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和银行应更加重视海外煤电投资中的环境和社会风险

2019年05月17日

在上月结束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上,20多家国际机构共同签署了《“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Green Investment Principles for the Belt and Road,GIP),以强化对海外投资项目的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对于其中参与海外煤电投资的企业和银行而言,如何尽快落实《原则》,开发一套有针对性、可操作的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方案是下一步的重点工作。

绿色投资愿景

中国企业和银行在海外煤电项目的建设和投资中,不时会因为环境和社会问题面临舆论压力、工期延误和财务负担等挑战。刚刚结束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为该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愿景和思路。

峰会上二十多家国际机构共同签署了《“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其中,中方签署机构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工商银行等煤电投资的主要资助方。GIP中强调,在海外投资中要充分了解环境、社会和治理(ESG)风险,将ESG要素纳入决策过程,加强与利益相关方的沟通,充分考虑项目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开展深度的环境和社会尽职调查,提高对环境和气候变化的信息披露工作等,是一套为银行和企业开发的投资原则。

愿景已明晰,目前中国企业和银行需要做的是根据GIP,尽快制定一套有针对性和实操性的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方案,并贯穿到项目前、中和后期,这将有利于其更稳健和可持续地参与海外投资。

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的重点

针对投资计划和项目开展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价(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ESIA)是金融机构为区域开发项目提供融资前的惯例。银行在ESIA上通常依赖于第三方评价,但海外煤电投资项目的环境和社会风险复杂多样,在第三方审查中容易出现失误。

以越南永新燃煤电厂为例,该项目在2017年计划开展码头扩建,但当地居民认为该项目会对当地的鱼虾产卵区域和珍稀物种造成损害,环境影响报告也被指存在漏洞和造假,最终当地政府撤销了对该项目的批准。引发此次事件的主要原因在于越南项目业主方委托的评估机构在环评报告中伪造签名,而中方管理团队忽略了对评估机构的资质审查和过程监督,因此才遭受到当地的误解,间接导致了经济损失[1]如何加强对第三方的资质、评价内容、质量和流程的审查,是中资企业和银行在海外煤电投资中的挑战之一。

此外,对比中资银行和多边金融机构的ESIA,中资银行还有两方面有待提高:

一是评价内容。中资银行的贷前环保审查是评估项目是否符合东道国的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作用是筛掉不符合环境标准或产业政策的“落后”产能。而海外市场复杂多样,在一些法律法规相对较弱、执行力不足而民间活动活跃的东道国,符合东道国法律法规”为基准的审查容易暴露出问题。

二是所覆盖的项目阶段。区域开发项目建设和运营周期长,影响范围广,故多边金融机构普遍建立了项目开工前的磋商机制,和项目建设和运行期的申诉机制,在各个环节纳入利益相关方的参与,有利于缓释环境和社会风险。而项目开工后的监测和申诉是中资银行目前缺乏的内容。

表1:代表性开发性金融机构的环境和社会管理措施对比

资料来源: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 《中国海外开发性金融的风险管控》报告

因此,建议中资银行和企业重新审视目前的风险管理体系,制定更完善的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方案,重点应对三个问题:1)强化对第三方评价机构资质、评价质量和流程的审查,2)增加对海外项目的信息统计和披露,以便尽快开展项目长期影响评价,3)建立项目建设和运行期的持续监测和申诉机制。

环境和社会风险评价什么?

对于海外煤电投资,一些对环境和社会的长期累积影响,如气候变化(碳排)、空气污染、土地占用和生境破碎等,容易产生争议。中国企业和银行参与投资的煤电项目大多位于东南亚地区[2],该地区是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同时易受气候变化导致的极端天气影响,以上长期影响须在放贷或项目立项前审慎评估和审核。

图:煤矿开采和燃煤电厂的废气排放会对当地水源、植被和居民健康产生影响

印度尼西亚东加里曼丹省(Kalimantan)© Ardiles Rante / Greenpeace
印度尼西亚东加里曼丹省(Kalimantan)© Ardiles Rante / Greenpeace
印度恰蒂斯加尔邦(Chhattisgarh) © Sri Kolari / Greenpeace

前瞻性研究指出,在考虑气候变化政策、环境规制收紧和煤炭使用成本上升等因素后,燃煤电厂的竞争力在下降。在2℃温控目标下,2018年全球42%的燃煤电厂在亏损运营,到2040年该比例会上升到72%[3]。长期来看投资者面临的潜在损失最高可达贷款总额的22%[4]。以世界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为代表的多家多边金融机构从2018年10月起纷纷停止对新建燃煤电厂的融资。至今全球已有超过100多家银行、保险和资管做出该承诺,或制定转型计划逐步减少煤炭项目所占的资产比重[5]

中国企业和银行也应放眼长远,在海外煤电投资中增加对长期环境和气候变化风险的考量,以避免潜在的环境、社会风险和信贷压力。值得学习的经验是,以工商银行为代表的中资银行已开展了对火电和钢铁行业的环境压力测试,结合环保政策(含气候变化)情景,预测了火电项目的贷款偿还能力[6],将项目的长期、累积性影响内化为财务或信贷指标,为贷前审查提供依据。开展压力测试的前提是获得高质量的项目信息,现阶段中国企业亟需加强海外项目的信息披露,尤其是碳排、污染物排放和生态占用等环境和气候信息,这将会促使银行和投资者在未来更好地评估和量化项目的长期环境风险。

如何及时化解环境和社会风险?

