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两场北京奥运背后的环保力量 | 绿色和平经典回顾

2022年9月30日
2008年北京奥组委工程和环境部副部长余小萱(左),时任奥组委奥运村部副部长邓亚萍(中),时任绿色和平中国项目总监卢思骋(右)共同启动“换灯护地球”公众参与活动。©Simon Lim/Greenpeace

2008年7月27日,“北京奥运会兑现承诺之空气质量、城市规划和善待媒体”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召开,这是08年奥运会前夕众多新闻发布会中唯一以环境为主角的发布会。北京奥组委在会议上阐述了“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三大理念,并回答了中外记者有关空气质量、交通建设等提问。

7月28日,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向社会发布了《超越北京,超越2008——北京奥运会环境评估报告》。对于中国将如何基于绿色环保的理念首次承办国际奥运会盛事,国内外近百家媒体从不同侧面对报告争相报道。

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一直重视中国在全球环境议题上的参与与作用并努力给予公开、客观的评价,包括随后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谈判、中国在联合国大会作出“碳达峰、碳中和”承诺,以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绿色奥运实践等重要事件。

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国际社会对中国在环境问题上发挥的引领作用也愈加重视。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以其在国际上的声誉和在中国大陆20年的实地工作经验,也在积极实践“中国环境问题民间评论员”的角色。


《超越北京,超越2008——北京奥运会环境评估报告》是绿色和平发布的第三份有关“绿色奥运”的报告,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期间,绿色和平先后发布了《奥运会环境评估报告》。从环境的角度参与、评估奥运会,已然成为一个绿色和平的特色工作。2007年,在第29届夏季奥运会举办的前一年,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就开始思考如何继续做一些助力北京绿色奥运的工作。

北京奥运到底“绿”不“绿”?北京申奥时的环境承诺都实现了吗?这些问题随着奥运会时间的接近也越来越热。其实,自从1998年提出申办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以来,北京的环境问题就一直成为国际社会议论和报道的焦点。随着2001年申奥成功,如何减少日趋严重的沙尘暴问题和改善空气污染,也成为决定北京能否实现绿色奥运的关键指标。

为更好地了解备受争议的环境问题,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来自空气、水源、森林、垃圾处理等不同议题的项目人员,参考2001年的北京申奥报告和2008年奥组委等官方提供的环境数据,结合悉尼奥运会的环保经验和北京公布的情况,对北京市环保局网站上2000年到2007年的空气质量数据和国家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值进行比较,绘制分析图表,以求通过数据呈现事实。

对于一些具体的环保措施落实和设备更新换代,绿色和平通过实地调查和现场走访对这些数据进行核实。在距北京市区100公里的官厅水库,绿色和平的同事们看到了巨大的白色风车在风中缓缓转动。按照《申奥报告》,这里建成了北京市第一座风电厂,拥有33台风力涡轮机,年发电量为1亿千瓦时,可以供10万个北京家庭用上一年。这里的清洁电能源源不断输送到北京,可满足奥运场馆20%的用电需求。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在《超越北京,超越2008——北京奥运会环境评估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时任绿色和平政策与公共事务主任雍容说:“绿色和平希望通过这份第三方独立环境评论,展示北京奥运在绿色可持续方面的成果和不足,专业、客观的助力绿色奥运。”

对照7年前北京申奥环境承诺和之前的绿色和平全球奥运工作经验,北京办公室的这份长达40页的环境评估报告从空气质量、气候变化与能源使用、交通、水、森林保护、有毒物质和废弃物管理、赞助商及公众等方面对北京奥运会对环境的改变进行了客观细致的评价。该报告发布后,不仅被中外媒体广泛引用,也获得了时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齐姆·施泰纳和北京奥组委的赞许和肯定。

报告肯定了北京在环境治理上取得的成果。例如:

● 北京采取了14个阶段的长期措施和机动车限行、污染企业限产停产等短期措施,使空气质量得到大幅度提高,保障了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蓝蓝的天”;

