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食品真的“安全无害”吗? ——我们来精读一下《转基因作物:经验与展望》的中提到的深度事实

2016年05月26日

关于转基因的环境健康影响一直存在诸多争议。5月17日,美国国家科学院等机构发布的《转基因作物:经验与展望》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再一次对于转基因作物/食品的安全性进行了论述。很多媒体也挑选了其中的“关键词”进行了报道,但是转基因食品真的“安全无害”么?报告中到底陈述了怎样的事实?

1. 关于食用安全——《报告》中指出:虽然目前没有转基因食物造成健康影响的有利证据,但同时强调,转基因食品带来潜在的新的过敏原的问题需要引起关注。

此前,世界卫生组织就“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发表过声明:“不同的转基因生物含有以不同的方式植入的各种基因,这意味着应该对单种转基因食品及其安全性进行逐个评估。同时,对所有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做出一般性声明是不可能的。[1]

除此之外,转基因作物还有影响人类健康的另一种方式——可能造成排放到环境中的有毒化学物质的增加。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用于“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杀虫剂草甘膦划归为可能致癌的物质[2]

2. 关于粮食安全——《报告》指出“USDA(关于转基因大豆、棉花、玉米和油菜)的数据显示,转基因作物的产量并没有没有明显的提高……转基因作物和相应的非转基因品种相比,在产量上并没有优势。”

转基因作物除了该报告所提出的,“在产量上没有优势”外,还有案例表明其产量可能降低。例如,2001年刊登在农艺学杂志(Agronomy Journal)上的一项研究表明,相比于最新的高效益传统大豆作物,孟山都公司的原始抗草甘磷转基因大豆的产量要低10%。其原因被归结为两个:一是基因或其植入过程,二是良种之间的差异[3]

同时,全球范围内,转基因作物地区间也有相应的比较研究。2013年,科学家的研究表明,相比以转基因玉米为主导的美国,西欧国家的每英亩平均非转基因玉米产量要更高(在相同的种植下);此外,西欧的油菜籽产量表现也要优于加拿大,这表明在类似条件下,欧洲的非转基因种子和作物管理实践相比转基因系统而言更有利于增产[4]

中国是人口大国,农业是我们国家的民生基础。上述案例中转基因作物在产量上的欠佳表现更应该引起中国决策者的重视,转基因作物能否给粮食安全提供一个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并不乐观。

3. 关于环境影响——《报告》中指出转基因作物种植确实带来了基因漂移问题,以及大量使用除草剂造成的“超级杂草”的问题。

转基因作物的基因漂移会污染宝贵的种质资源,而且这种影响可能是永久性的,对未来的农业育种造成不良影响,造成本土优良非转基因品种的减育、污染和退化。误种转基因作物还会给农民和公司带来不必要的经济损失。欧盟曾在中国出口的大米中多次检出非法转基因成分,并对相应批次的货物退回或销毁,不仅影响了中国的粮食出口贸易,同时给中国造成的不良的国际影响。

转基因作物的种植还可能造成更严重的生态影响以及次生灾害。孟山都开发了抗除草剂型“抗草甘磷”转基因作物,以耐受该公司的基于草甘膦的除草剂,该作物现在已成为最常见的转基因作物。2009年,美国种植的大豆作物中超过90%都是抗除草剂型转基因作物[5]。最初,这种作物可能让农民们得以减少控制杂草所需的时间和精力。但在过去十年间,这些好处很快便被使用大量该公司除草剂也无法消灭的“超级杂草”[6]所侵蚀。美国现已认定的耐甘草膦杂草便有14种[7]。科学家们,甚至是转基因作物生产商们(如陶氏益农公司),现在都将此归咎于对草甘膦的过度依赖[8]。杂草出现耐受性之后,需要更强的除草剂配方,增加了对环境的影响[9]

4. 关于监管——《报告》指出转基因技术相关的信息应该更加透明化,农化公司给出的转基因作物的数据应该接受独立第三方机构的核实。

转基因作物的监管是一个各国都不同程度面临的攻坚战。虽然转基因作物目前仅在少数国家进行商业化种植,但由于监管不力造成的转基因污染事件频发。不仅美国的监管体系需要更加客观和透明,中国接连出现的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等作物非法种植的事件也说明监管能力急需提高。同时,报告也指出,在转基因食品的消费上,更应该给予公众足够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笔者希望大家能从更全面的视角来解读《报告》中的阐述的事实,更客观的思考转基因技术对于现在以及我们未来餐桌的影响。如果可以,小编更希望大家能跳出“转基因”这个词本身,去想象一下你期待你和家人未来的食物来自什么样的农业体系,是一个充分利用自然规律的健康可持续的生态农业体系?还是一个不断攫取环境资源、重度依赖技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化学农业?

 

[1]http://www.who.int/foodsafety/areas_work/food-technology/faq-genetically-modified-food/en/

[2]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5/mar/21/roundup-cancer-who-glyphosate-

[3]Elmore, R.W., Roeth, F. W., Nelson, L.A., Shapiro, C.A., Klein, R.N., Knezevic, S.Z.& Martin A. 2001.Glyphosate-resistant soybean cultivar yields compared with sister lines.Agronomy Journal, 93:408-412; Elmore, R.W., Roeth, F.W., Klein, R.N., Knezevic, S.Z., Martin, A., Nelson, L.A.& Shapiro, C.A.2001.Glyphosate-resistant soybean cultivar response to glyphosate.Agronomy Journal 93:404-40.

[4]Heinemann, J.A., Massaro, M., Coray, D.S., Agapito-Tenfen, S.Z.& Wen, J.D. 2013.Sustainability and innovation in staple crop production in the US Midwes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Sustainability, DOI:10.1080/14735903.2013.806408.

[5]National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Service.2009.Acreage.February 2011 http://usda.mannlib.cornell.edu/ usda/nass/Acre/2000s/2009/Acre-06-30-2009.pdf

[6]Service, R.F.2013.What Happens When Weed Killers Stop Killing?Science 341:1329

[7]Heap, I. 2015.The International Survey of Herbicide Resistant Weeds. www.weedscience.org

[8]http://newsroom.dowagro.com/press-release/epa-registers-enlist-duo-herbicide-enlist-weed-control- system-now-approved

[9]Greenpeace & GM Freeze 2011. op. cit

点赞  
2

阅读数:3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