除了在项目前期开展ESIA尽早识别和控制风险以外,中国企业和银行更需要在项目中后期建立一套监测和申诉机制,及时发现和化解环境和社会风险。

以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巴丹多鲁(Batang Toru)水电站项目为例。该项目的业主是印尼PT北苏门答腊水力资源公司,电站由中国银行资助、中国电建总承包[7],是印尼政府的重点基础设施项目[8],其中一项工程还列入了中国江西省“一带一路”建设重点项目清单[9]

但该项目开工后受到来自科学家、当地民众和环保组织的质疑,主要针对项目对当地珍稀物种达巴奴里猩猩(Orangutan Tapanuli)、当地脆弱生境(项目地属于热带雨林也是地震多发区)和下游地区的影响,以及环评报告中的伪造签名[10]。当地民众、科学家和环保组织与项目资助方——中国银行开展了多种渠道的沟通对话,包括征集民众签名(根据不完全统计民众签名数量超过43万)[11]、直接向银行递送信函[12],和在全球多个国家的中国银行进行路演等[13]

图:巴丹多鲁(Batang Toru)水电站

水电站所在的地理位置[14]
当地珍稀物种达巴奴里猩猩[15]
水坝建设开工现场[16]

面对来自多方的压力,中国银行在2019年3月4日发表声明称“会非常仔细评审”该项目[17]。虽然该声明内容在印尼环保组织看来欠缺实质承诺,但这是中国银行首次对此类事件有公开回应,表明银行正视了项目的环境和社会影响,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资银行在风险评估和管理上的进步,尤其是该声明发布于印尼当地法院裁定项目继续可进行之时。当地环保组织希望能藉中国银行的此次申明和不同相关方一起促成更务实的解决方案[18]

此案例的启示是,ESIA的失误会牵连项目每一环节的相关方,而未来中资银行应与企业一起,联合社会组织的力量,建立一套有效的海外项目监测和申诉机制,及时发现和化解海外的环境和社会风险,避免事件发生后的被动应对。

尽快用实际行动落实绿色投资愿景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燃煤电厂出口国之一[19],参与燃煤电厂股权投资的比重也在显著增加[20]。但中资银行现行的项目环保审查机制不能有效地在贷前就识别和规避潜在的环境和社会风险,由此不仅导致了中方企业的停工、工期延误、设备或财产损失,更会导致接收国的当地社区对中方企业项目的抵制,甚至是国际舆论对中方项目的批评。这些问题都将不利于绿色“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地。

不管是工程承包商、投资方、业主和银行,都不能忽略一次规范和高质量的ESIA为海外项目稳定运营带来的效益。ESIA不仅是对项目风险的一次审慎评估和诊断,更是一次和合作伙伴与利益相关方的沟通和共建。

“一带一路”峰会已为海外项目描绘了绿色投资的愿景。对于参与海外煤电项目建设和投资的企业和银行来说,应放眼长远,重视项目环境和社会风险,将愿景落实到实际业务中,并在实践中持续改善。中国企业和银行只有通过提升ESIA在项目规划中的地位,仔细审视ESIA的第三方、评价内容、质量和操作流程,提高海外项目的信息披露,注重ESIA中对气候变化、累积环境影响等长期风险的评估和考量,借助社会力量建立一套及时有效的项目监测和申诉机制,才能保证项目的长期稳定运营。


[1]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一带一路”重点区域(国家)环境影响评价体系研究报告,2019年4月,第61页.

[2] 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 (IEEFA),2019年1月22日,http://ieefa.org/ieefa-china-lender-of-last-resort-for-coal-plants/

[3] Carbon Tracker,  https://www.carbontracker.org/reports/coal-portal/

[4] Monasterolo et al. Climate Transition Risk and Development Finance: A Carbon Risk Assessment of China's Overseas Energy Portfolios. China & World Economy. 2018

[5] IEEFA,2019年2月27日,

http://ieefa.org/ieefa-report-every-two-weeks-a-bank-insurer-or-lender-announces-new-coal-restrictions/

[6] 中国工商银行环境因素压力测试课题组,《环境因素对商业银行信用风险的影响》

[7] 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有限公司,2018年5月8日,

[8] PwC, Power in Indonesia, 2017年11月,

[9] 中国一带一路网,2018年7月17日,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dfdt/60320.htm

[10] 中外对话,2019年3月19日,

[11] Rainforest Rescue,

[12] Jakarta Animal Aid Network, https://www.jakartaanimalaid.com/2018/12/04/a-call-to-the-bank-of-china/

[13] Eventbrite, https://www.eventbrite.com/o/mighty-earth-amp-emory-institute-for-quantitative-theory-and-methods-18936044898

[14] Environmental Justice Atlas, https://ejatlas.org/conflict/lesten-tampur-dam

[15] © James Askew / Sumatran Orangutan Conservation Programme / Greenpeace

[16] Environmental Justice Atlas, https://ejatlas.org/conflict/lesten-tampur-dam

[17] 中国银行,2019年3月4日,http://www.boc.cn/en/bocinfo/bi2/

[18] 独立环境报道(Mongabay),2019年3月12日, https://news.mongabay.com/2019/03/bank-of-china-to-review-funding-of-dam-in-orangutan-habitat-in-sumatra/

[19] IEEFA,2019年1月22日,http://ieefa.org/ieefa-china-lender-of-last-resort-for-coal-plants/

[20] 绿色和平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得出。

点赞  
0

阅读数:13566