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绿色和平:中国粉煤灰排放惊人,已成工业固体污染之首

2010年9月15日

2010年6月,山西省朔州市,神头第二发电厂所在的水磨头村灰场煤灰飞扬。细小的颗粒在轻微的扬风下变成铺天盖地的“煤灰风暴”,钻入人的口鼻。

“中国所面临的粉煤灰问题的规模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杨爱伦表示,”粉煤灰是火力发电的必然产物,每消耗4吨煤就会产生1吨粉煤灰。中国的火电装机容量从2002年起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因此,粉煤灰排放也在过去8年内增长了2.5倍。”

[视频]粉煤灰的真实世界

绿色和平在报告中指出:2009年,中国粉煤灰产量达到了3.75亿吨,相当于当年中国城市生活垃圾总量的两倍多,其体积可达到4.24亿立方米,相当于每两分半钟就倒满一个标准游泳池,或每天一个水立方。

下载绿色和平最新报告(PDF,4MB)

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原因, 全球变暖影响, 全球暖化, 全球气候变暖, 太阳能, 新能源, 气候变暖, 清洁能源, 粉煤灰, 绿色能源, 风能

2010年7月到8月间,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对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电厂的灰场进行调查。

绿色和平在粉煤灰样品中还检测出20多种对环境和人体有害的物质,其中包括可能导致神经系统损伤、出生缺陷甚至癌症的重金属。按照报告的估算,中国每年约有共2.5万吨的镉、铬、砷、汞和铅这五种国家重点监控的重金属,随粉煤灰的排放进入到自然环境中。绿色和平针对部分火电厂灰场附近的地表水和地下井水的检测也显示出多种有害物质的浓度超过了国家的相关标准。

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原因, 全球变暖影响, 全球暖化, 全球气候变暖, 太阳能, 新能源, 气候变暖, 清洁能源, 粉煤灰, 绿色能源, 风能

2010年7月至8月,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对山西省朔州市神头第二发电厂的灰场污染情况进行了调查。马邑村,历史一直可以追溯到唐朝以前,灰场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历史古地。粉煤灰污染使得村民健康受到威胁、地窖无法使用、牛羊养殖困难、农田不能耕作。

杨爱伦指出:”在我们调查的14家火电厂中,大多数灰场的选址、防扬散、防渗漏、防流失措施远不足以达到有效防治粉煤灰环境污染的目的。粉煤灰中的有害物质已不可避免地污染了周围的土壤、空气和水,不仅威胁到附近居民的身体健康,还会通过食物链危害到更大的公众群体。”

“然而,中国的粉煤灰污染问题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杨爱伦说,”其中最大的假象便是普遍认为中国的粉煤灰综合回收利用率能达到60%以上,而实际情况可能都不到30%。”

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原因, 全球变暖影响, 全球暖化, 全球气候变暖, 太阳能, 新能源, 气候变暖, 清洁能源, 粉煤灰, 绿色能源, 风能

2010年7月到8月。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电厂将山谷的空间分为十数份,逐个进行填灰,填坑中间的水洼由于充溢着各种化学物质而呈现出诡异的蓝色。

绿色和平呼吁进一步完善粉煤灰治理的相关政策法规,并加大环境执法力度,以更加有效地应对中国粉煤灰污染的环境挑战。”但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粉煤灰问题只是煤炭使用造成的诸多环境破坏的一部分。对煤炭的过度依赖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环境、社会和健康代价,燃煤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更已成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最大挑战。”杨爱伦最后总结说:”中国必须尽快优化能源结构,大力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和发展可再生能源,才能真正摆脱煤炭给我们带来的环境噩梦。”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媒体联络:

李剑阁 绿色和平媒体主任    +86-10-65546931*157

图片下载:photo.greenpeace.org

加入绿色和平

相关阅读

19
2022.05

索尼计划提前10年实现碳中和及100%可再生能源使用,三星、小米、OPPO等需奋起直追

为和亚洲乃至全球的科技同行们保持同一步调,三星、小米、OPPO需尽快制定及落实2030年前实现包含供应链在内的碳中和及100%可再生能源使用目标。

25
2022.03

厨余中的低碳密码——从“源头减量”到“资源化利用”

随着厨余垃圾产生量不断增长,低碳、高效、可持续的垃圾处理方式和处理能力仍存在缺口。要真正实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倡导的“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原则,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原则,除了改善政策管理,需要从厨余垃圾生命周期每一个环节发力借鉴部分国家和地区在“ […]

24
2022.03

“多级精炼”实现“变废为宝”,浙江因地制宜提高易腐垃圾经济环境双重效益

2022年3月24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中华环保联合会、浙江省经济信息中心和浙江工业大学联合发布研究报告《浙江省易腐垃圾处理典型案例及成本效益分析》,在总结浙江省易腐垃圾处理典型经验基础上,使用成本效益分析方法对典型案例进行了经济、环境成本效益评估。报告指出,项目规模越大、产业链越长、副产品越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