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绿色和平针对绍兴县政府的回应

2012年12月6日

浙江绍兴滨海工业园区一家印染厂,有5台印染机的企业每天大约需要颜料500斤,加上其它助剂,每天配制大约5000斤以上的颜料浆。每次印完布料都需要进行清洗,一天大约要清洗4次。 © 绿色和平/邱波

 

针对绍兴县政府的回应,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李一方做出如下回应: 

  • 环保部部长周生贤曾说过:“必须避免出现‘两张皮’,人民群众遭受污染之苦,而监测数据自说自话。”绍兴县政府在回应中提到,污水COD、氨氮等18个污染因子均达到了国家标准。绿色和平希望绍兴县政府能够公布所有18项指标的具体内容、检测结果以及取样地点等详细信息。同时,COD、氨氮等基础的检测指标只能反映污水中有机污染物的总量,并不能反映出我们所检测的多种致癌物和生殖毒性物质存在的情况。
  • 这次绿色和平检出的有毒有害物质大部分都被列入了《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选测项目,同时我们此次所检测的苯胺类还是《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的必测项目,希望绍兴县政府和科研单位能够公布的全面检测数据,这样才能为进一步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依据。
  • 绍兴县政府提到对污水处理厂和所有企业都进行过多次监督检测,这些数据政府也应该对公众公开,公众有权力知道自己生活的区域附近都排放了哪些污染物。此外,我们也呼吁绍兴和萧山政府及工业园区的企业成为严格执行环保部新政《危险化学品环境管理登记办法》的典范,率先公开化学品使用和排放信息。
  • 在回应中,县政府也提到近年来将印染厂都迁入了滨海工业园区,使用集中式的污水处理厂处理和排放废水。然而,污水处理厂不是万能的。很多有毒有害物质一旦在生产中使用,就很难通过污水处理厂被彻底消除,一旦进入环境,就会威胁环境和居民的健康。末端治理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从源头控制使用才是根本。

除此之外,我们在当地走访看到很多村民都在承受癌症病痛,或是因为癌症失去至亲。毋庸置疑的事实是,绍兴这样一个江南水乡,由于这些工厂的污染,当地居民的生活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就连日常用水都无法保障,在一些污染严重地方甚至接触河水都会导致疾病。当然这样的情况不止发生在绍兴的三江村,甚至不止发生在绍兴或是浙江省,不过是中国有毒有害物质污染的冰山一角。我们希望政府尽快建立完善的有毒有害物质环境管理政策,才能最终保护人民健康和环境不受威胁。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

相关阅读

26
2020.10

依托“垃圾”大数据,城市生活垃圾管理亟须步入新赛道

北京,2020年10月26日——生活垃圾与人类的生活如影随形、息息相关。随着线性经济模式“生产-消费-废弃”快速发展,生活垃圾不断增加,垃圾组分日益复杂,“垃圾围城“困局屡见不鲜。绿色和平对中国近40年来生活垃圾基本情况及其管理进行了回顾和总结,发现当前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存在废弃物管理策略理念陈旧 […]

为资源续航 ——2030年新能源汽车电池循环经济潜力研究报告
29
2020.10

为资源续航 ——2030年新能源汽车电池循环经济潜力研究报告

近三十年来,全球各类金属的产量成倍增长,其中用于生产电池的金属锂在2010年代的产量就达到1980年代产量的5倍之多1。除产量飙升之外,现代科技产品使用的各类金属材料种类也达到了历史顶峰。在1980年代,生产一台计算器只需要使用12种金属元素,而现在生产一部智能手机所需要的金属已经多达21种2。世界 […]

07
2020.12

环责险该如何破解“落地难”? ——绿色和平发布环境污染责任险研究报告

2020年12月7日,北京——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于今日发布最新研究报告《中国环境污染责任保险问题与分析》(以下简称《报告》)。中国重污染行业体量庞大,随之而来的污染问题给生态环境带来巨大压力。《报告》指出,环境污染责任险(下称“环责险”)作为重要的金融工具,可以通过保障赔付资金和分散企业财务风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