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一年零一天︰宁静的反核最前线

2012年3月14日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福岛核灾的纪念活动,随着3月12日这个核泄漏一周年的日子而落幕。但在日本那一边,反核的工作依然在默默进行中。

—— 绿色和平项目主任杨文友

福井市

3月3日,我晚上来到日本福井县的福井市。那是一个小而宁静的城市,街道上早已是行人稀疏,对比东京来说差距很大。但在这里,一场反核的保卫战正在上演。福岛核灾后,日本的核电厂在人民的反对下逐渐停止运作,现在只有两个反应堆依然在运作中,而且都会在5月前停止。但核电的利益集团正在设法重新启动这些核电厂,而福井正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日本绿色和平的项目主任花冈和佳男向我简单介绍了福井的现况︰福井是日本的一个核电大县,拥有全日本1/4的核反应堆,总数达到了14个,比福岛多出4个。福岛核灾后,由于核电厂已经全部关闭,核电利益集团要使这些核电厂死灰复燃的话,必需得到首相、县议会主席、市/镇议会主席三方的同意。现在首相野田佳彦已经开了绿灯,表示只要地方政府同意,他就会批准重新开启核电厂;有传言说他甚至会亲临福井,以政策优惠来利诱县议会。如果福井的核电厂重新运作,就会形成一个缺口,让日本其他地方的核电厂都重新运作。

绿色和平在福井的临时办公室

福井敦贺核电厂

2月和3月是福井县县议会的大会会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重开核电厂的讨论。核电利益集团的代表已经在福井向议员展开了重开核电厂的游说工作,所以日本绿色和平的几个成员在这里设立了临时办公室,连同地方居民一起阻止核电厂重新开启。

我们在这里动员居民一起监察议会的讨论,我们拿着定时器计算议会讨论核问题的时间,又记录讨论内容。很多居民都参与其中,让议会的旁听席长期爆满,更成为了日本报纸上的话题。同时,我们和德国的核电专家约见不同的议员,说明核电的危害,以防止他们被支持核电的说客隐瞒欺骗。另外,我们也找来了各地的游客,在福井的名胜古迹举起写着“我爱福井,不要核电”的标语拍照,让当地人了解关闭核电厂会有助于其他产业,例如旅游业的发展。

回望过去的同时,我相信展望未来更加重要。在到访福井前,来自绿色和平全球13个办公室的一共20多个代表在2月28日的凌晨分成两个小队,一队人把从世界各地收集得来的、以不同语言写上的祝福和心愿绑在五彩缤纷的布料上,并把这些心愿带到象征日本的富士山上,让它们随风飘扬,表达我们对福岛人民的祝福。另外一队人则在富士山下的河口湖,展示出一幅写上“给我无核未来”的大型横幅,表达我们对无核未来的追求

路或许很长,但只要一路上有你们的支持,一步一步,我们总能到达清洁、安全、无核的未来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