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历险记:地球另一端的海上漂泊

2017年03月21日

“希望”号在今年3月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叫王洋,外号“洋总”,北京爷们儿,是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一个神奇的存在:他是大家出差调研必备的法宝,人称“出差之王”;不出差时他最爱在办公室研究各种“黑科技”,什么闪光投影、VR视频啦,变着法地让日常的调研工作变得更酷炫和高效。

在“希望”号上,他的工作又让大家羡慕得不行:他在万里之外的西非海上开无人机、坐小艇下海、和来自世界各地、各怀绝技的人一起调研大型工业渔船在当地的海上作业,寻找更好的保护当地资源的方式。

在这里,王洋会不定期地更新更新他的巡航调研日记,不仅有在西非大海上的所见、所思、所想,还有对人类与海洋生物如何和谐共生的探索。

https://v.qq.com/x/page/p03831rgz1g.html

————————————————————————————————————————————————————————————

我叫王洋,2011 年加入绿色和平,是北京办公室的调研员。我的工作就是不断寻找和使用新奇的科技手段,配合我的同事们进行各种环保项目的调研。

在过去的6年里,我参与过绿色和平许多个项目的调研工作:暗访过不少违规排污企业、也见证过许多环境破坏现场,一年时间差不多有半年都在路上。

 

2012年,王洋(下)跟随绿色和平的另一艘调研船“彩虹勇士号”在太平洋上工作

而这一次,我的出差目的地直接选在了非洲西侧的大海上。

和很多人一样,我对绿色和平最早的印象就是它常年工作在世界各地的三艘调研船。绿色和平最传奇的那些故事,比如反捕鲸、阻止报废的钻井平台直接沉入大海、还有反对有毒化学品倾倒等等,都发生在绿色和平的调研船上。

而今年3月,我登上了绿色和平的“希望号”,跟来自五湖四海的环保同仁一起去西非出海调研。我们想尽可能近距离地了解来自外国的大型工业渔船和本地的小型手工业渔民怎样在共同的海域相处,以及渔业资源状况的变化给当地居民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希望号”上一共有25人,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大家各有所长,第一次见面也能配合默契。

我们为什么去西非?

位于大西洋东部的西非海域是全球目前仍比较富饶的海域之一。含有丰富营养的海水不断上涌至海水表层,为大量美丽的海洋生物提供了生存保障。

这片大海孕育了种类丰富的海产品:虾、章鱼、鱿鱼、墨鱼、鳎目鱼、鲈鱼、红鲷鱼、沙丁鱼、沙丁鱼和金枪鱼,长久以来,这些鱼是西非国家居民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

西非国家塞内加尔有超过九万名手工业渔民,这片海不仅为这里的人提供了70%的动物蛋白来源,也是当地手工业渔民的主要生计来源。 ©Greenpeace/Yuyang Liu

但西非海域的富饶也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型工业渔船,在这里捕捞作业,把新鲜肥美的海鲜送到世界各地海鲜爱好者的餐桌上。

其中中国拥有在西非海域最多的远洋渔船——超过300艘远洋渔船在这片海域捕捞作业;另外,这片海域还有超过100艘来自欧盟国家的渔船和一些来自俄罗斯的渔船;与此同时,西非地区还有数十万的居民靠海为生:这片海不仅是他们的“菜篮子”,更是最主要的“大金库”。

西非国家塞内加尔有超过九万名手工业渔民,这片海不仅为这里的人提供了70%的动物蛋白来源,也是当地手工业渔民的主要生计来源。 ©Greenpeace/Yuyang Liu

然而,由于几十年来的过度捕捞、非法捕鱼和区域渔业管理的缺失,目前情况已经失去控制。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报告,西非海域是目前全球过度捕捞率最高的海域,截至2016年,已经有大约一半的底栖(鱼类)资源处于不可持续的捕捞阶段。

外国大型工业渔船往往24小时循环作业日夜无休,工业化和破坏性的捕捞方式正在威胁西非当地居民的粮食安全。©Greenpeace/Yuyang Liu

我们去西非做什么?

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做环保最常用到的词。这次也不例外,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让“可持续渔业”在西非发生,不仅是因为这里风景美丽、物产丰富,更是因为这片海对西非人民还有着粮食安全和经济发展的更重要意义。

要实现这个愿景,最关键的是合作——共享这片海域的国家要团结在一起,通过加强区域渔业管理来共同提高渔业资源保护的能力和效率。

“希望号”巡航期间在毛里塔尼亚遇见的中国渔船和船上的非洲船员。毛里塔尼亚是渔业管理相对规范的西非国家之一,但要想真正加强整个海域的渔业管理水平,需要更多国家的合作。

为此,我们在西非沿海国家佛得角、毛里塔尼亚、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塞拉利昂和塞内加尔巡航,并邀请当地的渔业管理政府官员和我们一起乘坐“希望号”出海,亲眼见证各国渔船在各国海域的捕捞作业情况,如果遇到非法捕捞,还会联合执法予以制止。

而我的工作,就是充分发挥科技的力量,利用卫星、无人机甚至直升机,去发现、见证、阻止和改变。

“希望号”上配有卫星定位系统AIS,可以监测到海上作业的渔船的位置和航线。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平时是个“不开玩笑不死星人”;但这一次,我想认认真真地把我在西非海上冒险的故事讲给你听。

“希望号”在毛里塔尼亚海域遇到的中国远洋渔船

我在海上漂俩月,很孤独的...

你希望我讲一些什么样的西非故事?

关于调研,还是关于海上见闻?

你有关于大海的问题吗?

或者其他任何事

统统给我留言吧!

我会带一些西非特色小礼物给你~

两个月的航行,不许半途下船哦

分享  
点赞  
1

阅读数:4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