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专访 | 周景宏:新增保供机组应全国层面统筹规划,各地需关注过度投资风险

2023年8月10日

根据绿色和平能源低碳发展项目组发布的《中国电力部门低碳转型2023年上半年进展分析》,2023年上半年,全国总核准煤电装机5040万千瓦,已达2022年全年核准装机量的55.56%,远超2021年全年获批总量。其中今年新审批通过的煤电项目仍以百万千瓦级别的大型机组为主,主要来自于河北(771万千瓦)、江苏(730万千瓦)、山东(668万千瓦)、广东(600万千瓦)、湖北(535万千瓦)等省份。在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主要东部省份出现大规模核准煤电项目的背景下,绿色和平能源低碳发展项目组专访了长春工程学院周景宏教授。

 绿色和平:应该如何理解东部负荷省份加速本地的煤电布局,这背后反映出地方政府怎样的政策逻辑?

周景宏教授:2021年的大规模缺电主要是由于煤价上涨、疫情和用电需求上涨导致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煤价上涨引起的部分煤电机组发电意愿下降。而2022年电力短缺的主要原因是极端天气,也有人将其归咎于气候变化对发电能力影响愈发增大的背景下电力保供能力的短缺。极端高温导致用电负荷大幅上升,同时各大流域来水量锐减导致水电出力不足,现有发电机组在极端天气情况下难以满足电力需求。2023年上半年,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7.5%;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分别增长6.5%、16.0%和7.4%;水电下降22.9%[1]。相比之下,2021年的缺电主要是因为缺煤,而2022年的缺电主要是由于电力系统保供能力的不足。

东部发达地区用电负荷高,缺电现象更加突出,东部负荷大省大规模上马煤电项目可以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东部省份政策制定者以本地能源自立实现安全保供的政策逻辑,其中以煤电保障电力供应安全是地方政府的惯性路径。另外,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拉动经济增长也是地方政府大规模核准煤电的重要原因。 绿色和平:同时东部省份又是西电东送的主要受端,这是否会造成送受两端过度投资的风险?从电力市场的角度,这是否说明外来电参与市场的程度、体量依旧很小?

周景宏教授:2022年缺电的情况的确显示出现有电力系统难以应对极端气候带来的电力保供问题,近段时期国家能源管理部门提出了煤电转型问题,即煤电要发挥兜底保障和灵活调节作用,煤电的建设也可以增加电网对新能源的接纳能力。东部发达地区是电力的主要受端,但由于现有电力系统存在一些问题导致系统内的资源不能在更大范围内被有效利用。

首先,2022年极端天气情况下,现有的输电网络与电源结构没有能够满足东部地区的电力需求;其次,外购电具有一个稳定性风险,东部地区经济发达,需要电力的稳定供应,尤其有些地区还承担着国家要求的经济增长指标;最后,跨区输电的峰谷问题,就是国内大部分地区的峰谷时段都比较相似,用电高峰时段平衡裕度有限,外送曲线优化难度加大,会出现用电高峰时段外购电量较小,而低谷时段外购电量却较大的情况,难以满足东部地区的电力保供要求。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外购电对本地经济的拉动作用一定小于在本地建设电厂,因此地方政府也会积极推动煤电机组的建设。另一方面,外购电也是东部地区电力保障的主要来源,但由于外购电成本分担有待厘清,一般外购电的电价通常会被压得很低,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送方的意愿。

就目前情况来看东部地区适当建设煤电机组从地方政府的视角来说是较为合理的选择,但新增煤电建设要全国层面统筹规划,各地方如果都从自身发展的角度考虑,依然会有过度投资的风险。 绿色和平:同为东部负荷大省,浙江相比江苏、安徽、广东核准体量更少,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有什么是值得其他省市借鉴的吗?

周景宏教授:江苏、浙江、安徽同处于华东地区,浙江煤电机组核准的体量更少,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这三个省的煤炭资源分布问题,在这三个省中,浙江的煤炭储量相对较少,主要依靠外运,而江苏和安徽相对浙江要充裕一些,同时浙江在调动需求侧资源参与电网调节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对煤电的依赖度相对较低。广东方面有经济增长的指标压力,也有保供的压力,2022年广西、云南水电发电量相对往年少了很多,因此,广东新增煤电机组更多的是考虑保供,也可以说是保地方的经济增长。 绿色和平:您如何来看近来电力系统中出现的新能源和煤电装机双增的情况?这是否反映出新能源规划和电力系统规划之间的衔接问题?

周景宏教授: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机组具有较大的随机性和不可调控性,因此,从电力系统运行的角度看新增的新能源机组并不能有效地替代常规机组,目前采用的方式是常规机组与新能源机组两条线并行,电网中常规机组的运行容量增加也为更大规模的接纳新能源机组的电量提供支撑。目前,大量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如何使新能源机组具备可调节特性,也提出了各种方案,但或是由于技术原因或是由于机制原因,并没有大规模应用,这样才出现新能源装机与煤电装机双增的状况。 绿色和平:在推动煤电转型的过程中,政府和市场应该分别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周景宏教授:煤电转型的主要障碍在于转型后的煤电机组的盈利模式还没有确立,在以售电为主要收益的情况下,推进煤电机组向兜底保证和灵活性调节方向转型是有一定困难的。煤电转型过程中,政府应发挥引导者的作用,建立市场机制,探索煤电机组转型后的盈利模式,并通过市场的运行不断调整市场的运营规则。市场是促进煤电机组主动转型的关键,要让转型后的煤电机组参与市场的运行并从中获利,比如建立灵活性市场、容量市场等。理论上是应该在政府的指导下,运用市场机制促进煤电转型,但是,根据我国电力系统发展规律来看,机制建立一般都会滞后于市场需求,因此我国煤电转型主要可能是在政府强制与补偿的双重作用下进行,当然市场也会在其中发挥作用,但应该不会是关键作用。 专家介绍

周景宏,教授,博士后,硕士生导师,输配电专业正高级工程师,企业管理专业正高级经济师,注册咨询工程师,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储能与智能电网技术”重点专项评审专家,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总部科技项目评审专家,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动能经济专业委员会委员,长春市第七批有突出贡献专家。

[1]胡汉舟:能源供给保障有力 能源消费增速加快http://www.stats.gov.cn/sj/sjjd/202307/t20230718_1941316.html

相关阅读

29
2024.01

“十四五”赛程过半,这四个省份在新能源汽车赛道跑得如何?| 绿色产业政策观察

2023年第四季度,比亚迪纯电动乘用车的全球销量首次超过了特斯拉,跃居全球首位

29
2024.01

青年志 | 连体检都害怕的上班人,为什么还要关心地球的健康?

青年志与绿色和平共同采访了五位“环境先锋”,针对环境议题的现状提出了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