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绿色和平针对绍兴县政府的回应

2012年12月6日

浙江绍兴滨海工业园区一家印染厂,有5台印染机的企业每天大约需要颜料500斤,加上其它助剂,每天配制大约5000斤以上的颜料浆。每次印完布料都需要进行清洗,一天大约要清洗4次。 © 绿色和平/邱波

 

针对绍兴县政府的回应,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李一方做出如下回应: 

  • 环保部部长周生贤曾说过:“必须避免出现‘两张皮’,人民群众遭受污染之苦,而监测数据自说自话。”绍兴县政府在回应中提到,污水COD、氨氮等18个污染因子均达到了国家标准。绿色和平希望绍兴县政府能够公布所有18项指标的具体内容、检测结果以及取样地点等详细信息。同时,COD、氨氮等基础的检测指标只能反映污水中有机污染物的总量,并不能反映出我们所检测的多种致癌物和生殖毒性物质存在的情况。
  • 这次绿色和平检出的有毒有害物质大部分都被列入了《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选测项目,同时我们此次所检测的苯胺类还是《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的必测项目,希望绍兴县政府和科研单位能够公布的全面检测数据,这样才能为进一步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依据。
  • 绍兴县政府提到对污水处理厂和所有企业都进行过多次监督检测,这些数据政府也应该对公众公开,公众有权力知道自己生活的区域附近都排放了哪些污染物。此外,我们也呼吁绍兴和萧山政府及工业园区的企业成为严格执行环保部新政《危险化学品环境管理登记办法》的典范,率先公开化学品使用和排放信息。
  • 在回应中,县政府也提到近年来将印染厂都迁入了滨海工业园区,使用集中式的污水处理厂处理和排放废水。然而,污水处理厂不是万能的。很多有毒有害物质一旦在生产中使用,就很难通过污水处理厂被彻底消除,一旦进入环境,就会威胁环境和居民的健康。末端治理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从源头控制使用才是根本。

除此之外,我们在当地走访看到很多村民都在承受癌症病痛,或是因为癌症失去至亲。毋庸置疑的事实是,绍兴这样一个江南水乡,由于这些工厂的污染,当地居民的生活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就连日常用水都无法保障,在一些污染严重地方甚至接触河水都会导致疾病。当然这样的情况不止发生在绍兴的三江村,甚至不止发生在绍兴或是浙江省,不过是中国有毒有害物质污染的冰山一角。我们希望政府尽快建立完善的有毒有害物质环境管理政策,才能最终保护人民健康和环境不受威胁。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

相关阅读

23
2022.06

国际奥林匹克日 | 绿色和平的两场北京奥运故事

从08年夏奥到22年冬奥,一家国际环保组织的15年“陪跑”之路。

27
2022.05

灵魂一问:“去毒”这件事儿,电商平台做到位了么?

有毒有害物超标的商品出现在电商平台,不仅会影响消费者的健康,追起根本,更是严重的环境问题。它们之间有哪些关联?在“去毒”这件事儿上,除了仓促下架,电商平台又该如何监管与应对?

18
2021.06

不做“卷心菜” | 一份可持续、可“躺平”的工作指南

当“996+”的浪潮席卷职场,许多人一不小心就扮演了一颗圆滚滚的“卷心菜”,衍生出“酸、甜、苦、辣”多种烹饪方法。打工人不易,在万物皆可卷的2021年,除了暗暗研究摸鱼攻略,打工还能否玩出新花样吗?秉持“低欲望、少消费、淡泊名利”的生活态度,高举“反内卷”大旗的泛95后&00后们还能开开心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