● 北京建设官厅风电厂并安装了11万盏太阳能路灯,加上奥运场馆内使用了太阳能热水、地热、太阳能光伏发电和风能等先进技术,表明北京已开始逐步减少对高污染的化石燃料的依赖,使用最先进的节能和可再生能源技术;

● 北京提高汽车尾气排放标准,执行世界上最严格的国4(欧4)标准;发展公共交通,增加5条新的轨道交通线路,投入使用3759辆液压天然气公共汽车;北京的废水处理厂、污水处理系统和中水回用系统也大幅增加。

对于奥组会面临的诸多挑战,报告称之为“北京错失的机会”。比如:

● 虽然一些水上竞技场地装备了节水设施,但仍然需要大量依赖外来引水,并没有大幅减轻对北京紧缺的水资源的依赖;

● 北京继续增设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烧厂,错失了利用奥运会来推动”零垃圾”政策的机会;

● 奥运会很多设施仍然依靠氢氟碳化合物技术,错失了直接跨入既不破坏臭氧层也不加重气候变化的自然制冷技术的时代。

● 北京奥组委出台的环境保护指导性文件缺乏约束力,削弱了其实际的实施效果。

在绿色和平看来,更重要的是“奥运环境遗产”——“绿色奥运”对北京的环境而言是一次更大的契机,应继续执行和完善成功的环保政策,将奥运场馆使用的先进环保措施推广到整个城市。而且,北京的做法和成果对于中国更多经济飞速发展的城市而言也有重要的示范和借鉴作用。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作为一个在中国开展工作20多年的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在多个环境领域,持续从专业角度向国际社会展示和记录发生在中国的环境故事。绿色和平前全球总干事詹妮弗·摩根气候和能源政策高级顾问李硕等人员的评论文章和采访报道,经常出现在国际媒体上。他们以第三方的中立视角发表的观点和分析具有独特的作用,帮助世界更加客观地理解中国气候进程的机会与挑战。

哥本哈根倒计时永定门投影 © Su Li / Greenpeace

2009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哥本哈根没能达成囊括全部国家的新气候协议,以失败收场。作为联合国气候大会长期的观察员,时任气候与能源资深项目主任的李雁全程参与了哥本哈根大会的所有谈判议程,她在自己的博客《哥本哈根溃败记录-我所知道的真相》一文中细致地记录了会场上的真实情况、闭门会议中大国间的立场与博弈,并客观评价了中国的角色,促进了各方对大会结果的客观评估。

这篇亲历者个人观感的博文成为那次联合国气候大会最火的一篇文章,被国内外各大网站竞相转载,点击率超过百万。年底,这篇博客还被凤凰网和百度等媒体和广大网友选中,获得“时事沸点见证人”大奖。

2011年至2021年,是中国开展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最为关键的十年。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通过持续性的观点输出,强调空气污染与高污染行业,尤其是煤炭、钢铁行业之间的紧密联系,同时也肯定了中国在空气污染治理上取得的成绩;空气污染不是“北京问题”而是“全国问题”,甚至是“全球问题”,并逐步建立空气污染治理与应对气候变化协同治理的关联。

相关阅读

25
2022.11

汶川大地震后,快速排查灾区百家化工厂 | 绿色和平经典回顾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4秒,四川阿坝州汶川县映秀镇发生8.0级地震。后来,日本气象厅确认这次灾难的地震波共环绕地球传播了6圈[1]。 汶川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是自1949年以来破坏性最强的一次。地震发生后,全社会立即投入抢险救灾,各路救援人员紧急进入灾区。其中,民间组织及个人也在这 […]

23
2022.11

气候大会可守住“基本线”,但并非应对气候危机的终极方案

本文作者 袁瑛 绿色和平中国总负责人,首发于《南方周末》2022年11月20日。

22
2022.11

最新报告:中国车企低碳竞速拉开差距,比亚迪领跑

报告发现,十家汽车集团的低碳化转型进展和质量参差不齐,其中比亚迪排名第一,一汽集团、东风集团进展迟缓,排名垫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