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回收?可降解?可“持续”?你可能误会了塑料污染的解决方案

2019年11月01日

© Argelia Zacatzi / Greenpeace

从肚子里塞满了塑料垃圾的泰晤士河螃蟹到为我们餐桌“代盐”的微塑料颗粒,塑料污染成为了全球性威胁。现在,可能有超过五万亿个塑料碎片漂浮在我们的海洋当中,这些塑料碎片被海洋动物误食,随着食物链回到人们的餐桌,威胁人类和海洋生物的健康。

得益于世界各地人们对于塑料污染的关注,一些品牌和商家开始渐渐意识到他们需要为他们所生产的塑料包装负责,陆续推出了“由100%可回收塑料制成的包装”,“生物可降解塑料包装”,“可持续纸制包装”等等替代品。然而这些努力是否能够真正解决塑料污染危机呢?

塑料污染解决方案的三大误区

1.纸制品替代塑料:简单又环保?森林不这么想

© Greenpeace

用一次性的纸制品替代一次性塑料包装看起来简单易行,看似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对于商家而言,这也是一个相对简单的选择。然而,若仍然依赖一次性包装,大规模地用纸替代塑料将导致全球森林面临大规模砍伐的灾难。

我们当前的生活、生产方式已经对本已有限的森林资源施加了很大压力,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减缓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保护和恢复更大的森林面积刻不容缓,更不能为了延续我们用过即弃的“丢弃文化”而消耗更多的森林。

2.生物塑料:真的能被大自然轻易“消化”吗?

© Greenpeace

另一个趋势是转向“生物塑料”(指代以生物基质为原材料,或可生物降解或可堆肥的塑料,甚至可以包括生物基和石化基为混合原材料的塑料)。

a.名为“生物可降解”,实为“可堆肥”。目前,市场上通常把“可堆肥性”和“生物可降解性”两点混淆,大部分市售的“生物可降解”塑料袋其实只可以在工业堆肥条件下降解。

b.自然降解?不存在的。生物可降解塑料需要通过分类回收,在恒温恒湿严格控制的工业堆肥条件下进行后端处理。在缺乏配套回收系统和堆肥设施的时候,这些可堆肥塑料若进入环境,与传统的一次性塑料所带来的环境危害并无太大差异。

c.给土地资源施压。如果大规模推广或使用现有的生物塑料,其原材料(玉米、土豆、木薯等农作物)的集约化规模种植有可能造成对耕地的压力以及对林地等有环境价值的土地的破坏,增加农业碳排放。

3.可回收塑料:可以被回收,但很可能没有被回收

© Greenpeace

即使很多塑料包装带有回收标志,100%可回收,并不代表真的会被回收。自50年代塑料生产开始,全球生产的78亿吨塑料中,超过90%没有被回收。全球的塑料回收系统并不完善,无法跟上这个星球每天所产生的大量塑料废物的数量。英美已经有大量报道指出被民众分类回收的塑料因无人接收,被直接送入了填埋场和焚烧厂。

© Greenpeace

此外,大多数塑料的“回收”其实应该被称作“降级回收”,拿塑料瓶(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酯)来举例,在全球所有销售的塑料瓶当中,有超过一半都没有被收集进行回收,而收集回来的瓶罐当中,又只有7%被重新制成新的容器使用。很多塑料容器都被“降级回收”,也就是说,这些旧容器没有被制成新容器,而是重新处理之后变成质量更差、价值更低、无法重新再回收的产品。

追本溯源,塑料污染如此严峻的根本原因是一次性塑料制品只会被使用很短的时间(甚至只有几秒钟),用过即弃。然而这些被丢弃的海量一次性塑料制品并不会凭空消失,而是会继续留存在自然环境中,长达几个世纪。

不幸的是,上面罗列出来的“解决方案”只是“乾坤大挪移”,从一种材料转移到另一种材料,并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本——用过即弃的“丢弃习惯”。这种习惯在全球范围内仍然时兴,只要我们还在大量用过即弃一次性制品,就仍然在制造地球无法消化的海量废弃物。

 源头减塑,创造可重复使用新浪潮,才是解决塑料污染的硬道理

©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那么真正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源头减塑才是根本之法。企业和商家应该逐步淘汰一次性塑料制品,采用和推广可重复使用的包装,尝试新的产品投放方式;作为消费者的我们,也可以将减塑生活进行到底,拒绝一次性塑料制品,带上自己的购物袋、随行杯和可重复使用餐盒,选择提供可重复使用、重复灌装的商家和产品,共同打造一个没有塑料污染的未来!

点赞  
9

阅读数: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