救气候与经济的双重使命

风能开放日 永远开放的清洁能源

点赞  
0

阅读数:1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