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京都得救了,但地球呢?

2004年10月22日

来自19个国家的绿色和平成员要求普京总统签署京都议定书。

世界各国都已签订京都议定书,唯独是布殊政府拒绝签署,容忍美国成为世上最大温室气体释放国家,从中我们可看到各国之间的政治角力 。

我们只能期望在踏进新纪元中,会出现一场与二十世纪工业革命规模相等的能源革命。

现时的国际气候情势,旨在”避免灾难性的气候转变”。不幸的是,”灾难性”是指对关注者或受害者而言。对于太平洋小岛上的居民,他们的家园将被淹没在巨浪之中;对北极的土著而言,气候转变已扼杀他们既有的生活方式,这些都是”灾难性”的铁证。在加勒比海,佛罗里达甚至是近期在日本台风中家园尽毁的受害人,还有两年前死于欧洲热浪中数以万计的人们,他们都能力证气候转变已进入危险状态。

摄氏二度

科学家指出,气候转变不只为全球带来负面影响,而且是灾难性的,甚至是无可挽回。

他们以摄氏二度(华氏3.6度)为工业化前全球平均温度上升的基准。如果我们现在把所有烟囱关闭,释放至臭氧层的温室气体就足以令气温上升摄氏1.3度,即华氏2.3度。

如果全球气温升幅到达那个基准,那将会是个恶耗。格陵兰的冰块极有可能因而完全溶化;亚玛逊森林的生态系统也因而崩溃;数亿人因而顿临饥荒;数千万人会在非疫区受疟疾感染;而数百万人将因水灾而无家可归,更有数十亿人口将面临缺水危机。

“我们已目击海上暴风雨日益增加,城市水灾亦然。”英国首席科学家David King说:”全球暖化会令气温上升的水平和频率不断增加。”Dr. King同时警告,气候变化比恐怖主义带来更严重的威胁。

“行动需要代价,但我们仍能承担;若我们视若无睹,那就是坐以待毙。”Dr. King于伦敦市中心的第三届绿色和平业务讲座中说。

可幸的是,美国已有一些团体正积极游说努力打破布殊政府及埃克森-美孚石油化工公司的敌对态度,详情可见”绿色和平简报:京都,美国与业务”。

我们深信,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必须于2020年前回落至1990年的水平,并于本世纪中减少排放达50%。(详见”绿色和平简报:我们还能忍受气候变化多久?”)。

但近来的二氧化碳排放增加,原因未明,若此趋势于往后数年持续上升,那以上的估计可能也过于保守。

现在我们有了京都议定书,剩下来的,就要看各国政客能否在气候剧变前作出行动。

坐言起行

请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需要您的支持。我们绝不接受企业或政府的赞助,而是全赖数百万会员集腋成裘,以保持绿色和平的独立性,为地球出一分力。绿色和平的存在是为了脆弱的地球不平则鸣。已经千疮百孔的大地需要治本之道,需要变革,更需要我们身体力行去保护她!请即成为我们的会员,支持我们!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