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新闻稿】绿色和平:亚洲最大铅锌矿导致云南血铅村 搬迁承诺多年未兑现

2015年6月8日

北京,201569日:绿色和平今日发布的《“铅锌”万苦:云南省兰坪铅锌矿污染调查报告》指出,亚洲最大铅锌矿云南省金鼎锌业在兰坪县炸山采矿,冶炼厂与兰坪县金顶镇距离不足百米,当地农田土壤重金属超标严重,儿童血铅超标,周边植被均被污染和破坏。绿色和平要求金鼎锌业和当地政府尽快安排村民搬迁,同时,为解决更长远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云南省政府应尽快检讨有色金属行业规划,并做出改进。

“中央政府一再强调生态保护红线不可逾越,云南本事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省份,但近年当地政府却大力加快有色金属资源开发,美丽云南正在因为重金属污染而变成一片创痍,”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江卓珊说。

为评估冶炼厂临近的金顶镇村庄受重金属污染的情况,绿色和平调查员于4月上旬采集金顶镇的耕地土壤、河水样本,以及家居灰尘样本,并通过实地探访村民深入了解当地环境污染现状。检测结果显示,金顶镇的环境中普遍存在严重镉和铅污染,广泛耕地土壤质量已超出III类土壤标准。通过回归分析发现,采样点的镉、铅、锌的浓度(mg/kg)与其到金鼎锌业冶炼厂的距离(km)存在显着的相关关系。随着距离的减小,浓度呈指数级递增的趋势。农作物有污染威胁,并对要在田里作业的农民造成健康风险。

同时,由于过往的很多研究发现灰尘是铅污染物进入人体的一个重要途径,本次调查首次将针对家居降尘重金属含量的研究列入检测。检测结果发现靠近冶炼厂的村户,如距离核心厂区不到400米的麦杆甸村和香柏村,属于600米卫生防护范围内,村民家中的灰尘含有极高浓度的铅,起居室亦有铅中毒风险。多项科研显示,儿童、孕妇和老人的健康更容易受重金属污染的影响。金鼎锌业在2006 年为了通过竣工验收审批,曾经编制麦杆甸村和香柏村的搬迁方案,可是事隔9年,搬迁的选址还是没有消息。

兰坪铅锌矿在1980至1990年代开始被当地人小规模开采,直至2003年,四川宏达集团开始入驻该地,并成立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过去十多年,该公司在金顶镇通过榨取天然资源获取累计36亿元利润。村民的健康及耕地土壤因为采矿冶炼活动而遭受十多年的污染,但地方政府因企业系地区龙头企业,从未对其严厉执法。

“我在当地遇见很多血铅超超标的孩子,其中一个的妈妈对我说,她的愿望就是想给娃一个安全的家,一个健康的童年,” 江卓珊说,“即使矿业公司纳再多的税,都不能成为当地政府牺牲人民健康的理由。”

中国是铅、锌这两种原料的全球最大供应国,同时需求量也居全球第一位。云南的铅锌蕴藏量全国最高,占比30%以上。本次调查中提及的兰坪县矿是该省其宗一例,已经开采逾三十年。多年的铅锌矿开采冶炼已致云南成为中国西部重金属污染最严重的省份,但与此同时,云南政府仍在不惜修改香格里拉附近保护区的边界给矿业公司让路。2014年12月环保部已公开点名云南省按期完成《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目标“存在较大困难”。

因此,绿色和平要求金鼎锌业和当地政府尽快安排村民搬迁。为解决更长远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云南省政府需检讨其有色金属行业规划,给出更加严苛的监管和更加可持续的发展规划。

调查报告下载:

点此下载

污染图集/航拍下载:

点此下载

媒体联络:

李菲  绿色和平资深媒体主任              +86-10-6554 6931       +86-186 0036 7082

相关阅读

23
2022.06

国际奥林匹克日 | 绿色和平的两场北京奥运故事

从08年夏奥到22年冬奥,一家国际环保组织的15年“陪跑”之路。

27
2022.05

灵魂一问:“去毒”这件事儿,电商平台做到位了么?

有毒有害物超标的商品出现在电商平台,不仅会影响消费者的健康,追起根本,更是严重的环境问题。它们之间有哪些关联?在“去毒”这件事儿上,除了仓促下架,电商平台又该如何监管与应对?

18
2021.06

不做“卷心菜” | 一份可持续、可“躺平”的工作指南

当“996+”的浪潮席卷职场,许多人一不小心就扮演了一颗圆滚滚的“卷心菜”,衍生出“酸、甜、苦、辣”多种烹饪方法。打工人不易,在万物皆可卷的2021年,除了暗暗研究摸鱼攻略,打工还能否玩出新花样吗?秉持“低欲望、少消费、淡泊名利”的生活态度,高举“反内卷”大旗的泛95后&00后们还能开开心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