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绿色和平发布深海采矿简报,梳理科学发现与政策发展的最新洞察

2024年5月21日

国际海底管理局成员国代表于2024年3月18日至29日相聚在牙买加金斯敦,就深海采矿开发规章的修订展开讨论。海管局理事会暂定在2025年通过开发规章。但是,加拿大金属公司(The Metals Company)计划在那之前提交矿产开发许可证申请,并在2025年进入开发生产阶段。
图为在印度洋记录到的领航鲸群。

2024年5月21日,北京——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于今日发布《深海瑰宝之下——深海矿产开发现状及其环境影响机制梳理》(以下简称“简报”)。简报系统梳理了深海采矿的起源、最新研究进展和管理现状,并深度剖析了深海采矿可能给生态系统带来的威胁及不确定性。简报提出,当前情形下,应遵循预防性原则,暂缓深海矿产开发进程,并建议各国各界需要通力合作,共同推进海洋研究与管理工作,守护共同的海洋。

深海采矿是指从水深大约1,000米以下的海底挖掘并提取矿产资源的过程。尽管深海没有光照和光合作用,但孕育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也潜藏着诸多矿产资源,因此吸引了广泛的关注和研究兴趣。目前,深海采矿正处在探矿和勘探阶段,尚未进入商业开发。

简报作者之一,绿色和平海洋项目顾问陈书凌表示:“深海之下,有一个茂盛而独特的生命花园,这里蕴藏的生物可能帮助我们解开无数科学迷题。而深海矿产开发犹如在黑暗的房间里寻找宝物,如果没有科学研究和管理规定照亮前行的道路,我们可能会在黑暗中失去深海的无价之宝,且再也无法找回。”

“两年规则”到期,深海矿产开发仍缺少法律约束

2021年7月,加拿大金属公司(The Metals Company,简称“TMC”)的子公司瑙鲁海洋资源公司宣布计划对海底矿产资源进行商业开发,并通过担保国瑙鲁向国际海底管理局(简称“海管局”)提交开发申请。这一举动触发“两年规则”,即海管局须在两年内颁布开发规章,如果在这两年内海管局理事会未能完成相关法规的制定,矿产公司可以在任何时候提交工作计划,同时理事会需要审议并暂时核准相关工作计划。

海管局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简称“《公约》”)而成立,专门管理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海床和洋底及其底土区域的探矿(prospecting)、勘探(exploration)和开发(exploitation)活动,并制定其中所有必要的规则、条例和程序。《公约》的所有缔约国自动成为海管局大会的成员国,其中包括167个成员国和欧盟。

在2023年7月的海管局理事会会议上,成员国就“两年规则”触发后续程序展开讨论,但未能达成一致,这意味着接下来开发方如瑙鲁海洋资源公司可以在没有正式开发规章的情况下提交开发活动的工作计划。若商业采矿活动在此情形下开启,其所受的监督与法律约束将极为薄弱。

大西洋亚速尔海底的热液喷口及其周边丰富的生物。

深海采矿主要涉及到三种海洋矿产资源:深海海底的多金属结核、多金属硫化物(即深海热液喷口附近形成的“深海块状硫化物”)以及覆盖在海山上的富钴铁锰结壳。瑙鲁海洋资源公司瞄准的是位于太平洋东北部的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Clarion-Clipperton Zone, 简称“CCZ”)。太平洋、大西洋中部和印度洋海域共同构成目前主要的勘探区域。

破坏不可逆、风险难判断,暂缓深海采矿之声日益增强

围绕是否开启深海矿产的商业开发阶段,支持暂缓深海采矿的观点认为,相比陆地,海洋的联通性更强;同时科学家们目前对海底生态系统知之甚少,这意味着深海采矿可能会对其造成难以估量且不可逆的破坏。

简报总结了海洋科学家和环保人士对深海采矿的主要担忧,包括其对开采区域及其周边海域栖息地和生物多样性的负面影响,甚至可能导致物种局部灭绝;开发造成的金属类化学污染,可能给底栖生物带来致死影响;开发活动引起的大量悬浮沉积物,造成水体长时间污浊以致生物窒息;以及采矿过程中的噪音、震动和光线等物理干扰,会扰乱海洋哺乳动物之间的交流等行为活动。

随着2022年保护海洋的“3030”目标被各国公认,2023年《海洋生物多样性协定》通过,公海生物多样性保护受到了国际社会更多关注。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社会组织和企业公开表达对开启深海采矿的担忧。

根据深海保护联盟(DSCC)的统计,截至2024年4月,共有25个国家作出反对深海采矿的表态。德国、加拿大、智利、哥斯达黎加和墨西哥等20个国家提出基于当前科学认知以及相应规则、规章和程序的空白,应暂缓深海采矿的进程。

2024年2月,加拉帕戈斯周边公海,绿色和平工作人员与科学家们在进行环境DNA采样,研究数据将贡献于公海保护区建设。

简报提出,人类将开发活动的范围扩展到更深更远海域的同时,也给这些海域的生态环境带来了新的威胁。利益相关方必须避免开发先行、保护滞后的不良模式,在开发利用之前,优先保护好重要的海洋生态系统,并进行可持续的、充分顾及生态环境保护需求的资源开发活动。


查看或下载简报:《深海瑰宝之下——深海矿产开发现状及其环境影响机制梳理》

媒体联系

张安琪 绿色和平传播主任

邮箱:anzhang@greenpeace.org

绿色和平东亚分部 北京办公室 北京东城区东四十条甲94号亮点文创园A座201室


参考资料

  1. MONGABAY,2024-04-02,Deep-sea mining’s future still murky as negotiations end on mixed note
  1. 中外对话,2021-11-23,深海采矿的几大核心问题
  1. 科技日报,2023-08-10,深海采矿:转型希望还是环境黑手
  1. 世界说,2023-07-28,深海能成为新能源找矿的出路吗?

相关阅读

21
2024.05

潜入深海:揭开深海采矿的神秘面纱

是时候聊聊深海采矿了,更好地认识我们的能力和局限,才能更好地保护深海之中那些脆弱的生态系统

30
2024.04

谁给企业洗绿开了绿灯?

试图用碳信用额度来‘解决’范围三排放,或给企业传达出购买碳信用额度等同于实现范围三减排目标的错误信息,这可能造成全球气候行动的重大倒退。

25
2024.04

他们让自然长了“脸”

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十二位气候行动者于“在躁,以再燥”影像展中讲述了普通人,参与气候行动的各种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