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鱼”生:绿色和平携手北京大学开展鲨鱼兼捕及保护研究

2019年07月29日

说到鲨鱼,你首先会想到什么?

凶猛,强悍,捕食者……似乎我们接触的大多数影像资料都在传递着这样的信号:鲨鱼,与弱势无关。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的确,作为海洋生态系统中的顶级捕食者,鲨鱼在海洋中是“少有对手”。然而长期以来,人类在开发和利用海洋的过程中带来的污染和栖息地破坏,已经给鲨鱼种群造成了不同程度上的影响。与此同时,规模和强度不断增大的渔业捕捞更是给鲨鱼的生存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多国学者研究表明,渔业活动是对鲨鱼种群造成影响的最大原因。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FAO)统计数据显示,2005-2013年间,全球鲨鱼的年均捕捞量在75万吨左右。但在除了以鲨鱼为目标渔获的捕捞之外,兼捕,这一捕捞作业过程中频繁出现的问题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兼捕”,又称“误捕”,是指捕捞者在捕获目标渔获时经常会同时捕获其他种类渔获物。随着全球渔业捕捞规模的扩大,兼捕的规模也随之增大,鲨鱼就是其中受害最严重的种群之一。分布在浅海区域的和体型较大的鲨鱼,比如扁鲨和长尾鲨,由于捕捞强度大,受威胁程度更为严重。双髻鲨等濒危鲨鱼物种也常常会成为兼捕渔获,出现在鱼市上。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雪上加霜的是,鲨鱼生长速度慢、繁殖能力低、生命周期长,这种“佛系”生殖对策使得其在遭受大规模捕捞的同时,数量难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恢复(Nelson,2006)。长此以往,这种恶性循环使得许多鲨鱼物种徘徊在了“生存还是灭亡”的选项之间。

根据世界自然联盟(IUCN)最新公布的数据,全球已有81种鲨鱼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列为受胁物种,占目前有数据支持的鲨鱼物种总数的31%,其中易危(Vulnerable,简称VU)47种、濒危(EN)21种和极度濒危(Critically Endangered,简称CR)13种。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以金枪鱼捕捞为例。根据海上渔业观察员的调查,目前金枪鱼捕捞过程中鲨鱼的兼捕率在3%-5%左右。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全球每年的金枪鱼捕捞量高达450万吨,也就意味着每年有近22.5万吨的鲨鱼被兼捕。近年来,由于金枪鱼种群数量锐减和管护措施的落实,全球金枪鱼的可捕捞量的大大降低,这很有可能会使捕捞者降低规避鲨鱼兼捕的积极性,甚至刻意捕捞,以期用鲨鱼产品的经济价值来弥补金枪鱼渔获减少造成的收入损失。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被兼捕的鲨鱼会被制作成鱼翅、鱼丸、鱼肝油、角鲨烯等鲨鱼制品,销往全球各地。

然而,这些只是冰山一角。

© Liu Yuyang / Greenpeace

由于各种局限性,鲨鱼的捕捞数据(包括兼捕)极度匮乏,目前全球范围内仅有个别区域渔业组织要求对鲨鱼的兼捕进行数据记录,并不能完整呈现出渔业活动对鲨鱼的全部影响——这意味着现实有可能远比现有数据严峻。IUCN鲨鱼专家组(IUCN-SSG)研究数据指出,真实的鲨鱼捕捞数据很可能是有记录的数据的3-4倍。

© Afriadi Hikmal / Greenpeace

数据的缺失更直接阻碍了学界对鲨鱼种群进行更加精准细致的研究。IUCN 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有近一半的鲨鱼物种目前处于研究数据不足的状态,使得研究人员难以掌握全球渔业捕捞强度对于鲨鱼等软骨鱼种群的影响究竟如何。

兼捕虽难避免,但是可以通过实施养护措施和改进捕捞方式来减少。Shelby Oliver等多位来自澳大利亚不同科研机构的科学家在整理了全球主要区域渔业组织和政府报告中的相关数据后发现,无管控措施区域的鲨鱼兼捕率(重量比)是有管控区域的近两倍。

鲨鱼种群的生存状况与海洋生态系统的平衡稳定息息相关,任何威胁因素都应该得到重视。为了进一步了解全球渔业捕捞对于鲨鱼等软骨鱼类的兼捕情况及影响,绿色和平联合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通过数据收集和分析、实地调研、样本检测等方式,结合全球主要市场对鲨鱼制品的消费情况,探讨如何进一步完善全球现行的鲨鱼管护措施,并以此为基础进一步探讨降低捕捞环节对鲨鱼等软骨鱼类种群的影响的解决方案,以期进一步推动捕捞环节鲨鱼保护措施的实施。

“鱼”生不易,我们需要相互珍惜。

给鲨鱼一个继续生存的机会,也给人类一个更可持续的未来。

点赞  
1

阅读数:3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