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绿色和平科考发现:南极正被微塑料和有毒有害化学品污染

2018年6月8日,北京——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近期发布《南极地区微塑料[1]和持久性氟化物调查报告》发现,南极正在被微塑料和有毒有害化学品PFASs(全氟和多氟化合物)污染。

Icebergs in Charlotte Bay, Antarctic Peninsula. Greenpeace is conducting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documenting the Antarctic’s unique wildlife, to strengthen the proposal to create the largest protected area on the planet, an Antarctic Ocean Sanctuary.

为了解南极海域生物多样性和污染情况,绿色和平于2018年初派出一支科考队前往南极进行科学考察,并采集了水样、雪样和海面拖网样品进行检测。检测发现:

  • 8个海水样品中有7个检测出微塑料纤维
  • 9个海面拖网样品中有2个检测出微塑料碎片
  • 9个雪样中有7个检测出有毒有害化学品PFASs

今年年初,中国科学家首次在南极海水中发现了微塑料。此次绿色和平科考队采集的雪样包含了新鲜降雪,表明雪中检测出的化学品并非来自本地。这些化学品被广泛用于工业生产和消费产品中,在自然环境中持久存在难以降解,也会对野生动物的繁殖和发育造成影响。

“我们认为南极是一个荒远而原始的地方,但从环境污染、气候变化到磷虾捕捞等等可以看出,人类活动带来的影响已经很明显了。这些检测结果表明,即使是南极最偏远的栖息地也受到了微塑料和有毒有害化学品的污染。我们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在源头上制止这些污染。”绿色和平南极保护行动组成员Frida Bengtsson说。

事实上,塑料污染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目前,塑料足迹已经遍及南极、北极以及世界上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除了堆积如山的塑料垃圾,塑料污染通过水、空气和土壤,悄悄侵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们还在南极看到了各种各样来自水产捕捞业的垃圾,浮标、渔网和防水布漂流于冰块之间,令人沮丧。”Frida Bengtsso说,“我们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制止塑料垃圾和化学品进入我们的环境,同时,还需要一个足够大的南极海洋保护区[2]来保护我们的海洋和海洋生命。”

 

注释:

[1] 微塑料是指直径小于5mm的塑料碎片。初生微塑料,如塑料微珠,是由人工直接制造而来。次生微塑料来自于较大的塑料制品,如塑料瓶或塑料袋,经长时间破碎而来。塑料纤维也可能来自衣物和纺织品。

[2] 南极海洋保护区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保护区,面积为180万平方公里,像五个德国那么大。该保护区由欧盟提议建立,并将在2018年10月举行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年会会议上进行决议。

报告原文

https://storage.googleapis.com/p4-production-content/international/wp-content/uploads/2018/06/4f99ea57-microplastic-antarctic-report-final.pdf

相关图片和视频

https://media.greenpeace.org/collection/27MZIFJXB12XR

媒体联络

刘文杰,绿色和平传播主任,18611590309,liu.wenjie@greenpeace.org

相关阅读

31
2021.03

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揭示破坏生物多样性与动物源传染病的关联

2021年3月30日,北京——世界卫生组织在其关于新冠病毒溯源报告中指出了人类与野生动物接触可能带来的疾病风险。完好的自然生态系统为人类与自然界中的病毒提供了“安全缓冲区”,而自然生态系统被破坏,则会破坏这一安全屏障并可能带来对人类健康的威胁。  世界卫生组织英文报告原文 绿色和平东亚森林 […]

22
2020.01

中国演员倪妮受邀成为绿色和平全球海洋大使,呼吁建立更多海洋保护区

2020年1月21日,北京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邀请奥斯卡影后、法国演员玛丽昂·歌迪亚 (Marion Cotillard)、中国演员倪妮、以及瑞典演员古斯塔·斯卡斯加德(Gustaf Skarsgård)3位全球海洋大使参与南极海上科考,见证气候危机也是海洋危机,通过倡导“守护海洋即是气候行动” […]

04
2019.06

在鲜有人知晓的另一个大理,我们寻找原始森林的天然丰碑

森林生态系统的科学保护,一直是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重点工作。绿色和平不仅是全球首个提出“未受侵扰的原始森林景观”(IFLs)概念及基础数据库的机构,也把 IFLs 的评估方法运用在了世界各地生物多样性最丰富和最脆弱的地区。 在长期深入林区一线的绿色和平环保工作者吴浩眼中,原始森林中的古树保护工作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