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林火方熄,但云南面临的气候危机远不止于此

2021年05月11日

经历连日旱情之后,云南正面临山火威胁。5月9日中午,云南大理市湾桥镇大沙坝山发生森林火灾,火势向西北方向迅速蔓延,同时,由于火场地形陡峭复杂等,火灾扑救难度巨大[1]。截止10日上午,森林火灾明火已全部扑灭,但仍然给当地人员财产带来巨大损失。此次山火的过火面积约720亩,当地共出动2500多人参与扑救,投入水车21辆,并动用M-171直升机3架次进行吊桶灭火洒水[2]。更令人痛心的是,在参与森林火灾灭火作业的过程中,一架直升机意外失事,坠入洱海,机上四名机组人员不幸遇难[3]。

随着旱情的持续,对于地形复杂、生物多样性丰富的云南来说,山火威胁已经十分严峻。尽管此次大理森林大火的直接起因仍在调查当中,但其背后的幕后推手不能被忽视——气候变化带来的高温与干旱,正在催生更频繁、破坏力更强的森林大火。而种种频发的气候灾害,也在给当地社区安全与生态保护工作带来巨大挑战。

创纪录的高温干旱 

与更频繁的森林大火

多项研究指出,气候变化导致的降雨量减少和气温升高增加了森林火灾的发生机率和严重程度[4][5][6]。近十几年来,异常的干旱与高温正越来越频繁地在云南出现。根据云南省的气象记录,1980年后云南省平均气温呈现明显上升趋势,同时旱灾发生频率增加,平均3年左右就发生一次大旱。2000年后,云南省受旱和成灾面积更是大幅增加[7]。2009年起,云南连续5年经历了持续干旱事件,其中2010年为百年一遇的特大干旱。2019年云南再次发生严重干旱,平均降水量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少[8]。

图1 云南1950-2018年受旱和成灾面积变化趋势[9]

每年的11月至次年4月是云南的旱季,特别是进入春季气温回暖后,晴热少雨成为这段时间天气的大趋势。从去年进入旱季到今年3月初,全省平均气温较常年同期偏高0.7℃,为历史同期第七高;平均累计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少43%,是近10年同期降水第二少的年份[10]。4月下旬,部分城市单日最高气温已突破40°C[11]。

高温与气象干旱持续发展,造成水库蓄水严重不足、部分地区土壤干燥、森林火险气象等级居高不下。

图2 2021年4月云南森林火险气象监测。图片来源:中国气象局

气候变化,正在给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带来新挑战

云南省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省份之一,也是公认的生物多样性重要类群分布最为集中、具有全球意义的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而气候变化带来的更加频繁的干旱、高温等气候灾害,正给这里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带来新的挑战。

2016年10月25日,云南。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中俯瞰碧塔海。©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气候变化不但使山火的风险增加,同时高温和干旱会加速植物枯死的速度,如果超过一定的临界值,陆地生态系统将面临生物多样性严重丧失和更高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退化风险[12]。2010年,云南全省约50万公顷自然保护区受到干旱的影响,其中重旱面积约 6700 公顷,重点保护植物如苏铁、红豆杉、珙桐等 23 种约 10 万株死亡[13]。

干旱、高温也会影响野生动物的迁徙行为。如迁徙到昆明越冬的红嘴鸥提前离开,在云贵高原上过冬的黑颈鹤也过早离去;因缺水导致食物减少和营养不良,一些野生动物的长距离迁徙也受到影响。

中国西南地区两栖动物物种多样性同样受干旱影响。两栖动物的幼体生活在水中,多数成体也需要生活在潮湿凉爽的环境中。而研究人员在广西、云南和贵州三省进行了实地采样分析后发现,在各类环境因子中,年均降雨量和最干月平均降雨量对两栖动物的物种丰富度的影响最大[14]。

从蔓延至中国境内的蒙古草原大火,再到此次云南大理的森林火灾,入春以来频发的山火敲响了气候变化的警钟。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世界多地都在经历更严重、更频繁的山火、干旱等气候灾害。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从根本上阻止这一幕后推手,才能最大程度地减少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所面临的风险。

(封面图:©央视新闻)

此项目已在北京取得临时活动备案

参考资料:

[1] 央视网. 云南大理发生森林火灾 近千人正在扑救.   http://m.news.cctv.com/2021/05/09/ARTI0ABciJHJNDuW7z7jKtLr210509.shtml

[2] 每日经济新闻. 云南大理森林火灾:明火已全部扑灭无人员伤亡.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21-05-10/1738138.html

[3] 澎湃新闻. 云南大理直升机坠入洱海:4名机组人员不幸遇难.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616295

[4] Van Oldenborgh, G. J., Krikken, F., et, al. (2020) Attribution of the Australian bushfire risk toanthropogenic climate change, Natural Hazards and EarthSystem Sciences. Discuss. In review.

[5] Abatzoglou, J. T., et,al.  (2021). Compound Extremes Drive theWestern Oregon Wildfires of September 2020.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https://doi.org/10.1029/2021GL092520

[6] 田晓瑞, 舒立福, 赵凤君, 王明玉. 2017. 气候变化对中国森林火险的影响. 林业科学, 53(7): 159-169.

[7] 祁俊青,于文金,谢涛等,2019,云南省干旱灾害时空变化特征,江苏农业学报,Vol.35(3): pp.631-638

[8] 澎湃新闻. 国家气候中心:我国多地旱象严重,吉林云南部分地区出现特旱. https://www.sohu.com/a/315518126_260616

[9] 祁俊青,于文金,谢涛等,2019,云南省干旱灾害时空变化特征,江苏农业学报,Vol.35(3): pp.631-638

[10] 新浪云南. 125个站点79个干旱!云南气象干旱面积占全省总面积63%. http://yn.sina.com.cn/news/2021-03-05/detail-ikftssaq1567752.shtml

[11] 春城晚报. 云南连发高温预警 两地最高温超40℃. http://yn.sina.com.cn/news/b/2021-04-24/detail-ikmxzfmk8634974.shtml

[12] 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2010年)第三版《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蒙特利尔,94页

[13] 国家林草局. 4年连旱影响云南野生动植物生存 苏铁等植物死亡10万株. https://www.forestry.gov.cn/main/3095/20130508/600201.html

[14] 王波,黄勇,李家堂等,2018,西南喀斯特地貌区两栖动物丰富度分布格局与环境因子的关系,生物多样性,Vol.26(9): pp. 941-950

点赞  
0

阅读数: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