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生活在云南

2015年10月27日

卡生:“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 ©绿色和平/Stefen Chow

卡生:“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 ©绿色和平/Stefen Chow

早餐:一杯酸奶

午餐:云南米线

晚餐:酸菜鱼、白菜煮建水豆腐、炒豆角、花米饭

30岁的卡生漂亮又干练,在洪晃主办的时尚杂志ilook做了6年的执行主编。卡生说自己曾经过着很“作”的生活:每天穿着嘚瑟的华服,参加各种应酬,前一天在北京,后一天在巴黎。“日夜颠倒,极其焦虑。”卡生说。

在觉得自己快要被工作的焦虑吞噬的时候,卡生离开了杂志社,在北京东四十条静谧的胡同里租下了一个四合院,在这里,她写作、饮茶、会友、办艺术展、开私房菜。为了吃到地道的云南滋味,卡生从云南建水请来了远方表弟做私房菜的主厨,除了肉以外,大部分的食材都从云南空运而来。说起这些食材卡生如数家珍:臭豆腐要建水的好,酸菜和咖啡豆要新平的才地道,梅子酒、木瓜和乳饼则最好来自大理。

“云南味道”是卡生一日三餐的永恒主题,她从食物里获得愉悦,享受身在北京吃在云南的小小奢侈。因为写作的缘故,卡生每天大约11点起床,早餐通常是一杯酸奶。真正开启云南悠闲时光的,是中午2点那道米线。云南辣椒和鸡枞熬制成的面酱,红艳艳地铺陈在雪白的米线上,佐以花生碎、薄荷叶,一道最家常的云南米线,藏着对家乡美食的念想。每天晚餐时分,云南菜当仁不让是主打:酸菜鱼、白菜煮建水豆腐、花米饭……酸菜鱼辛辣酸爽,开胃下饭,吃得活色生香,吃到额头冒汗,吃来心满意足。

如果不是对云南菜的痴迷,和所有爱美的姑娘一样,卡生理想的纤体餐只是新鲜的水果和蔬菜。新鲜蔬果,这是空运难以解决,家门口的菜市场轻易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往往买到食材并不能让卡生满意:“现在的食物都没有本来的味道了。”草莓是卡生最爱的水果,但最近几年她都不敢吃草莓。“现在的草莓不仅没有草莓味,有时候清洗时不认真,甚至能吃得出农药味,那是一种附着在水果表面有点苦和呛人的味道。”寡淡无味的蔬菜和瓜果影响了菜肴的口感,而食材的安全性则是对健康有着直接影响。卡生说,做自己想做的事,吃自己想吃的食物,这就是卡生最大的快乐。希望食物能更安全一些,让这份快乐更踏实一点。

02__SC10830

因为写作的缘故,卡生每天大约11点起床,早餐非常简单,通常是一杯酸奶。©绿色和平/Stefen Chow

因为写作的缘故,卡生每天大约11点起床,步行到附近便利店买一杯酸奶,就是简单早餐。©绿色和平/Stefen Chow

因为写作的缘故,卡生每天大约11点起床,步行到附近便利店买一杯酸奶,就是简单早餐。©绿色和平/Stefen Chow

03__SC10075

下午2点开始午餐,表弟做的云南米线,云南辣椒和鸡枞熬制成的浇头是别处模仿不了的秘方,佐以花生碎、韭菜叶,这一道最家常的云南米线,开启悠闲的云南时光。©绿色和平/Stefen Chow

09__SC10103

真正开启云南悠闲时光的,是下午2点那道米线。云南辣椒和鸡枞熬制成的面酱,红艳艳地铺陈在雪白的米线上,佐以花生碎、薄荷叶,一道最家常的云南米线,是家乡美食的菁华。©绿色和平/Stefen Chow

08__SC10606

为了吃到地道的云南滋味,卡生从云南建水请来了远方表弟做私房菜的主厨,除了肉以外,大部分的食材都从云南空运而来。©绿色和平/Stefen Chow

11__SC10615

说起这些食材卡生如数家珍:臭豆腐要建水的好,酸菜和咖啡豆要新平的才地道,梅子酒、木瓜和乳饼则最好来自大理。©绿色和平/Stefen Chow

15__SC10538

为了吃到地道的云南滋味,卡生从云南建水请来了远方表弟做私房菜的主厨,酸菜鱼是表弟最拿手的一道菜。©绿色和平/Stefen Chow

04__SC10670

每天晚餐时分,云南菜当仁不让是主打:酸菜鱼、白菜煮建水豆腐、炒豇豆、花米饭。但根据绿色和平的第三方独立检测结果,在同一市场中购买的豇豆样品的农残结果并不理想,含有4种农药残留。©绿色和平/Stefen Chow

06__SC10131

在觉得自己快要被工作的焦虑吞噬的时候,卡生离开了工作6年的时尚杂志,在北京东四十条静谧的胡同里租下了一个四合院。在这里,她写作、饮茶、会友、办艺术展、开私房菜。©绿色和平/Stefen Chow

07__SC10838

四合院里的艺术展,这个30平米的房间,四壁挂满绘画作品,白天是展厅,晚上是餐厅。©绿色和平/Stefen Chow

10__SC10837

今天,卡生的四合院里有新作品展出,来观展的人熙熙攘攘,大多和卡生很熟稔,他们来自时尚圈、美术界或者艺术品公司。©绿色和平/Stefen Chow

12__SC10735

今天,卡生的四合院里有新作品展出,来观展的人熙熙攘攘,大多和卡生很熟稔,他们来自时尚圈、美术界或者艺术品公司。©绿色和平/Stefen Chow

13__SC10850

吃自己想吃的食物,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卡生现在生活的状态。过去的她每天穿着嘚瑟的华服,参加各种应酬,前一天在北京,后一天在巴黎,“日夜颠倒,极其焦虑”。©绿色和平/Stefen Chow

14__SC10746

在觉得自己快要被工作的焦虑吞噬的时候,卡生离开了工作6年的时尚杂志,在北京东四十条静谧的胡同里租下了一个四合院。在这里,她写作、饮茶、会友、办艺术展、开私房菜。©绿色和平/Stefen Chow

16__SC10905

写作、饮茶、会友,这是卡生现在生活的日常,卡生说,做自己想做的事,吃自己想吃的食物,这就是最大的快乐。©绿色和平/Stefen Chow

点赞  
0

阅读数:1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