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企业减碳孤掌难鸣,品牌与供应链需加强协同

2023年4月24日

自2012年起,绿色和平开始在科技行业倡导100%可再生能源。11年过去了,在苹果、微软、谷歌等全球科技公司已经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加入到能源转型和低碳发展的行列中。2022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公布其碳中和和100%可再生能源目标,企业运营层面的减排问题似乎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然而,企业供应链中存在的碳排放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科技企业犹如众多行业中的排头兵,率先在供应链减碳领域排兵布阵。苹果、微软、谷歌等公司已经开始制定包括供应链在内的净零计划,但同时也面临困难和挑战。企业供应链减排的困难不同于其自身运营层面减排,涉及的利益相关者增多,使得供应链减碳在实践过程中孤掌难鸣。

2023年4月13日,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吴雪莹出席由微软联合其他企业发起的中国企业可持续发展思享会,深入了解企业供应链减碳的真正困难之处。会议邀请政府、投资机构、跨国企业、本土电子制造供应商等多方共同探讨供应链的绿色发展趋势。吴雪莹作为环保组织代表主持圆桌论坛,以客观、中立的视角和来自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欧莱雅、微软、GCI 的代表探讨企业供应链绿色转型实践、碳排放量统计、可再生能源应用等话题。供应链减碳一直是绿色和平深耕的领域,此次多方对话使得供应链低碳转型的重要性再次得以强调,也引发了绿色和平对于品牌与供应链协同减碳的更多思考。

图片来源:微软

头部科技企业“再迈一步”,供应链低碳转型压力倍增

在圆桌论坛上,微软政府事务总监杨宁向到场的企业展示了微软作为头部科技企业在气候行动上的雄心:2025年实现100%绿电,2030年实现负碳,2050年消除自1975年公司成立以来产生的碳排放。同时也提到了对于供应链的更高要求:将碳排放作为供应链采购过程的最重要考量因素之一,并加强供应商的环境绩效管理。立讯精密、歌尔股份等中国主要的供应链企业也参与了本次会议。面对品牌方的压力,供应链将不得不加速向净零转型。

纵观全球消费电子行业,超过四分之三的碳排放量来自于其供应链[1]。品牌方的要求与期待是供应链企业现阶段减排的主要动因,全球品牌方应在自身减排的同时“再迈一步”,加强对其供应链减排的引导、支持及管理。同时,供应链企业也应主动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及客户的要求。

欧莱雅范围三占碳排放99.7%,线上营销占大头

欧莱雅北亚及中国区首席可持续发展官 Janet Sarah Neo 在圆桌论坛上分享了作为一线美妆集团在全球化市场中碳减排的挑战。根据Janet讲述,范围三的碳排放占欧莱雅总体碳排放的99.7%,占比相当惊人。同时,欧莱雅也有相当比例的业务发生在线上,线上营销和电商等活动背后数据中心、物流相关的碳排放核算与减量也是亟待攻克的难题。

当今数字化时代,线上媒体、广告及销售不断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其背后数据中心的碳排放问题也更加值得重视。数据中心作为用电大户,其碳排放主要来自于外购电力。根据绿色和平报告《绿色云端2022》,用电零碳化是数据中心迈向净零的重要环节。目前,中国已经有至少七家互联网及数据中心企业制定了2030年或以前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的目标。未来这些头部企业的切实行动、加大可再生能源利用的速度与幅度,不仅决定了数字基础设施的低碳化,也将影响众多品牌的供应链减碳进程。

供应链减碳无处下手,可再生能源或成重要路径

在圆桌讨论中,欧莱雅与微软也表明作为首批开始行动的品牌企业,在供应链减碳过程中挑战与机遇并行。从挑战来说,先行品牌企业主要面临供应商碳排数据缺失、经验不足等困难。面对供应链减碳这道复杂的难题,链主企业和供应链企业都亟需找到切实可行的抓手。在厘清减排思路之前,需要先考量供应链企业的碳排放从何而来。

以电子制造行业为例,根据绿色和平研究,电子企业全价值链碳排放中超过50%来自外购电力[2]。2021年,苹果宣布其供应链净零计划,并要求其供应链企业使用100%可再生能源来制造苹果订单。这无疑为众多试图在供应链减碳的链主企业提供了一剂良方。如果供应链企业能够于2030年前实现100%可再生能源使用,则有望于2030年前将其碳排减半。这对于下游的链主企业来说,将是一条最切实可行的减碳路径。

然而,根据绿色和平最新报告《“隐身”的碳排放——消费电子供应链电力消耗及碳排放预测》,东亚13家主要电子制造供应商均未承诺于2030年前实现全范围使用100%可再生能源[3],或将无法满足联合国气候大会所倡议的2030年主动减排50%的要求[4]以实现全球温控1.5°C的目标。

品牌与供应链合作共生,加强协同是关键

供应链范围一至范围二的碳排放与品牌方范围三的碳排放紧密连接,为实现全球温控目标与企业自身的气候承诺,品牌与供应链更应加强低碳转型合作。

品牌方受到市场及全球化压力相对更早开展低碳转型工作,在这一领域具有先行经验和更为丰富的资源。作为市场和气候行动的引领者,品牌方应更加积极主动地倡导并支持供应链企业进行转型规划。绿色和平建议品牌方作为链主提出包括供应链在内的100%可再生能源承诺,协助供应链企业提出更加具体的减碳方案

供应链减碳也不应仅依靠于链主企业的督促,“被动”履行减碳职责。供应链行业,尤其是头部企业应梳理自身减碳的雄心,自主提出碳中和以及100%可再生能源目标。在减碳方面与链主企业一同做好全行业的减碳规划。


​参考文献:

[1] World Economic Forum &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2021). Net-Zero Challenge: The supply chain opportunity.

[2] Supply Change – Climate commitments and renewable energy progress by consumer electronics brands and their top suppliers

[3] Greenpeace & Stand.earth (2022). Supply Change.

[4]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2022). The evidence is clear: The time for action is now. We can halve emissions by 2030.

相关阅读

16
2024.05

一起做比自己更大的事 | 属于气候行动者的“鸭先知文化节”

本次鸭先知文化节不仅汇聚了气候行动者们,举办好玩的气候行动工作坊,也会邀请各领域的学者、艺术家、气候行动先行者与大家分享有趣的气候行动案例,畅谈他们如何思考气候变化与我们的关系,共同探索气候行动的诸多可能。

11
2024.05

盘点当前中国电力部门低碳转型六大趋势 | 数据解读

2023年新核准煤电1.06亿千瓦,创“十四五”新高

09
2024.05

绿色金融如何推动达成“绿色”与“增长”双目标

文章首发于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