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中国绿色GDP核算终于迈出艰巨一步

2006年9月12日

北京街头的一个行人戴上口罩,以减少污浊空气的吸入。

回顾过去百余年的经济发展,人类和生态环境皆付出了难以挽回的巨大代价。究其原因,是由于人们在追求经济发展的同时,忽略了相关的制约因素,特别是环境污染和治理成本。

现在,中国经济正高速发展,近年来,各地发生的严重环境公害和多起重大环境污染事件,引起了公众和国内外专家的深切关注和思考,这种泥沙俱下的发展模式究竟能持续多久。中国如何真正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如何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贯彻到国家的治理体系和对官员的考核体系中,将绿色GDP引入中国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催生了。

自从1993年联合国统计署正式出版《综合环境经济核算手册》,首次正式提出了”绿色GDP”的概念,一些国家开始积极推动有关计算,但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开展相关的全面环境经济核算工作。

由于尚未有人进行过同类核算,我国绿色GDP核算的可靠性,以及我国参考发达国家的标准是否适用等问题,使得”绿色GDP”在中国的核算研究一度饱受质疑。

绿色和平认为,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发展情况备受注目是理所当然的,但即便困难重重,这项开创性的尝试依然需要极大的鼓励和支持。正如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所言,由于部门局限和技术限制,已计算出的损失成本只是实际资源环境成本的一部分,一个完整的绿色GDP还需要更为艰苦的工作。

展望将来,如果绿色GDP能真正落实到国家的诸多发展环节,环保诸因素被纳入到各个地方的长远规划当中,我国的可持续发展必将得到有力保障。我们期待着中国绿色GDP的核算研究能够进一步扩大范围,完善方法,逐步形成一个长效的核算制度。

连接:

《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