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PUE时代” | 绿色和平与数据中心行业大咖共同推动可持续发展

2019年07月29日

数据中心承载了高速便捷的数字世界,但数据中心能耗巨大,正成为新增能源需求的主要来源。面对激增的能耗与背后的环境问题,数据中心行业亟需跨越“PUE时代”,探索更清洁的能源解决方案。

6月25日,由DCD主办的中国数据中心峰会在上海中心大厦举办,绿色和平与华北电力大学给中国数据中心行业增添了一抹绿色!

我们带着“清洁能源点亮绿色云端”主题倡议,通过展位互动、主题演讲、大咖座谈等方式,与到场的上千位数据中心行业人士展开了深入交流,希望将“数据中心采购清洁能源”的解决方案深植人心,推动行业绿色转型,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先锋力量。

绿色和平东亚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袁瑛,受邀主持了题为“数据中心如何从关注能效转变为关注可持续发展”的分论坛活动,并致主题演讲。

在主题演讲中,袁瑛借助了绿色和平即将在8月份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中国数据中心可再生能源使用现状与趋势报告》,向现场观众展示了中国数据中心采购绿色电力的迫切性与可行性。

绿色和平东亚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袁瑛 © Greenpeace

从中国数据中心能耗切入,袁瑛用调研数据与中外案例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国的数据中心未来5年能耗剧增,成为名副其实的能耗大户;与此同时,目前数据中心几乎没有除市电以外的自愿绿电采购,与国际上行业的先进水平仍有一定差距。袁瑛也强调中国可再生能源成本在不断下降,比如在张家口、内蒙古的风电、云南的水电等用电成本已经远远低于当地的火电价格;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可再生能源大力发展、电力市场改革以及平价上网拐点的到来,互联网数据中心行业采购可再生能源也迎来了重要机遇。

袁瑛在主题演讲中展示的4种数据中心采购可再生能源的解决方案:

2016年,苹果向天润新能收购了位于河南、山东、山西以及云南共285兆瓦的风电站,占股权30%,以减少上游供应链的碳排放。2018年,苹果宣布与10家供应商联合在中国设立一支3亿美元的清洁能源基金,进一步推动供应链的清洁转型。未来四年,该基金将在中国投资和开发至少1千兆瓦的可再生能源,相当于近100万个家庭的用电量。

秦淮数据张家口数据中心通过采购当地绿色电力实现了100%可再生能源供电。张家口政府为解决弃风弃光问题,可再生能源发电方可直接拍买数据中心企业的用能指标。通过这种模式,企业用电单价仅为市电的66%左右。

百度云计算(阳泉)中心,2017年采购了风能和太阳能电力共计2600万度,占数据中心总用电量的16%。

2017年7月,中国绿证自愿认购市场启动。每张绿证对应着一兆瓦时的风电或光伏电量的环境属性,包括零碳排放、零粉尘、零硫化物排放等等。换句话说,企业购买绿证之后,就拥有了对应电量的环境属性,相当于间接使用了绿色电力。摩拜单车在2017年购买了1,000张绿证。

腾讯上海青浦数据中心充分利用机房屋顶剩余空间,安装了太阳能光伏电站,电力即发即用。

“数据中心如何从关注能效转变为关注可持续发展”分论坛活动的重头戏,是由五位数据中心行业专家组成的专题讨论,由绿色和平的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袁瑛主持。

五位嘉宾包括:万国数据高级副总裁周剑波,北京天润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江,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信息中心副主任徐国新,阿里巴巴数据中心基础架构高级专家刘水旺,Global Switch香港董事总经理成军。

数据中心行业专家座谈 © Greenpeace

1.数据中心可持续发展转型的驱动力

成军: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下,节能减排是对于企业应对环境问题的相关要求。数据中心本身是个高耗能的产业,它对碳排放的负贡献是很大的。如果我们大家从国家和人类的层面来看,降低能耗、减低排放应该是数据中心本身内在的驱动力,我们必须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徐国新:从专业能源研究者的角度来说,发展可再生能源是一种最清洁、最安全、而且从技术上也是相当具有潜力的一种能源。所以从中国能源、包括世界能源的转型来看,发展可再生能源、应用可再生能源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愿望。

刘水旺:大家谈PUE已经谈了这么多年,我认为现在已经是一个“后PUE时代”。如果今天大家把PUE做到了一点零几、一点一几的时候,那么关于能效那部分已经占比很低了,我们更应该重点关注那个“1”。

周剑波:可再生能源在发展过程中,它的成本降低能够使得整个社会各项优化,可以推动所有行业对于可再生能源会有更大的需求。

胡江:除了成本和社会责任之外,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出现之后的,可能出现政府合规机制,可能会让数据中心承受一些绿电采购的压力。

© Greenpeace

2.数据中心绿电采购的困难与挑战

周剑波:国家在针对绿电的电力改革过程中并非全国平衡,尤其是万国客户的主要聚集地:北京、上海、深圳,这些核心的经济城市,采购绿电的途径比较有限。

刘水旺:中国目前清洁能源使用和数据中心的地理位置不匹配,以及部分绿电,比如针对风能的的政策开放程度还不够高。

成军:Global Switch在伦敦和马德里是100%是通过风能和垃圾发电,我们在法兰克福和阿姆斯特丹是96%。但是这个情况放到亚太,因为产业政策、国家政策导向决定了数据中心运营商本身采购绿电的空间没有这么大。一定是需要政府从政策上开好这个门,从产业上做好配套。虽然数据中心耗能大,但是我们只能在行业给我们制造的便利条件下,尽可能去贡献我们自己的力量。

3.数据中心行业未来五年的努力方向

胡江:第一,未来五年,绿电交易方式一定会继续扩大,而且市场开放程度会不断扩大。第二,中国在三年内可能就会出现长期协议,类似国家的PPA,可以签订十年到十五年的稳定电价。第三就是提醒各位数据中心的朋友,一定要找到自己数据中心定位的场景,以及资源贫富与数据中心的定位,这样可能更容易找到经济性和社会责任的平衡。

徐国新:两点我个人对未来政策的分析。第一,现行政策出台的时候已经开始考虑为未来的一些(可再生能源)项目做一些铺垫,推动风电和光伏主要是电网公司签订了20年的长期协议,这样就可以把电价锁定,价格也会比较低,比较友好。未来我们希望可以把这样的政策推广到所有的数据中心,都可以签一个长期协议,可以向欧洲、美国学习,25年、30年,甚至更长。

第二,配额制明年就开始正式考核,我们期待正式考核以后,有些想做百分之百的绿色电力售电公司,大家就会从它那边买电,我期待很快会看到这样一个前景。

数据中心行业专家座谈 © Greenpeace

周剑波:万国在全国有大概100万平方米的建筑,我们将屋顶的面积做成了20兆瓦的分布式光伏能源。随着国家的可再生能源采购政策进一步放开,那我们就可以去购买更多,当然什么事情都是要考虑成本上是有利好的。

刘水旺:我认为资源的问题可能比能源的问题更严重一些。国内大部分的数据中心,整个的资源利用率其实是非常低的。数据中心怎么能有效得把资源利用率提高,包括能源、土地,这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成军: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一定会做新能源的优先使用者。就像我们在欧洲,基本上都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在亚洲我们也愿意做这件事情,将来我们在中国更愿意做这件事情。


点赞  
0

阅读数:4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