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回到笑容灿烂、蓝天常在的那一天

2013年4月24日

民谣歌手郝云

 

PM2.5个体暴露测试结果

(时间:2013年1月9日至1月11日)

 

一、PM2.5  与重金属个体日均暴露浓度检测结果

内容项

PM2.5个体暴露浓度

微克/立方米

PM2.5官方监测浓度

微克/立方米

纳克/立方米

纳克/立方米

纳克/立方米

2013年1月9-10日

140.69

126.53

33.71

248.91

4.59

2013年1月10-11日

278.52

362.47

38.19

430.71

8.57

平均值

209.61

244.5

35.95

339.81

6.58

相对应的国家标准(砷、铅、镉的标准为年均值)

75

75

6

500

5

相当于国家标准的

280%

600%

70%

130%

 

二、滤膜对比照

图注:郝云2013年1月9日中午到11日中午的滤膜

 

三、分析

  • PM2.5  对呼吸系统造成影响,它易在肺泡区沉着,溶入血液;不溶性部分则沉积在肺部,诱发或加重炎症。这使从事歌唱事业的志愿者受到影响。
  • 志愿者因为职业需要,经常需要在露天环境工作却不可以佩戴口罩(如大型演唱会等),从而比一般人有更高的PM2.5  暴露风险。

 

 

故事:

这个城市越来越发达 可总是没有地方玩耍

……仰着头我像只青蛙  看不见西山的晚霞

——郝云《这个城市》

小时候在郑州长大,中学至今定居于北京的郝云,总可在他歌词的字里行间里嗅出浓浓的怀旧味。而他,也总在歌词里道尽这座城市里小人物的的苦闷与想望,只是苦闷不总是小人物的专属,像郝云这样已拥有广大粉丝群的他,也跟生活在中国这广大土地上的人们一样,有着同样的困扰……

“开始注意到空气污染问题是十多年前的沙尘暴,这里几年沙尘暴算是少一些,但雾霾污染特别严重时,嗓子特别容易哑……。去年5月,我那帮歌手朋友都有嗓子哑的困扰,看医生时,医生特懂我们歌手的苦,他说如果要保养嗓子,那就不要唱歌吧!(苦笑)我自己在去年冬天去深圳前,便因为空气污染问题觉得嗓子哑,下了飞机后便开始发烧、感冒、流鼻涕,最后硬是进了医院、打了点滴后才又站在舞台上演出。”回忆起这些年北京的空气变化,郝云说。

靠嗓子吃饭的歌手,最害怕的就是嗓子哑,然而对身处于北京的郝云来说,空气污染所造成的嗓子困扰却又是最无法避免的,“北京虽是许多人工作及生活的重心,但这样的环境是无法长期居住的,特别是如果有孩子的人,更会担心孩子的健康”听到政府拟定2035年达到干净空气的政策目标,郝云说“太慢了, 总不能让每个人每天都用自己的肺去过滤空气。”

郝云说“常去国外的人就会知道北京的空气很糟,但最糟的是长期住北京的人都麻木了。”

 

被问到为什么想接受这次的PM2.5检测试验,郝云说:“举手之劳,每个人都能做。‘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不是口号,是人人都该做的事”。确实,环保从来不是只有有钱人在做的事,在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的《危险的呼吸—PM2.5的健康危害和经济损失评估研究》[1]中便指出“在现有的空气质量下,2012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四城市因PM2.5污染造成的早死人数将高达8572人,因早死而致的经济损失达68亿人民币”,68亿人民币,这笔经济损失,人民承担不起,国家也负荷不了!

 

我想回到那一天 那时的天是那么蓝 我们笑容那么灿烂

郝云在《回到那一天》如是唱着。如果时光能倒转,你希望我们的空气可以重回到哪一天?如果时光能往前转,你希望好空气什么时候到来?



 

阅读更多空气检测中的重金属故事,请回到专题首页

相关阅读

23
2022.11

气候大会可守住“基本线”,但并非应对气候危机的终极方案

本文作者 袁瑛 绿色和平中国总负责人,首发于《南方周末》2022年11月20日。

22
2022.11

最新报告:中国车企低碳竞速拉开差距,比亚迪领跑

报告发现,十家汽车集团的低碳化转型进展和质量参差不齐,其中比亚迪排名第一,一汽集团、东风集团进展迟缓,排名垫底。

21
2022.11

回顾COP27 | 倡导公众行动,绿色和平与生态环境部宣教中心等共办中国角边会

2022年11月20日,沙姆沙伊赫——在埃及沙姆沙伊赫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经过两晚的“加时”谈判后终于落下帷幕,损失和损害融资基金机制的设立标志着气候正义的新曙光。 本次COP27大会,又被称为是“非洲的气候大会”,讨论重点包括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承诺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