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前途光明的中国可再生能源

2004年4月7日

Wind farm in Nanáo, Guangdong

这并不只是”理想”,现实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领导者,正在迈出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重要一步。广东的风能和新疆的太阳能,都有着为中国带来无穷的可再生能源的潜能。

就在上月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国家呼吁各地创造绿色GDP,把环境成本计算在经济发展的成本之内。而国家也在不断投入大量资源,控制污染和解决过热的能源需求。去年,人大已通过在本年底完成可再生能源立法的草拟和程序。这些都在显示了国家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决心,和希望获得欧盟国家的大幅投资愿望。

到本星期,欧盟-中国可再生能源政策和投资会议在北京举行,然后就是4月7至9日的2004亚洲可再生能源展览会。这些活动不单是属于相关行业,而且更展示了中央政府和国际机构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政治决心。

绿色和平有幸被邀请参与这次展览会。绿色和平来自中国、英国、菲律宾和荷兰的代表组成了国际团队参与这次活动。这次活动对绿色和平在中国的发展,以及我们要求深化中国政府在环保议题上的投入,都是具有重要意义。

绿色和平在会场受到热烈的关注。我们的同事Red说,”展览会带出了令人振奋的信息:可再生能源就是解决气候变化的方案,而且肯定了绿色和平在当中可以担当一定的角色。”

绿色和平的展览摊位挤满了来自政府、工业界、学术界和媒体的代表。不少参与筹备2008北京奥运会的官员想跟我们取得联系;北京科技大学校长则表示绿色和平可以与中国学术界合作,共同研发可再生能源。

北京的同事早已回到办公室,稍作休息,尤其是来自英国的Robin和Donna与中国的。Robin刚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访问、Donna继续她的“博客广播”,而喻捷则对她在短短一星期内完成这件伟大的工作感到兴奋。

喻捷在完成她的演说时说,现在的状况展示了两个中文字–“危”与”机”:”危”就是气候变化、”机”则是可再生能源开发。她说,”国家已经明确了解到气候变化的严重性,并正在采取行动,寻找出路,在这点上,中国与绿色和平实际上是不谋而合的。”

国家庞大的人口与快速增长的经济,都是推动中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主要动力。而中国也大力投入,避免重蹈其它国家由于发展需要而牺牲环保的老路。相对而言,美国政府拒绝接受国际公认的《京都议定书》,漠视了气候变化带来的冰川融化、洪水干旱、饥荒等严重后果,高下立见。

事实上,可再生能源技术已渐趋成熟,所欠的只是各国政府的大力投入,特别是来自欧盟和美国财政上的投入。各国政府每年投入开发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的支出共约3,500亿美元。这3,500亿美元便造成了严重的温室效应,还没有包括人命财产和环境的损失。我们希望这笔资金可以转移到像中国、印度、巴西和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的可再生能源事业上。

中国正面临缺电危机,亟待解决,我们可以做的就是鼓励国家开发可再生能源。假如中国跟随其它西方国家的发展老路,不顾发展过热的恶果,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相反,如果中国能够大量引入可再生能源,不单可以助长全球可再生能源市场发展,加快技术发展,而且更可促进生态平衡:我们将为这个双赢的局面而努力。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