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环境激素”惊现长江鱼体,有毒有害物质急需监管

2010年8月25日

绿色和平工作人员正在处理鱼类样本。

“环境激素”入侵食物链?

鲤鱼和鲶鱼,不仅是长江流域最常见的鱼类之一,也是大家最常食用的鱼类。然而,正是从这两种鱼的体内,测出了被称为’环境激素’的壬基酚(NP)和辛基酚(OP)。除此之外,《”毒”隐于江》调查报告还显示,在这些取自长江上、中、下游不同城市的鱼体内,广受国际关注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全氟辛烷磺酸(PFOS)也赫然在列。部分鱼体内则还检测出了汞、铅、镉等重金属。其中,NP和OP两种物质可导致雌性性早熟以及雄性精子质量下降、数量减少等性发育和生殖系统问题。

“这些有毒有害物质在生物体内具有累积性,因而可以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形成健康隐患。”绿色和平水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武毅秀说。壬基酚已经在我国很多的河水及沉积物中检出,包括重庆地区的饮用水。 一份最近的研究也显示,中国婴幼儿和儿童的血液样本中发现了全氟辛烷磺酸的存在。

下载报告《”毒”隐于江–长江鱼体内有毒有害物质调查》(PDF,3MB) 

有毒有害物质,寻踪始作俑者

此次被检出的化学物品均被大量的用于工业生产中。例如,壬基酚和辛基酚是洗涤剂、纺织产品、以及皮革涂饰中极为常见化学原料,而全氟辛烷磺酸则被广泛应用于纺织品、地毯、造纸、防水涂料、消防泡沫等产品中。

中国水污染防治, 有毒有害物质, 水污染, 水污染图片, 水污染治理, 水污染现状, 水污染的危害

从湖口至上海的运沙船,船员朱小庆说:”我们生活在长江,喝的是长江水,这水有点味,但说不出什么味,长江水质不好,我们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然而近10年来,长江流域的工业污水排放量迅速增长了67% 。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质不仅给长江流域本已脆弱的生态系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也为我国居民健康和生态环境带来巨大威胁。

消除污染,问路前方

我国政府正在大力治理汞、铅和镉等重金属引发的污染问题,但对于本次检出的全氟辛烷磺酸、壬基酚和辛基酚等有毒有害物质的监管,仍处于起步阶段,尚未纳入监管体系。与此同时,这些有毒有害物质在中国的产量却在迅速增加。壬基酚(NP)在中国的产量自1995年至2003年增长了一倍以上,占到世界年产的26% ,而全氟辛烷磺酸(PFOS)的产量从2004年到2006年短短三年里增长了四倍 。

中国水污染防治, 有毒有害物质, 水污染, 水污染图片, 水污染治理, 水污染现状, 水污染的危害

武汉菜市场上各种鱼类丰富。

武毅秀说:”更高的产量势必会增加人和其他生物接触到这些化学物质的风险,中国公众正毫无保护地暴露于不断增长的有毒有害物质威胁之下。”绿色和平呼吁中国立即加强有毒有害物质监管,尽快摸清当前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的情况,并加速出台管理规定,来逐步减少、限制并最终消除有毒有害化学物质的使用和排放。

水污染常见问题汇总 (PDF,200KB)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志愿者,环保志愿者,绿色和平志愿者

相关阅读

23
2022.06

国际奥林匹克日 | 绿色和平的两场北京奥运故事

从08年夏奥到22年冬奥,一家国际环保组织的15年“陪跑”之路。

27
2022.05

灵魂一问:“去毒”这件事儿,电商平台做到位了么?

有毒有害物超标的商品出现在电商平台,不仅会影响消费者的健康,追起根本,更是严重的环境问题。它们之间有哪些关联?在“去毒”这件事儿上,除了仓促下架,电商平台又该如何监管与应对?

18
2021.06

不做“卷心菜” | 一份可持续、可“躺平”的工作指南

当“996+”的浪潮席卷职场,许多人一不小心就扮演了一颗圆滚滚的“卷心菜”,衍生出“酸、甜、苦、辣”多种烹饪方法。打工人不易,在万物皆可卷的2021年,除了暗暗研究摸鱼攻略,打工还能否玩出新花样吗?秉持“低欲望、少消费、淡泊名利”的生活态度,高举“反内卷”大旗的泛95后&00后们还能开开心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