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专家共同探讨: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与未来

2019年11月01日

2019年10月25日下午,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共同主办的“中国环境故事网络——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与未来”主题沙龙活动在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举行,多家媒体、咨询机构和议题相关专家参与了会议。

中国海外煤电投资近些年被关注的程度越来越高,一方面中国海外煤电投资加速了中国的能源国际合作;另一方面,由于高碳排放,海外煤电投资受到的争议也越来越大。2019年10月25日下午,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共同主办的“中国环境故事网络--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与未来”主题沙龙活动在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举行,多位专家从全球环境治理和企业投融资收益、风险等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多维度的解读和探讨。多家媒体、智库和咨询机构参与了会议。

姜克隽:中国能源转型和对外投资的低碳战略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在沙龙上指出,未来驱动中国能源转型的核心要素有三点:大气雾霾、低碳和能源安全。中国若要在2050年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城市空气质量标准(10-15微克/立方米),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需要相应进行大幅调整,比如“清洁煤”的概念将无法继续存在。“2019年是光伏发电的元年,今年有一半的项目不需要任何补贴,这也是能源转型非常好的信号”。

姜克隽表示,中国目前的对外投资体量非常庞大,“能够决定印尼、缅甸是低碳还是无碳”。同时,中国的低碳技术及环境和低碳政策也已相当先进,充分展示了中国成为全球环境改善主要参与者的决心与态度。“我们希望在帮助巴基斯坦、缅甸等国家填补电力缺口的时候,优先选择水电、风电和光伏项目,而不是燃气或燃煤发电。”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  姜克隽

姜克隽还在圆桌讨论中指出,全球能源转型和实现“2℃”目标是大前提,这将缩短煤电项目的预期运营年限,“我们应从气候变化、以及企业成本和盈利的角度出发,避免出现沉没成本。”

李丹青,康旭华:聚焦印尼--从煤电装机充裕度看中国海外煤电投资风险

绿色和平东亚分部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李丹青指出,中国目前海外煤电投资体量巨大,且其中股权投资比例不断加大,因此进行及时的风险评估和预警尤为重要。李丹青详细介绍了绿色和平与山西财经大学针对印度尼西亚合作开展的中国海外煤电投资风险预警国别研究。该研究借鉴了国家能源局针对国内煤电规划投资建设的风险预警体系,并充分考虑了印尼的实际情况,从经济性、装机充裕度和资源约束三个方面对2022年印尼的煤电投资风险进行预测,最终形成风险预警体系。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李丹青

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康旭华博士指出,该研究的亮点是将印尼分为五大地区分区域进行因地制宜的分析,从实操的角度详细分析了各区域煤电项目投资的风险情况。

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  康旭华博士

佟刚:企业视角下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与未来

大型电力央企国际公司投融资部负责人佟刚回顾了中国企业海外煤电投资的发展历程,并结合自身经验重点介绍了国有企业进行海外煤电项目投资决策的考量因素,主要包括项目经济性、企业自身实力、东道国电力系统消纳问题、项目的可融资性及环境影响。同时,东道国对能源项目的需求和经济上的可负担性也应被充分考虑。

大型电力央企国际公司投融资部负责人  佟刚

佟刚指出,随着全球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发展,度电电价从长远来看会呈现下降趋势,煤电投资者需警惕价格倒挂导致的东道国政府违约风险。减少海外煤电投资需要贴合现实的金融指挥棒和(煤电相关企业)考核指挥棒,包括东道国给新能源创造良好的电价机制、补贴机制;国内银行对清洁能源实在的融资优惠;我国监管机关提前规划火电建设和煤炭企业发展、为节能减排目标制定海外煤电考核指标等。

佟江桥:中国海外电力投融资三大趋势及挑战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专家佟江桥表示,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其电价水平在一些国家已低于煤电,煤电投资者需警惕由于可再生能源价格竞争力提升导致的煤电项目取消和已投煤电项目成为搁浅资产的风险。佟江桥还从气候和环境政策对火电投资影响的角度展开讨论,强调国内金融机构在考虑海外煤电融资时,应将碳成本这一不确定风险因素纳入考量,考虑环境政策变化导致的煤电项目发电成本增加问题。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专家佟江桥

佟江桥认为,中国海外煤电投资项目的主要风险承担方—银行和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应做长期规划,考虑市场变化和其它不可控因素。他建议企业和金融机构应积极增加“一带一路”国家的绿色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融资,包括分布式项目。

柴麒敏:如何更加客观地看待中国海外煤电投资

中国海外煤电投资是国际社会一直关注的焦点,也是国内许多机构今年研究的热点议题,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更客观地看待这些争论?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国际政策部主任柴麒敏表示,这“并不算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如何看待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协同、权衡。 

柴麒敏强调,做相关的研究“不能人云亦云,不能为批评而批评”,不能先入为主地带有偏见、预设结论,放大局部、短期问题,要综合考虑历史上发达国家在这些区域的煤电投资存量、私营部门的投资、发展中国家国情和真实需求以及长期发展的趋势,全面地看数据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要理性地解决现有的挑战,还是要依靠治理机制的创新、务实的国际合作和技术进步。

右二为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
国际政策部主任柴麒敏

点赞  
0

阅读数: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