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不废,城市无废:美好未来喊你来分类!

2020年06月23日

​最近“地摊经济”刷了屏。多地出台政策鼓励地摊重新上街经营,因疫情沉寂多个月的城市街道重新热闹起来。但是,虽然让城市活起来是件好事,也有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比如食品安全与治安,再比如垃圾问题,特别是厨余垃圾。

城市生活垃圾 © Soojung Do / Greenpeace

权责不清、垃圾桶设置不全、难以监管等因素都可能导致地摊垃圾失控,最后这口锅很可能被甩给了市政环卫。于是我们深深为已经开始垃圾分类的城市感到担忧,地摊经济下的垃圾治理成本可能会继续攀升。

比如北京。五一过后,北京的垃圾分类全面展开。就在坊间盛传北京100多个摆摊地点没过几天,官方似乎又“叫停”了摆摊行为。据媒体评论,这其中既有首都形象的考虑,也有城市管理的担忧,其中北京的垃圾处理能力将承受巨大压力。

垃圾分类台搭起,京戏唱得如何?

还记得十年前的一部《垃圾围城》纪录片,揭示了以北京为代表的城市垃圾处理困境。可能也是从那时开始,公众的垃圾危机意识逐步形成。

如今,北京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约 2.77 万吨,相当于十年前的 1.6 倍,其重量约等于51枚SpaceX发射的猎鹰9号火箭。虽然十年间北京的垃圾处理能力有所提升,但面对飞速增长的垃圾量仍“压力山大”

城市附近的垃圾填埋场 © Greenpeace / Yat Yin

北京垃圾分类实施初期,相比于去年上海“宣传指导齐上阵,千家万户干起来”的架势,感觉“这里的分类静悄悄”。据小伙伴反映,一些社区的垃圾桶放置没有变化,许多垃圾桶依旧是混装垃圾桶。除了媒体的一些宣传指引,社区并没有开展实质的日常分类指导工作。一些社区分类桶的设置也不是非常标准、统一。也有一些小伙伴表示,虽然看到小区进行了分类垃圾桶的摆放、宣传牌的设置,但是也同样没有像上海那样的“分类指导员”驻守监督指导,以保障分类的效果。

总体看来,可能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京的垃圾分类工作初期非常“低调”,导致分类效果不明显,垃圾混装混运的情况仍经常出现。

北京丰台某小区,拍摄于2020年05月17日 © Eric

北京西城某小区,拍摄于2020年05月20日 © Eric

从五月中下旬开始,北京的垃圾分类工作逐渐有了一些变化。一些社区才系统性地开展垃圾分类工作,宣传垃圾投放点的海报多了起来,垃圾桶设置得更加完善。

北京朝阳某小区,拍摄于2020年05月21日 © Annie

“无废”愿景下的废弃物管理

在北京亦庄,当其他小伙伴还在纠结“您是什么垃圾”的时候,这里在去年4月份已被划为全国15个“无废城市”试点地区之一。

其实在上世纪末,“无废”或者“零废弃”的概念就开始走进公众视野。它通常是指,没有固体废弃物被填埋、被焚烧或者进入海洋等自然界,从而避免可能引起的对环境与人身健康的危害。同时,因填埋和焚烧产生的温室气体问题不容忽视。据估算,2010年全球填埋场的甲烷排放总量约为799百万公吨二氧化碳当量。

为解决固体废弃物问题,本世纪初,有一些城市将零废弃的理念与城市废弃物管理相结合,提出“无废城市”的概念。截止2018年底,伦敦、纽约、巴黎、东京等23个城市联合发布“建立无废城市”宣言,宣布在2030年每个市民的垃圾产生量要减少50%,而垃圾分类率要提升至70%。

“无废”在中国的路程却充满艰辛。由于信息透明度、统计不完整等因素,中国缺乏较为准确的固体废弃物总量统计。但根据估算,中国固体废弃物年产生总量超过100亿吨,其中工业固体废弃物约33亿吨,农业固体废弃物50亿吨,建筑垃圾约18亿吨,城市和农村生活垃圾约4亿吨。另一方面,中国固体废弃物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能力相对滞后,导致垃圾存量巨大,据估计已经达到600-700亿吨甚至更多。

垃圾重压之下,如何将“采掘-生产-消费-废弃”的线形模式转变为循环经济模式,降低资源与能源的消耗、减少废弃物排放,已经成为中国可持续发展不可回避的议题。

从生态设计开始,生产者责任延伸到产品生命周期的每一部分。© Greenpeace

从生态设计开始,生产者责任延伸到产品生命周期的每一部分。© Greenpeace

摆脱消费主义的裹挟,让旧物焕发生机。© Greenpeace

摆脱消费主义的裹挟,让旧物焕发生机。© Greenpeace

降低资源与能源的消耗、减少废弃物排放。© Greenpeace

降低资源与能源的消耗、减少废弃物排放。© Greenpeace

2019年,生态环境部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推进工作方案》,深圳、包头、威海、绍兴、亦庄等11+5个城市和地区作为“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中国的无废城市建设正式开启。

随之而来的是上海等城市开始进行垃圾分类的全民运动,不仅在垃圾基础设施与服务上为“无废城市”打下基础,还带来了一大波舆论流量,让民众对于固体废弃物处理有了新的认识。

不过,在政策、设施、民意的铺垫后,“无废城市”距离成功还缺少什么呢?

