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购物节里,无法打折的时尚行业环境账单 | 绿色和平经典回顾

2022年11月11日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吴迪 

Zara 、H&M、Levi’s、Calvin Klein等国际服饰品牌,在十多年前已经逐步进入中国消费者的衣橱,成为都市年轻人的时尚风向标。然而,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却在2012年启动了一个非常艰难的项目——调查国际品牌的供应商工厂向中国江河排放有毒有害物质。

更难的是,要如何把跨国企业复杂的供应商链条上生产制作的环节,和消费者随手购买的当季潮流服装建立联系,又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将时尚行业光鲜的另一端——那些排污管的秘密直观地传达给消费者呢?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吴迪 

这时,一位纪实摄影师向绿色和平展示了他在杭州上空拍摄的照片:在钱塘江一处隐秘的角落,江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调查线索显示这是江面下潜藏的工业管道排污时造成的。

王杨当时是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为时尚去毒”创意行动负责,他注视着黑色漩涡良久,为项目找到了一个深入人心的公众表达方式。

作为全球纺织服装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中国在全球纺织业产业链上一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随着带有“中国制造”标牌的纺织服装产品被销往世界各地,与生产这些产品相伴的有毒有害污染却被留在了中国,其中部分化学品残留物具有生殖毒性或者具有致畸致癌风险。

在2011年7月发布的独立调查报告《时尚之毒:全球服装品牌的中国水污染调查》[1]中,绿色和平在报告的开头即明确写道:

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因此设立了“为时尚去毒”项目组,这是首次由中国办公室主导、多个国家地区办公室共同参与的全球项目。

《时尚之毒》报告提供的检测报告表明,耐克、阿迪达斯、李宁等知名服装品牌供应商将对人体和环境有害的化学物质排入中国的江河。

这不是一个孤立的调查报告。从2010年起,绿色和平在全球多个办公室发起了对服装品牌在生产过程中造成水污染的系列调查,并持续数年发布针对时尚行业有毒有害污染物排放的最新环境报告。调查结果表明,全氟辛酸(PFOA)、氯苯等对环境和动物有害的化学品在服装生产中被广泛使用。作为“世界工厂”,中国的江河首当其冲受到伤害。

2012年,绿色和平的调查对象从前一年的知名服装品牌扩大到全球20个快时尚品牌,北京办公室梳理了中国东部沿海工业园名录,最后选定对绍兴滨海工业区和萧山临江工业园进行具体调查。这两个工业园都有上述快时尚品牌的供应商进驻生产。

王杨和北京办公室的同事们,决定用两个带有行为艺术特质的线下活动,深化和形象化全球纺织业在生产过程中向水体中排放有毒有害物质的事实。

@绿色和平/ Lance Lee

2012年10月的一个上午,绿色和平与数名职业模特们,成为了绍兴滨海工业区的“特殊访客”。他们对照绿色和平国际总部发来的快时尚服装名单,在工业园里找到了相应的供应商生产工厂,并在堆满染料桶、充斥着刺激性气味的车间里,拍下了一组充满张力和落差感的时尚大片。

随后,这组照片与《潮流·污流》系列调查的第一篇《全球时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 同一天发布,它们共同表明,全球20家时尚品牌的服装上均发现有毒有害物质残留。在绿色和平检测的141 件样品中,有 89 件检测出“环境激素”壬基酚聚氧乙烯醚,占所有样品的 63%;其中 4 件样品中检测出高浓度的有毒有害物质邻苯二甲酸酯,2 件样品中被检测出致癌芳香胺。

绍兴和萧山的两个工业园相距不远,都在钱塘江边上。黑色漩涡是萧山临江工业园污水处理厂通过地下管道向钱塘江中排污而形成的。一位跟绿色和平长期合作的摄影师,在出差杭州飞机盘旋降落过程中,看到并拍下了这个黑色漩涡。

