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从巴厘到哥本哈根

2010年8月13日

期待了两年的哥本哈根大会总算开始了。在这个时候,禁不住回想起两年前的巴厘会议。当时谈判进展的特别艰难,最后关头,眼看谈判的成果又要因为美国的反对而付诸东流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在各国代表团的指责声中,美国的态度突然大逆转,发言表示同意通过“巴厘路线图”。印象最深的是,当时会场内先是十秒的寂静,显然大家都在恍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然后随着第一声掌声,整个会场成了一片欢呼的海洋,好多人甚至激动的哭了。

两年过去了,对比在巴厘岛时对哥本哈根的期望,还是有不少出乎我意料的情况,总结了以下三个“没想到”。

首先是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持续不作为。巴厘岛是布什政府的最后一届谈判,当时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奥巴马已经派人组团出席巴厘会议。大家都期望,奥巴马当上总统之后,可以成为全球气候领袖。但是,奥巴马上台已经一年,美国在国际气候谈判中的阻碍角色却没有改变,美国国内的气候立法也是止步不前。可见之前将美国在减排问题上的不作为都归咎于布什和共和党是我比较幼稚的分析。不得不看到的是,国内的污染工业集团利益对于美国政治的控制程度,远不是一个有个人诚意的总统可以撼动的。

另一个让人惊喜,也是让倍感骄傲的事,是发展中国家根据自身可持续发展,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积极转变。两年前“巴厘路线图”达成的时候,我们这些环保人士觉得发展中国家向前跨出了重要一步——从只强调发达国家要对气候变化负责,到同意发展中国家自己也会依据各自的国情采取更大的减排努力,当然这需要富国给予资金和技术的支持。

当时没想到的是,仅仅两年的时间,主要的发展中国家步伐不断迈进,从零散的减排“行动”到提出全国低碳发展的计划、甚至拿出确切的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目标!在巴厘岛,“目标”这个词对发展中国家几乎还是一个禁词。今年9月份,我和同事们紧张的盯着联合国网络直播,等待胡主席在地球那一边的纽约气候峰会上做发言,听到中国提出要“大幅度”降低炭排放强度。11月底,中国的这个“大幅度”数字出台。几天后,印度的数字也出来了。就在离大会开幕15个小时前,南非也给了世界一个大大的惊喜:到2020年削减34%的预期排放增加量,并且总排放量会在2020年到2025年之间达到峰值。这样一来,加上之前的印尼、巴西,所有的新兴国家都已经拿出了碳排放控制目标!榜样的力量真是无穷的!现在,反倒是发展中国家对未来看得更清楚,走的更坚定了。

当然、最最想不到的,还是哥本哈根会从一个普通的部长级联合国会议,升级成了如今的国家元首会议。截至开会,已经有90多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确认来参加哥本哈根大会,这充分证明了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全球政治外交的重要议题。中国的温家宝总理也会出席。美国总统奥巴马原本只打算在他去奥斯陆领诺贝尔和平奖的路上,顺道在9日到哥本哈根来亮个相,但在各方的压力下,上周奥巴马已经确认会来参加18日的国家元首会议。

“巴厘路线图”的重要决定之一就是在哥本哈根大会上达成下个阶段的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协议。今天,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接下来的十几天,让我们拭目以待!

——杨爱伦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

加入绿色和平

相关阅读:

“百家炭秘”博客——揭示煤炭问题,展望能源革命

哥本哈根的困境与机遇

直击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专题

中国能够成为世界低碳发展的领袖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