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长江的双重身份:主要饮用水源地成最大“下水道”——中国饮用水源地调查第一期

2014年9月29日
饮用水安全已与食品安全同样成为最受关注的民生问题之一。近来频发的饮水危机事件更是暴露了中国饮
用水多环节管理流程中的漏洞与责任分担不明等问题,也增加了公众对城市供水的“不安全感”。

影响饮用水安全的因素错综复杂,但饮用水源地污染治理必是不可忽视一环。鉴于中国的水源地又以地表水(河流、湖泊)为主,因此,主要河流的水质情况与居民的身体健康唇齿相依。相关研究表明,饮用水源地已检出含有工业常见有毒有害化学品,其中部分物质并不能被当今净化技术彻底处理掉。这不仅暴露了饮用水源治理的薄弱,也表明中国化学品管理的相对滞后。

图片1

2014年9月1日,湖北省武汉市。汉江岸边的排水口处,三个人正在钓鱼。听钓鱼人讲,这里排出的是生活污水。摄影:绿色和平/刘飞越

 

饮用水源地管理乱象普遍

2014年7月至9月期间,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在长江上中下游沿岸3座主要城市重庆、武汉和南京进行了城市饮用水源地实地调查。调查发现三地多处水源地保护区内存在频繁的游泳、钓鱼等人为活动,甚至存在个别“水源保护区”的标志牌旁堆放生活垃圾等管理乱象。同时调查员在以上三座城市为中心城区供水的共9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获取了11份水体样本,对其所含的三类有机污染物邻苯二甲酸酯(PAEs)、双酚A(BPA)和全氟辛酸(PFOA)含量,以及中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以下简称《标准》)中三项常见检测指标pH值,高锰酸盐指数和重金属(铁、锰、铅、镉)含量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pH值、铁、锰、铅、镉、高锰酸盐指数、邻苯类物质DEHP和DBP的指标检测值均未超过《标准》中相应限值。另三个城市的全部样本水样中都检测出双酚A(BPA)和全氟辛酸(PFOA),目前中国并未对此两项有毒有害物质设立相关的水质标准限定。

 

2014年9月1日,湖北省武汉市。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正在提取汉江的水样。提取的水样看着还比较清澈。摄影:绿色和平/刘飞越

2014年9月1日,湖北省武汉市。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正在提取汉江的水样。提取的水样看着还比较清澈。摄影:绿色和平/刘飞越

 

邻苯二甲酸酯(PAEs)、双酚A(BPA)和全氟辛酸(PFOA)均为常见的人造工业化学品。邻苯二甲酸酯主要作为塑化剂使用,用于生产塑料制品、电子、医疗产品以及香水、指甲油等。双酚A也普遍存在于各类日用品中,包括包装材料、玩具和婴儿奶瓶等。全氟辛酸(PFOA)常见于润滑剂、化妆品和纺织品等制作流程。此类有毒有害物质普遍具有持久性、生物累积性、致突变和生殖毒性和内分泌干扰性等特征,潜在构成健康和环境危害。很多有毒有害物质并不能被现今普遍的水处理技术完全消除。而目前中国水环境标准中监管的此类有毒有害物质非常有限,更不在政府部门官方监测或水厂的常规指标中。

 

图注: 有毒有害物质饮水相关循环模式图

图注: 有毒有害物质饮水相关循环模式图

 

长江主要饮用水源地成最大下水道

长江是中国最长、水量最丰富、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也是中国主要饮用水源地,供给全国30%人口的饮用水。除此以外,这里更是当代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2012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成来自长江流域。但高速发展的代价是废污水排放总量的迅速增加,年接纳废水量位居全国各大流域首位,占全国近50%,已成为名符其实的全国最大“下水道”。

造成长江水质下降和环境污染的因素中,工业污染对环境的冲击属于其中一个主要因素。2012年,长江流域废污水排放总量为347.4亿吨,工业废水超六成占64.5%。研究显示,工业增加值比重每增加1个百分点,相对污染密度就会增加0.847个百分点受沿江工业园区及传统产业布局的影响,长江流域主要排污企业集中在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等工业。此外,生活污水污染、农业面源污染、长江航运污染同样使长江不堪重负。

2014年8月31日,重庆市。长江两岸高楼林立,长江中央有过往的船只。摄影:绿色和平/刘飞越

2014年8月31日,重庆市。长江两岸高楼林立,长江中央有过往的船只。摄影:绿色和平/刘飞越

 

加强水源地保护需多方投入

长江三城市饮用水源地实地调查第一期即暴露出公众保护意识薄弱、水质信息公开不足及污染物限排监督缺失等问题。绿色和平饮用水源地调查组长杜莎表示:“有毒有害物质已广泛存在于长江流域的城市集中式水源地水体中,这也意味着加强保障公众健康的措施刻不容缓。”对此,绿色和平呼吁政府应尽快:

  1. 加强水源地保护力度,改善水源周边环境,禁止可能污染水源的工业排污和人为活动;
  2. 确保水源地水质信息的公开度和透明度。提高水源地监测覆盖,包括增加监测指标和公开监测数据;
  3. 做好突发水环境污染的预警机制和应急准备,以更快速的污染反应,全面保障居民饮水安全;

建立化学品优先控制名单,完善对构成健康和环境危害的工业化学品生产、使用、排放的全生命周期管理,加强监管,以便更快在环境水体中识别与控制特征污染物。


更多材料支持以及饮用水源地调查进展,敬请联络:

李菲  绿色和平媒体主任   li.fei@greenpeace.org

相关阅读

26
2020.10

依托“垃圾”大数据,城市生活垃圾管理亟须步入新赛道

北京,2020年10月26日——生活垃圾与人类的生活如影随形、息息相关。随着线性经济模式“生产-消费-废弃”快速发展,生活垃圾不断增加,垃圾组分日益复杂,“垃圾围城“困局屡见不鲜。绿色和平对中国近40年来生活垃圾基本情况及其管理进行了回顾和总结,发现当前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存在废弃物管理策略理念陈旧 […]

为资源续航 ——2030年新能源汽车电池循环经济潜力研究报告
29
2020.10

为资源续航 ——2030年新能源汽车电池循环经济潜力研究报告

近三十年来,全球各类金属的产量成倍增长,其中用于生产电池的金属锂在2010年代的产量就达到1980年代产量的5倍之多1。除产量飙升之外,现代科技产品使用的各类金属材料种类也达到了历史顶峰。在1980年代,生产一台计算器只需要使用12种金属元素,而现在生产一部智能手机所需要的金属已经多达21种2。世界 […]

07
2020.12

环责险该如何破解“落地难”? ——绿色和平发布环境污染责任险研究报告

2020年12月7日,北京——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于今日发布最新研究报告《中国环境污染责任保险问题与分析》(以下简称《报告》)。中国重污染行业体量庞大,随之而来的污染问题给生态环境带来巨大压力。《报告》指出,环境污染责任险(下称“环责险”)作为重要的金融工具,可以通过保障赔付资金和分散企业财务风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