这是一次艰苦而细致的工作,从抵达现场到全部完成,6名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在钱塘江边整整待了一周。作为活动的负责人,王杨要对钱塘江12月潮汐时间表、大漩涡江底情况及塑胶模特的浮力和固定物重量都有清晰的了解,而且他还在与时间赛跑,出于拍摄安全的需要,整个过程要在天黑前全部完成。

绿色和平先用两个模特做实验,工作人员身着防毒面具、防护服和水裤下到江水中,在模特脚下坠以40公斤重的钢板底座,但潮水一涨,模特就一下子被水冲走了。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吴迪 

工作人员又用了两天时间,在钱塘江涨潮时反复实验,终于摸索出了通过五十斤石头和钢板稳定安置模特的方法:2012年12月4日清晨,10个塑胶模特被牢牢地伫立在大漩涡周围,成为了污染现场的第一见证者;到下午时分,钱塘江潮水逐渐涨起,正如我们身边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时尚潮流。潮水先是淹没了模特的脚,而后江水没上了膝盖、腰部和胸部;最后,天快要黑时,模特消失在漆黑而浑浊的江水中。

现场活动同时,绿色和平还在北京798艺术区做了一场现场直播,真正让千里之外的公众和媒体都见证着整个钱塘江污染现场。那时还是3G网络,但被邀请到场的媒体还是流畅地观看了10个身着Levi’s牛仔裤的模特被黑色大漩涡和潮水逐渐吞没的过程,现场不断传出感叹声。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吴迪 

身着时尚品牌的消费者,既是围观者,又是亲历者,在汹涌而至的时尚潮流面前,如果他们不做主动的消费选择,只能被黑色的污流吞没。

整个创意行动的延时摄影被剪辑成2分零1秒的视频挂到网络上,供人们查阅和观看。现在,你仍能在网络上看到10年前大漩涡边被潮水吞没时那些塑胶模特的围观和无助。

在绿色和平,实施环保创意的目的非常明确,正如行动(Action)在英语中的原意:typcially to achieve an aim。

环保创意行动在绿色和平被频繁使用。在跟世界浆纸业巨头金光集团APP的博弈中,2010年,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工作人员出现在APP举办的庆典现场并上台颁发“金锯奖”,以揭露它名为造林实际在砍伐天然林的事实;2012年,当金光集团APP在北京林业大学宣讲自己的主张时,绿色和平工作人员还把自己扮成一只失去栖息地的红猩猩,坐在了听众的第一排,提醒对方砍伐天然林给生野生动物栖息地造成的破坏。

通过创意行动,绿色和平让原本不被人注意的污染问题得到公众的关注,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同时通过将污染事实与相关管理部门沟通,进而推动污染制造者和执法监督者来应对和处理问题。

令人鼓舞的是,绿色和平“为时尚去毒”的努力也终有回响。从2011年的第一次调查,绿色和平在全球开展了不同形式的“为纺织行业去毒”的行业倡导和公众行动,影响了跨国快消品、户外极限运动、日常运动、知名童装等各个垂直服饰品类,选择更环境友好型的工业生产方式。到2021年的结项汇总,“为时尚去毒”项目先后推动了全球80家知名时尚企业与供应商承诺“去毒”。

相关阅读

25
2022.11

汶川大地震后,快速排查灾区百家化工厂 | 绿色和平经典回顾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4秒,四川阿坝州汶川县映秀镇发生8.0级地震。后来,日本气象厅确认这次灾难的地震波共环绕地球传播了6圈[1]。 汶川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是自1949年以来破坏性最强的一次。地震发生后,全社会立即投入抢险救灾,各路救援人员紧急进入灾区。其中,民间组织及个人也在这 […]

23
2022.11

气候大会可守住“基本线”,但并非应对气候危机的终极方案

本文作者 袁瑛 绿色和平中国总负责人,首发于《南方周末》2022年11月20日。

22
2022.11

最新报告:中国车企低碳竞速拉开差距,比亚迪领跑

报告发现,十家汽车集团的低碳化转型进展和质量参差不齐,其中比亚迪排名第一,一汽集团、东风集团进展迟缓,排名垫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