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长江沿岸渔业村的十年

2010年09月27日

长江两岸工业化迅速发展。与此同时,长江水却严重污染,鱼类每年都在减少。

2009年11月至2010年7月,绿色和平污染防治组的工作人员与摄影师卢广在长江沿岸考察工业水污染情况时,在江苏省太仓市浮桥镇的一个渔业村里数次停留,一同见证了这个长江沿岸渔业村所承受的水污染之痛。

我们记录了这个故事,是为警醒和启示。

"河水已经无法饮用"

黄昏时分,谢春林将一个一米多高的深绿色塑料桶搬上自己的小船,发动马达,向长江中心驶去--浏河渔村里不通自来水。从河里取水,用于一家人吃饭、喝水、洗衣、洗澡,一直是每一户渔家男主人的任务。

然而从大约10年前开始,去河里取水这项任务,变得越来越不轻松了。"10年以前我们直接从渔船停靠的河道里取水,用明矾沉淀一下就可以用了,现在,每次取水都要开半个小时船,到长江江心去取。"谢春林熟练的将渔船驶出河口,"这河里的水有味,连打上来洗澡都不行。洗完之后全身发痒,全身上下都起小红点,更别提喝了。"

村民们认为,两岸林立的工厂和深入河里的排污管道,是导致河水变差的元凶。

浏河周边建起的太仓港经济开发区,创办于1991年,而据当地居民回忆,真正的大规模建厂,应该始于2000年以后。浏河的南岸,4个高耸入云的电厂烟囱全天向外排放白色的烟尘,浏河的北岸,轰轰烈烈的造纸厂正开足马力进行生产。太仓港经济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就在离浏河闸口50米的河道旁,整个园区的污水全部经由闸口上游处的排污管道排入河水,闸口一开,污水便顺着浏河流到了200米开外宽阔的长江里。

在位于浏河南岸的太仓港经济开发区内随便走走,一连串的工业企业名录彰显了港区的工业密度:30多家化工、石化和纺织、医药、金属加工企业密集地分布在此,其中不乏知名的大型品牌,如昆仑润滑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江苏长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BP中国工业油品有限公司、昕辉药业、大神医药化工等。

 

浏河渔民的30年 

浏河位于江苏省东南部,长江口南岸,是汇入长江的众多绵密的河流的一支,位于长江入海口附近。因这里草木繁茂,鱼米丰盛,通江达海,历来是我国最富庶的地区之一。

浏河常年停靠分布着50几户渔民的船只,他们吃在船上,住在船上,背靠长江以打鱼为生。然而与其他地方的渔民不同的是,虽然定居于此,但他们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太仓人。20几年前,他们摇着小船从江苏北部的洪泽湖,穿过江南延绵密集的河道,经过近两周的航程,才到达了这片与长江毗邻的开阔地。

"刚来这里的时候两岸都是绿色的农田,岸边都是农户在水田里劳动。"老村长张德贵是第一户来到浏河的渔民,他清楚地记得初到浏河时水路纵横、鱼虾满仓的场景。"当年从老家摇船来这里,为的就是江里的鱼数量多,品种多,而且珍贵品种多,收入能大幅度提高。"

然而,从本世纪初开始,大量的化工厂、纺织厂、造纸厂开始在浏河两岸开疆阔土,在太仓港经济开发区的统一规划下,这些工厂的污水都经由统一设置的排污管排放入浏河闸口上游的河水中。

"第一年闸口开放,污水从上游冲下来的时候,我们全部都中毒了。当时全村的人都在拉肚子。" 现任渔队村长徐加宝回忆说。"从那时以后,水质越来越差了。鱼越来越少,有的时候出去一天抓不到多少,抓上来也是一些小鱼小虾,有的时候,抓上来的鱼煮熟了,一吃,有芳香剂的味道,只好倒掉。"

受到影响并不仅仅是捕鱼的生计。从大约10年前起,渔村的癌症病人开始增多,几个村干部曾经在一起算过村里的癌症病人,"我们几个村干部粗略统计,最近十年家里得癌症的总共有11户,一共有13个人。大部分是胃癌、食道癌、乳腺癌"村长徐加宝掰着手指说。"13个人里只有两人还健在,两人都是食道癌。"

让渔民们感到愤怒和无奈的不仅仅是污水处理厂排出的工业废水。沿着浏河与长江交汇口位置沿长江逆流而上200米处,在长江的中心,平静的江面上赫然呈现一滩汹涌翻滚的黄色漩涡,污浊的江水从水底深处急速的翻滚上来,在白色泡沫的覆盖中散发出强烈刺鼻的气味。"这是玖龙纸业的一个排污口,一年到头往江里排放污水,附近的村民都知道。在这样的地方打上来的水回去喝,你说人能不生病吗?"谢春林驾着船绕着这团混黄的水花转了一圈,忿忿不平的说。

他又顺着排污口向江面下游开出500多米,把船停下来,拿出一个小小的水桶,把江水一桶一桶地提上来,倒入到船上蓝色的塑料蓄水缸里。打了大半辈子渔、喝了一辈子长江水的他,并没有做好准备离开这条危险的河流。

"我们是船上生,船上长的人,现在不能喝这的水了,离开了船,我们去哪里活?"

加入绿色和平

点赞  
0

阅读数: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