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的极地曙光

2009年07月22日

绿色和平的极地曙光号到达了罗伯逊海峡的冰桥,北纬82.4度,靠近格陵兰与加拿大的边境。

"我本以为我们是这世界上仅有的人。"

据说,这是一位因纽特猎人对John Sacheuse说的。John Sacheuse是南格陵兰人,1818年的时候他在由JohnRoss率领的格陵兰探险队中担任翻译官。以上是流传下来的说法,但是有些人对此不以为然--他们怀疑Sacheuse没有准确翻译那个因纽特猎人的话,毕竟他们之间的方言相差甚远。千百年来,世界上绝大多数生活在北方的族群都和生活在南方的人们彻底隔绝开,这样想来,他们感到自己是"唯一"其实是一件完全可以理解的事。

无论这句话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身在基地曙光号上的船员们都对这句话有强烈的共鸣。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还有流量有限的电子邮件往来和偶尔响起的铱星电话,世界上其他的人类对我们来说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记得在那些老电影中(当然是在侏罗纪公园之前的片子里),经常出现被时间遗忘的土地,有恐龙幸存的山谷,或是很久远的史前……围绕这些题材先是有改编自凡尔纳和威尔斯的优秀作品,然后一大堆不知廉耻的B级片席卷了这些题材,并把DougMcClure那样的演员捧成了英雄。

绿色和平的"极地曙光"号上的超级冰人Eric Philips将带你看到真实的北极科考,全球变暖给世界尽头带来的巨大影响。

特别见证:绿色和平北极全记录

彼得曼海峡给人以这种游离于时间之外的感觉。猛犸象或者长着利齿的野兽似乎随时可能出现在高达1000m的石灰石悬崖的阴影中,这样的石壁耸立在彼得曼冰川那16公里宽的冰舌两侧,沿着海面大量浮冰向后延伸直格陵兰冰盖。峭壁上有好像伤疤一般的痕迹,那是当冰川还很巨大的时候在石头上刻下的印记,时间越旧位置越高--这一切都赋予了这个地方一种好似史前的感觉。

当然我们还是有"邻居"的:充满好奇心的海豹,他们偶尔浮上海面窥探我们的船;象牙海鸥,北极海燕,还有吵闹的黑色小海鸥(事实上它们实际上是一种海鸟,可以被看成北半球的企鹅)。Richard说他今天看到一只针尾鸭,有可能还有一只贼鸥。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新的北极熊。

全球暖化,全球变暖,全球变暖影响,气候变暖,全球变暖原因,全球气候变暖

"我本以为我们是这世界上仅有的人"

几天前的一个"夜晚"--我们置身于如此极北的地区,由于极昼影响根本就谈不上天黑--我和船长Pete,"科学怪人"Jason,摄像师Nick还有"超级冰人"Eric一起呆在甲板上。我们几个人在沉默中站了好一会儿,彼得曼海湾上反射着冰川的反光,我们就这样沐浴在由温暖的阳光和冰川反光中。这不符合所有人对一个完美的周五晚上的想象,但是我相信极地曙光号上的大部分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晚上--尤其是上述提到的几个人,即使不是他们最愉快的时刻,但是置身在一个宽广、开阔的空间里,他们最起码感到很舒适。

全球暖化,全球变暖,全球变暖影响,气候变暖,全球变暖原因,全球气候变暖

绿色和平上的4艘皮划艇原是供船员锻炼身体及消遣所用,谁知竟促成了不久前惊世骇俗的一次冰川冰面扫描成像雷达测量。

Eric的玩笑终于打破了凝固在我们中间的沉默:"各位,我真想念墨尔本的交通。"这可是一个在南极和北极都滑过冰的家伙的肺腑之言。我们的摄影师Stephen和Eric一起拍了一个小短片,你们能够在CNN的网站上找到:http://edition.cnn.com/SPECIALS/2009/news/environment

过去几天来极地曙光号大部分时间都面朝彼得曼冰川停泊着。乍看之下彼得曼冰川似乎缺乏别的冰川所具有的气质--极地曙光号的甲板要高于彼得曼冰川的出水高度,冰川剩下50米有余的体积深藏在水面以下。站在甲板上很难相信,这个冰川能有16km宽--光是站在那里,你会觉得两侧相对而立的悬崖看起来距离彼此只有实际距离的一半还短,因为这里的空气是如此的干净和干燥,我们看到的事物比我们所习惯的他们的面貌看起来要更近一些。

不过如果你从上往下俯瞰,彼得曼冰川则呈现一副美轮美奂的景象。深蓝色的湖和融水构成的溪流遍布起伏的白色冰原,另一方面大规模的破裂在整个冰川上蔓延。我们的两位科学家--Jason和Alun--评估说,冰川上的大部分破裂已经在我们到达的两周前就加剧了,现在的情况严重到冰川24小时内的变化都能被轻易观察出来。

当前所有的预测都指向一个重大事件--接下来几周的某个时刻,彼得曼冰川一块面积高达100平方公里的巨型碎片将要脱离母体,漂入海洋。

全球暖化,全球变暖,全球变暖影响,气候变暖,全球变暖原因,全球气候变暖

世界尽头的"极地曙光号"

去年,一个面积为37平方公里的冰山从彼得曼冰川脱离。它被成为"彼得曼冰岛",至今仍然在巴芬湾漂流,时刻处在加拿大有关部门的监视当中。当这个新"冰岛"脱离并滑入海洋,意味着更多"接地的"或者说以地面为基础的冰川碎片能够进入海水,成为海面漂浮物的一部分。这不单会影响全球海平面水平,还会影响格陵兰冰盖本身。这个问题可以用"香槟木塞"模型很好的解释--如果格陵兰的冰川持续退化,有可能打开一条通路,使目前呈冰冻状态的淡水大量流失成为可能,水将会从覆盖几乎全部格陵兰岛的巨大冰盖上���路直灌入海,从而为海平面上升做出巨大"贡献"。

过去的几周里,我们忙着把试验仪器安装在能够帮助船上的三位科学家们--Jason,Alum还有Richard工作的地方,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了解了更多关于气候的知识,也知道了更多导致彼得曼冰川崩塌的原因。一连串的高清时移摄影机被沿着彼得曼冰川的悬崖一字排开;更多的则被设置在冰原上,它们可以记录冰块塌陷的精确数据。这些仪器所拍摄的镜头将会弥补我们肉眼观察的不足。是的,裂缝在加宽,冰面随时可能破裂。

敏感的GPS测量单位正在被安放在冰面可能破碎的地方,我们称之为"A区",一块100平方公里的地方,然后还有"B区"和"C区"。悬挂在A区的设备在采集数据的时候,不单会搜集冰川崩塌时的具体细节,还会描绘一副深入的现场图像说明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基地曙光都会停泊在这里,除非用来隔离北冰洋海冰的障碍物损坏,纳勒斯海峡被浮冰吞没,迫使我们不得不采取回避动作。我们将会在这里等候,守望,记录,探索。我们可能会感到自己被隔绝在离世界上其他地方十万八千里的角落里,但是我们会说,我们在这里讲述全球变暖对格陵兰的冰盖还有冰川产生直接影响--而格陵兰的变化将会影响全世界。

--Dave Walsh 绿色和平组织媒体主任,北极前线极地曙光船员

点赞  
0

阅读数:1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