重塑城市,重启生活

首先,固体废弃物的管理并非我们通常以为的垃圾“产生-收运-填埋/焚烧”这么简单粗暴,而是需要依照一定的优先次序原则。

© 绿色和平

在这个经典的倒三角中,优先等级自上而下依次降低。源头杜绝、减少垃圾的产生可以极大缓解后续各个环节的压力,应该被优先考虑。产品重复利用,以及循环再生那些没有更多使用价值的产品中的资源,也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垃圾减量、变废为宝的作用。相比之下,处于末端的填埋或焚烧不是最环保、最可持续的垃圾处理方式。

中国目前极大依赖填埋和焚烧这两种生活垃圾末端处理方式。据“十三五”规划,填埋和焚烧占据中国生活垃圾总处理能力的97%。到2020年,焚烧的处理能力将超过54%,成为中国最主要的生活垃圾处理方式。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预计在一定时间内填埋和焚烧仍将继续扮演着中国生活垃圾处置方式的重要角色。

这显然与废弃物管理的优先次序背道而驰。所以,为了达到“无废”的理想情况,源头减量、循环再用和妥善回收的重要性应当提升,而末端处置应该更加审慎。

十三五规划关于2015/2020年全国生活垃圾处理能力的比例变化

十三五规划关于2015/2020年北京生活垃圾处理能力的比例变化

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当退一步思考:如何看待废弃物的角度、如何对待资源的态度、我们与城市和自然的关系是怎样?

为了探索以上问题,绿色和平发起同名为“无废城市”项目,希望推动中国固体废弃物管理的理念和手段的优化,倡导公众重新定义人与资源的关系,身体力行地参与无废城市的建设。

我们希望与各界一道:

  • 重新定义发展:平衡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城市发展规划与经济、公共政策以提升资源及能源使用效率为导向,减少对自然的攫取和向自然的排放。
  • 重新定义生产:通过生态设计减少资源的消耗,提高产品耐用性和可回收性。
  • 重新定义消费:消而不废,摆脱消费主义的裹挟,做可持续的消费决策。
  • 积极连接与行动:个人行动之外主动向外寻求联结,形成多元、有活力的废弃物管理社会行动网络。

用社区的力量,让垃圾重生

在无废城市治理层面,社区是最基本的单元。

北京市垃圾分类在疫情中正式执行,很多人因此产生“垃圾分类不合时宜”的质疑,认为这又增加了社区工作者的工作强度。事实上,产生和投放生活垃圾的单位和社区居民,才是垃圾分类的“第一责任人”。垃圾混投或错误分类才会让社区工作者压力倍增,每个人认真对待并积极参与垃圾分类,才能真正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

无废城市愿景 © Greenpeace

城市垃圾问题是个体生活的产物,但它也更是所有居民共同面临的挑战。因此在“人人有责”之外,我们也呼吁我们希望社区居民间可以加强沟通,以合作共创的方式共同行动,带动解决城市垃圾的难题。

居民对于美好的社区环境有着共同的追求,如果能够搭建协作平台,深层次地挖掘和理解这些诉求,组织邻里间的经验分享与闲置交换活动,并制定减废方法与社区公约,这将会在社区内部营造可持续的生活氛围,也具有了带动其他社区形成这种氛围的潜力。2020年绿色和平也将尝试通过与在地社区合作探索这一路径。

我们相信,社会的文明程度不仅体现在物质富足上,更体现在废弃物治理上。小到一个家庭、一个社区的垃圾分类,大到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的废弃物管理体系,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北京在疫情后开始垃圾分类,这本身就具有象征意义,那就是通过城市居民参与的废弃物管理体系建设,重启生活,重塑城市。不如从每一次扔垃圾开始,从减少日常垃圾生产量开始,思考我们与物质资源的关系,为“无废未来”贡献微薄之力。


参考资料:

[1] http://www.xinhuanet.com/gongyi/2020-05/27/c_1210635140.htm

[2] https://www.globalmethane.org/documents/landfill_fs_eng.pdf

[3] https://www.c40.org/press_releases/global-cities-and-regions-advance-towards-zero-waste

[4] http://chuangxin.chinadaily.com.cn/a/201801/25/WS5b88af7ca310030f813e640f.html一起创造“无废未来”

点赞  
1

阅读数: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