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户外品牌去毒的第一张多米诺

2016年07月27日

每一个加入绿色和平、或是以不同形式参与环保活动的人都坚信“行动,带来改变”。我也如此。这样的改变,可能是在短期内看得见的,比如资源回收、受害者的医疗救助等等;另一些改变则需要反复、长期地发起活动、沟通后促成,对象多是政策制定者或是大型商业团体,它们的改变将是一场社会变革的起点。

很幸运,在我加入绿色和平的第二年,就亲历了撬动改变的时刻。

1GPC2290

 

好消息 户外品牌的“去毒”承诺

7月13日,国际知名户外品牌Vaude(沃德)在其官网上公开发表“去毒”声明。承诺在2020年前消除其供应链和产品中的所有有毒有害化学物质,更是把全面淘汰PFCs的时间提前到了2018年底。这是全球第三家已经认识到PFCs对自然和消费者的危害、参与到“去毒”行动的户外品牌。之前,Paramo和Rotauf已经实现了完全淘汰PFCs。

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兴奋不已。不仅因为推动户外行业淘汰PFCs项目的不易(比如,高海拔雪山采集样品、直面“淘汰PFCs是完全不可能”的质疑等),也因为自己深度参与见证了项目从无到有的进程。尤其是在ISPO北京(亚太地区领先的运动用品商贸平台)上与品牌、公众的直接沟通,让我相信不仅是Vaude,还有未来更多的改变,是从这里开始的。

 

ISPO北京 见证改变的发生

ISPO是亚太地区最大的户外展,每年会吸引全球众多知名户外品牌参展。作为一个环保组织,如何在众多品牌中脱颖而出,向公众展示户外防水装备中含有有毒有害化学物质PFCs的危害性,并促进与户外品牌直接沟通的机会,整个项目组都全力以赴。

而我,第一次代表绿色和平参加这么大规模的展会,当然格外兴奋和紧张。前一晚还很没出息的失眠了。然而结果证明,这一切都值得。

1GPC2730_small

“跌入”现实

在ISPO上,我这个“菜鸟”欣喜地成为了“谈判小组”的一员,与有着十几年谈判经验的国际资深的同事们直接面对品牌和供应商,沟通PFCs的危害问题。我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同时不允许出一丁点错误,因为我的每个言行举止都代表的是整个绿色和平。

1

可欣喜很快消失了。在与一家面料厂商交谈的时候,尽管我们把PFCs对人体和环境危害的事实摆在他们眼前,可当问及他们对户外行业淘汰PFCs一事怎么看时,品牌市场部经理一段话真是让人失望,“我们完全有能力生产不含PFCs的面料,但前提是品牌要求我们,我们做生意的就是以利益为主。”本来抱着满满的“战斗力”的我面对这样的回应,忽然说不出话,还好有同事解围。后来更多的展位沟通,让我跌入“现实”,很多品牌与厂商并不愿承认或者改善它们的污染问题。我真实地体验到愚公站在大山前的无力感。

 

看到希望

本来已经做好铩羽而归的打算了,但是看到希望就在那一瞬间。

在与户外品牌Vaude的交谈中,我们发现其实Vaude已经意识到了PFCs的危害性,而且也在向淘汰全部PFCs转变。品牌展区负责人对淘汰PFCs与绿色和平提出的要求都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更是同意现场传递PFC-FREE的信息。这简直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剩余的时间我就像打了鸡血一般,重拾信心与其它展位沟通。

此次ISPO与Vaude的沟通,正是品牌“去毒”承诺的加速器。我的心情如同考试考了好成绩。

2

 

这就是结束吗?

当然不是!在与更多品牌的沟通同时,我们仍在收集更多的污染证据。最近,我们在全球多地的户外用品店检测室内空气PFCs浓度,其中包括我们熟知的北面(The North Face)、猛犸象(Mammut)、火柴棍(Haglöfs)等门店。结果发现一些店内空气PFCs浓度高出普通室内浓度20至60倍,较城市户外空气更是高出1000倍之多!而已有研究表明,经常接触挥发性PFCs的环境,与人体血液中的PFCs浓度增加有关。

作为一名生物专业出身的工科生,深知这些危险化学品对人体的危害,有些甚至是不可逆的;尤其是孩子,由于身体各项机能还没有发育成熟,即使接触微量的危险化学品,伤害也是不可预估的。

目前虽然已经有品牌积极去毒,但仍有很多国际知名品牌在找各种借口躲避责任,打着热爱、保护自然的旗号,但在真正保护环境的时候却做了“缩头乌龟”。我们的“谈判小组”仍在与这些品牌积极沟通。除此之外,消费者的态度也对品牌产生着关键影响。

公众对PFCs的危害性知之甚少,但通过沟通发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与我一样,希望购买和使用的产品可以与自然友善相处,孩子们可以在无毒未来成长。

而行动派的我们,并未停止督促品牌“去毒”的脚步。改变也许需要很久,但它正在发生。你愿意为“无毒”未来行动起来吗?

点赞  
0

阅读数:9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