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辐射海苔,揭示日本灾后重生的“绊脚石”

2011年5月17日

绿色和平在日本采集的海苔样本。

重返家园路上令人举步维艰的“绊脚石”

包括香港办公室项目主任古伟牧在内的绿色和平调查队伍兵分两路,从海陆两方面采集了日本海产的样本。结果发现,日本福岛核电厂一带海岸的海苔均受核辐射污染程度远远超过了官方所订的安全标准。海苔受辐射污染,表示对人体损害很大的放射性物质很可能已经从海洋食物链中扩散开来。

日本东北部是世界知名的渔业重镇,不少渔民希望能够尽快恢复捕鱼以维持生计,可是日本官方没有加紧调查日本海产受到的核辐射污染,也没有及时向公众通报,捕鱼活动极有可能加快了核辐射扩散,其影响甚至可能是全球性的。

日本政府作为最重要的把关者应该立即采取行动阻止核辐射情况恶化,除了稳定福岛核电厂的情况之外,更应该密切监察各种可能有核辐射扩散的渠道,尤其是食物链。让公众知情更是政府的责任。一旦采取行动,必定会影响渔民的生计,日本政府也应该向这些渔民们提供补助,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扩展阅读:海鲜背后的核幽灵

“民以食为天”,对于日本人民来说,海鲜已经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食品。而不仅仅是日本本岛,除了海苔,日本海参、生蚝、刺身、鲍鱼……等,都是为人熟知和喜爱的食品。以下是绿色和平项目主任古伟牧在日本民间收集海鲜样品以及目睹渔民生计的现场情况。

为海苔与其它海鲜样品拍照

古伟牧到达日本办公室后,第一项工作就是为之前绿色和平在不同地点搜集的海鲜样本拍照,作为整个研究的纪录。由于采样已经在几天前就展开了,所以样本的鱼腥味已经非常刺鼻。除了鱼腥味,整个拍摄写真的过程最痛苦的其实是那非常谨慎的工作程序。因为手里的海产品都是可能受到辐射污染的样本,就算眼前是一堆让人垂涎三尺的生蚝,工作人员依然要时刻戒备。

绿色和平项目主任古伟牧在日本办公室为海产样本拍照、做记录。

大家也许可能会问为什么不搜集鲑鱼、金目鲷、章红鱼等大家在寿司店常见而且耳熟能详的名字?原来是因为海啸过后,东日本沿岸的渔民们都表示鱼群不再像往常一样出现了,所以没有办法搜集到大家熟知的鱼类样本,只有转向贝壳类海产品及海苔入手。

虽然我们选取的样本并不是寿司店出现的样本,但当时与古伟牧合作为海产品拍照的日本同事Wakao,在过程中却不断告诉大家这种海苔好吃,那种海苔也不错。可惜最后的调查结果依然让人震惊与失望,这种处于食物链底端、为人类喜爱的海产品更是更多动物食物的海洋植物,居然受到了核泄漏事故如此的荼毒!

深入民间收集海产样品

在东日本沿岸搜集样本的旅程就由晨光初现的5:00开始,因为渔夫总是早睡早起的一群。这次旅程需要搜集的是福岛以南沿岸的海产,古伟牧及其他工作人员早上到访其中一个名为“勿来渔港”的小渔港。在当地第一艘入港渔船的协助下,我们得到了海苔和类似白饭鱼的样本。

接着工作人员们再走访了大概六、七个渔港,搜集了足足一箱的样本,在海鲜市场里大家也成功地找到了部分当地土产的海产品。可惜在鹿岛渔港的采样工作让我们也第一次吃了“闭门羹”:当地的渔夫拒绝我们的请求,拒绝提供任何样本。这难免让人有些遗憾,因为当地的市民们就此白白失去了一个得到信息的机会。如果经过化验后发现当地的海产品是安全的话,鹿岛居民就可以换来一个“安心”;如果当地的海产品受到污染,鹿岛居民就更应该知道,换来一个“小心”。可惜现在对鹿岛的海产品,市民们仍然只能继续担心。

日本小渔港中的海鲜摊位。

样品收集与调查项目中同行的摄影师告诉古伟牧,他和家人已经不会再购买东日本的海产品了,他暗地里也不禁担心日后渔民们的生计。看到伫立远处的东海核电站,我们在担心之后,只有更担心。受灾害影响的日本民众回到正常生活非常不容易,希望绿色和平的调查能够帮助日本民众清除“绊脚石”,尽快重建家园。

相关阅读

11
2023.01

林业碳汇风险难避,使用碳抵消应谨慎 | 观点

在“双碳目标”提出和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市场或将重启的刺激下,中国林业碳汇发展开启了“加速模式”。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最新梳理与分析了当前全球森林生态系统的碳汇潜力、林业碳汇风险与市场乱象。

11
2023.01

媒体简报发布:林业碳汇交易增长与风险并存 企业应谨慎使用碳抵消

企业需认识到林业碳汇对减排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应减少化石燃料排放,依靠能源转型、产业技术升级来实现净零排放目标。

04
2023.01

来关注告急的冰冻圈 | 绿色和平经典回顾

2007年夏天,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气候和能源项目组远赴位于世界最高峰喜马拉雅山脉的绒布冰川。他们手持1968年的绒布冰川历史照片与当时的冰川现场进行了对比——在39年时间里,绒布冰川退缩了近300米。 后来,前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把绿色和平拍摄的这张对比照片(如上图)放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这是来自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