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京都议定书》“寿终正寝”? 言之尚早!

2003年12月5日

拯救气候

《京都议定书》早于1997年京都会议前两个月,已首次出现「垂危」警告,当时很多观察家皆预测俄罗斯、加拿大及美国等「污染巨头」均不会同意签署有关减少排放温室气体的条约。最后,各国同意采纳《京都议定书》及减少排放平均百分之五的温室气体。至2000年的海牙会议中,各国无法就如何落实减少排放的目标达成共识,同样地有分析者断言:「游戏已经结束。」

大约在四个月之后,美国总统布殊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外界相信此举与石油业大力阻挠落实议定书有莫大关系,当中包括石油业龙头企业、布殊的亲密伙伴 – 埃克森石油。此时,再有人为《京都议定书》写下告别悼辞。但在2001年7月,各国于另一轮的会议中认为,地球的安危不能因布殊的执迷不悟而耽误下去;于是,其它国家弃下美国,继续履行议定书,但同时要求俄罗斯加入缔约国行列,以达致按1990年的排放量计算,有55个签署国家代表全球工业国的排放量达五十五个百分比。

在本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经济顾问Illarionov所发表的言论触发了一场小型的传媒风波 — 他声称:「俄罗斯将不会同意现阶段议定书的内容,因为俄罗斯无法承诺这些严重阻碍国家发展的条款。」

只有少数传媒通讯社愿意花时间去核实Illarionov的言论是否代表官方意见,但不少传媒以「俄罗斯政府对《京都议定书》还未表态」作为新闻标题。

事实上,俄罗斯总统普京于过去两个月内,曾向三位国家元首表明该国将会批准实施《京都议定书》;当中包括他在亚太高峰会上,向加拿大总理克雷蒂安及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表明俄国同意批准的意向。而两星期前,他前往罗马出席欧盟与俄罗斯高峰会时,再向意大利总统贝虑斯科尼重申同一立场。

要在俄罗斯总统及一名官僚的言论之间,二择其一,孰真孰伪,似乎并不困难。然而,现时正在米兰召开的缔约国第九次会议中,主角俄罗斯却似乎有意重施故技,以全球的气候作赌注,大玩政治游戏。

《京都议定书》是唯一针对气候变化而设的国际公约。科学上已经清楚确定,人类正促使全球气候迈向危险的边缘 –冰川正在融解、传播病肆虐、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海岸线上升、南北极冰雪融化……这些例子历历在目。科学家警告,问题的严重性在最近才逐渐被发现,情况较以前预测的更为恶劣。从宏观角度而言,我们不能再以这项唯一针对气候变化的国际条约作为筹码,以玩弄一己的政治把戏。

那些声称《京都议定书》已死的言论,犹如游戏尚未结束而先定输赢,这非但不负责任,更错为破坏环境的强权举出胜利手势。《京都议定书》依然健在,若我们想保护地球的话,请不要容许别人将它谋害致死。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